“就此退去?”

  陆天星在听到湿婆的话之后,面色没有什么变化,淡淡的说道:“湿婆,如果你们婆罗门的梵天和毗湿奴他们都在这里的话,我或许真的会按照你说的这么做,可惜,现在只有你一个,你觉得你能奈何得了我吗?神话级后期,的确很强,但是你觉得我跟你拼死一战的话,能不能重伤你,你要是身受重伤,你觉得你能活着回到印度吗?”

  “哼,判官,不得不承认,你的口才非常的不错,我非常佩服你。”

  湿婆面色波澜不惊的看着陆天星,语气平静的说道:“只可惜判官你忘了一件事情,这里可不止我一个,你觉得你又能活着离开吗?”

  “我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你待会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懒得再和湿婆多说什么,而是将目光扫向了周围,冷笑出声:“你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杀我,就是想要得到我手上的四象戒指吧!既然如此,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我不介意将你们一个个的送上黄泉路,这样你们在黄泉路上也有人作伴,不会孤单了。”

  陆天星的声音平静,很平淡,但是却清晰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中,顿时让所有人心中都忍不住的涌现出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在这一刻就仿佛是被什么嗜血的猛兽给盯上了一般,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从心中升起来。

  在恐惧的同时,所有人的心中又忍不住的涌现出一阵滔天的杀意和怒火,他们这么多人,竟然被陆天星一句话给吓住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判官,你不要太嚣张,你以为你是谁,你能对付我们这么多人吗?”

  “说的没错,判官,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识趣的交出四象戒指,然后跪地求饶,不然的话,不仅你要死,你的兄弟要死,你身边的所有人统统都要死。”

  “判官,你千万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再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你还不做决定的话,那我们就替你做决定了。”

  一个个的声音响了起来,在声音当中都是带着隐藏不住的杀意,此时也没有必要隐藏了。

  听着周围那传来的一道道的声音,陆天星嘴角微微上翘,脸上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跟一群两面三刀的人说束手就擒,那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张了张嘴,刚想开口说什么,陆天星突然就听见一道充满冰冷杀意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想要替我的男人做决定,你们够资格吗?一群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这个冰冷的声音传来,顿时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那声音发出的地方,想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插手这件事情。

  可是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是控制不住的变了变,眼底深处都是掠过一丝掩盖不住的忌惮之色。

  而陆天星和饿鬼等人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脸色也是控制不住的微微一变,立刻扭过头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和艾薇儿分开之后,迅速赶过来的安琪儿。

  安琪儿带着一行人,一脸冰冷的从远处走了过来,直接走到了陆天星的身边,而她带来的那些人则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开,将陆天星和安琪儿等人保护在中间。

  陆天星在看到安琪儿走过来之后,立刻开口说道:“安琪儿,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不是让你跟艾薇儿先离开这里吗?”

  安琪儿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白了陆天星一眼,淡笑着说道:“我的男人遇到了危险,你觉得我会单独一个人跑掉吗?”

  “你知不知道你来这里的下场是什么,说不定会死。”

  “我知道啊,但是那又如何呢!”安琪儿看着陆天星,毫不在意的说道。

  “安琪儿,你……。”

  “亲爱的,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你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对我来说,要是没有了你,活着和死去有什么区别”

  安琪儿扫了陆天星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湿婆等人身上。

  陆天星在听到安琪儿的话之后,微微一愣,然后满脸苦涩的叹息了一声说道:“安琪儿,你这又是何必呢!”

  “因为你是我男人。”安琪儿缓缓的伸出手,死死的抓住了陆天星的手,重重的说道,那双美眸之中闪烁着一道道的光芒,是坚定的光芒这个男人在哪,她就在哪,今生无怨无悔。

  看着安琪儿的模样,陆天星的身上陡然散发出一道强烈的自信:“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你男人的厉害,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男儿风采,什么叫做所向无敌。”

  话音落下,陆天星缓缓的扫视了周围一眼:“你们不是想要杀我陆天星吗?那就来啊,看看到底鹿死谁手。”

  话音未落,陆天星身上的真气已经开始变得沸腾了起来。

  这一刻的陆天星,完全化身成为了战神,为自己兄弟而战,为自己的女人而战,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

  而就在广场的气息变得剑拔弩张的时候,在另外一个方向,数道身影从远处飞速的冲过来,不过,却没有冲上广场,而是停在了一处隐蔽的地点。远远的看着广场上的变化。

  这一行人不是别人,正是纳尔森和猎狗等人,不过,他们现在的人却少了不少,很显然是兵分两路,一个朝着艾薇儿的方向追了过去。

  纳尔森宛如一个黑塔一般站在那里,目光落在广场上,嘴里带着一丝嘲讽:“看来他们被判官给镇住了。”

  “他们都怕死,而且,为了防止别人坐收渔翁之利,他们谁也不想放手一搏,被震慑住也在情理之中。”

  站在纳尔森旁边的一个男子冷笑着说道:“不过越是这样,他们就会死的越快,想要杀判官,不全力以赴可不行,队长,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出去。”

  “着什么急,先看一场好戏再说。”

  纳尔森淡淡的说道:“等他们打完了,我们再出去收拾残局。”

  话音落下,纳尔森也没有开口在说什么,而是直接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走了过去,方便观察广场的一举一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