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等湿婆把话说完,就被安琪儿给打断了,道:“杀我们?湿婆,你觉得你够资格吗?”

  “哈哈哈……。”

  湿婆在听到安琪儿的话之后,微微一愣,紧接着放声大笑了起来:“安琪儿,不可否认你的实力不错,还带了不少人,但是在我眼中,你们就是一群蝼蚁,不堪一击,杀你们易如反掌。”

  “哈哈哈,杀我们易如反掌,纳尔森,但愿你不会后悔。”

  湿婆的话音刚刚落下,安琪儿也是大笑了起来,语气充满冰冷的说道:“你们几个把身上的衣服脱了,给我们婆罗门的三大主神湿婆看看,看看他能不能杀了我们。”

  安琪儿的话音落下,站在安琪儿身边的几个人王迪向前踏出一步,在纳尔森和湿婆的目光下,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撕碎了,顿时那腰间出现了一排·炸·弹的。

  “这是最新研制出来的一种炸·弹,我可以保证,这么多的炸·弹,足以将这方圆数十米内的东西全部摧毁掉,纳尔森有种你就动手,你看看你能不能逃得掉。”

  安琪儿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不相信,你可以试试,我说的是真是假,有你们给我陪葬,我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的。”

  听着安琪儿的话,纳尔森和湿婆等人的脸色都是一下子变得难看到了极点,他们怎么没有想到安琪儿竟然准备了这一手,虽然不知道安琪儿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是这足以对他们形成威慑了,他们想要杀了陆天星,但是杀了陆天星的前提是从陆天星嘴里知道四象戒指的下落才行。

  若是得不到这些,陆天星死了,那他们的努力一切都将白费了,甚至还要招惹到强敌,这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得不偿失,这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陆天星在听到安琪儿的话之后,目光微微一闪,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紧盯着纳尔森和湿婆,随时准备出手。

  “纳尔森,湿婆,你们刚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这会儿不说话了?”

  安琪儿径直而妩媚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现在不是我的命掌握在你们的手上,而是你们的命掌握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一声令下,方圆数十米范围都将化成灰烬,而你们也将灰飞烟灭,到时候我们会在黄泉路上再见面的。”

  再次听到那充满威胁的话,纳尔森和湿婆脸上的肌肉一阵抖动着,脸色一下子变得扭曲了起来。

  湿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神色冷厉的说道:“安琪儿,你敢跟我们同归于尽吗?”

  “我不敢?”

  安琪儿嘴角微微上翘,笑吟吟的说道:“那你就动手试试,我保证你会灰飞烟灭。”

  湿婆的眼角肌肉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不要命的疯子。

  看着纳尔森和湿婆两个人的反应,安琪儿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如果你们不敢动手,那小女子就先走一步了,告辞了。”

  话音落下,安琪儿扭过头看了一眼陆天星,微笑着说道:“亲爱的,我们走。”

  陆天星在听到安琪儿的话后,微微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准备转身离开。

  纳尔森和湿婆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阴晴不定的变幻着,安琪儿这个女人的确够狠,如果真的动手的话,安琪儿这个疯婆子说不定真的会引爆·炸·弹,可是如果不动手的话,那以后就是他们的灭顶之灾。

  如今他们已经和陆天星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如果今天让陆天星活着离开这里的话,陆天星一旦踏入神话级后期,那势必会将他们斩尽杀绝,就如同他们要将陆天星给斩尽杀绝一样,陆天星同样会将他们给斩尽杀绝。

  “站住,你们恐怕走不了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待在纳尔森身后,没有开口说话的猎狗突然出声,缓缓的从后面走了出来,目光落在安琪儿的身上:“安琪儿,不得不承认,你伪装的非常完美,但是你却瞒不了我,我要是猜得没错的话,在这几个人身上,只有一个人身上的炸弹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吧!”

  “猎狗你说什么,你确定你没有感觉错?”纳尔森在听到猎狗的话之后,眼中立刻闪过一道冷芒,开口说道。

  在说话的同时,纳尔森立刻挥了挥手,站在他身后的那几人顿时化作残影,直接挡在了安琪儿的面前。

  湿婆在听到这话之后,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微眯着眼睛,落在安琪儿身边几个人的身上,似乎想要看看猎狗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听着猎狗的话,在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人,安琪儿眼神微微一眯,停了下来,缓缓的转过身。

  “纳尔森,你相信你手下的话吗?”

  安琪儿的目光直勾勾的纳尔森,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如果你相信他的话,尽管对我出手试试,很近的距离,你说你躲不躲得掉,你会不会死?”

  听到安琪儿的话,在看着安琪儿那张没有任何情绪的面庞,纳尔森一下子变得犹豫了起来,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安琪儿说的是真的,他要是敢动手,近距离的话,他真的没有把握逃出去,毕竟,他是力量系和狂化系的异能者,而不是什么防御系的异能者,如果派其他的人,这些人恐怕还没靠近安琪儿,就被陆天星给杀了。

  “湿婆,你敢动手吗?”

  安琪儿又将目光落在了湿婆的身上,语气中带着不屑和嘲讽。

  湿婆在听到这话之后,脸色的肌肉一阵抽搐,但是却无可奈何,他也不敢赌。

  看到这一幕,安琪儿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是在不屑,又似乎是在嘲笑一般:“如果你们不敢挡我的话,那我现在就走了,你们可不要后悔了。”

  再次听到安琪儿的话,纳尔森和湿婆的脸色都是一阵扭曲,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甘心之色,他们真的不想让安琪儿走,但是安琪儿的话,却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敢去赌安琪儿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哪怕猎狗开口说了,这其中只有一个是真的,其他的炸弹都是假的,但是他们不敢赌,也赌不起,万一要是赌输了,那输掉的就是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