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在感受到湿婆的眼神之后,就仿佛知道湿婆的做法一般,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湿婆,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是外强中干,想要出手擒下我?”

  湿婆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目光紧盯着陆天星,他现在很清楚,自己说什么都是废话,没有任何的用处。

  陆天星看了一眼湿婆,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缓缓的转过身,对着黑衣人恭恭敬敬的说道:“前辈,晚辈不知道前辈为何出手救我,也不知道前辈口中的故人到底是谁,但是晚辈希望前辈能出手一次,帮我废了湿婆。”

  黑衣人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缓缓的抬起头,将目光落在了湿婆的身上。

  在感受到黑衣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湿婆身子猛地一颤,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意涌上心头,让他顿时之间感觉到后背一阵冰寒,有一种在一瞬间被一头嗜血的猛兽给盯上的感觉,浑身上发毛,心脏更是控制不住的使劲的跳动了几下。

  黑衣人缓缓的将目光落在了湿婆的身上,好半天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可以。”

  “什么!”

  湿婆在听到这番话之后,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他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会放弃一个强者的尊严,去求另外一个人对自己动手,更加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选择了答应下来,直接答应陆天星替他废掉自己。

  “跑!”

  湿婆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没有任何的犹豫,伸手一抓,一杆毁灭之矛出现在手,手臂一甩,毁灭之矛顿时洞穿了虚空,快若闪电,径直朝着陆天星轰击过来。

  而与此同时,湿婆没有任何的停留,身影如电,直接朝着远处飞纵出去,赫然是声东击西,借此来脱身。

  “可笑的伎俩。”

  黑衣人从嘴里缓缓的吐出几个字来,手臂微微一甩,一道残月般的光芒从他的衣袖当中呼啸而出,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接撞在那毁灭之矛上面。

  “咔嚓!”

  毁灭之矛就好像豆腐一般,直接被这一道剑光给撞得粉碎,随后趋势不见,直接朝着湿婆的追了过去。

  立刻之间,湿婆心中就涌现出无比强烈的危机感,浑身上下十万八千个毛孔立刻紧缩在,汗毛炸起,眼角的余光立即看见一道剑光破空而来。

  这一道剑光并不算太大,只有筷子粗细,但是却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甚至湿婆觉得只要被这一道剑光追上,他的实力就算再强上一点,他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湿婆心中直冒寒气,拼命的震荡体内真气,身躯更是化作了闪电,朝着前面冲去,速度快到了极致,饶是如此,他的速度也无法和剑光鸡舍而来的速度相媲美,这一道剑光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他的身后,锋芒毕露的气息刺激这湿婆,让他觉得后背传来一阵彻骨的刺痛。

  “躲不掉了,只能硬抗了。”

  湿婆额头上大汗淋漓,知道自己躲不掉了,身影往前面一冲,随后陡然转身,手中一抓,一杆毁灭之矛出现在了手中,狠狠的轰击出去。

  “百花怒放。”

  毁灭之矛刺出,那毁灭的气息立刻从长矛上面弥漫出来,居然化作了一朵朵的鲜花,凭空在空气中绽放出来,看起来十分的绚丽多彩,但是却带着致命的气息,一朵朵的撞向那一道剑光,希望可以解除阻挡住剑光的来势匆匆。

  “砰!”“砰!”“砰!”

  这一朵朵毁灭之力化作的鲜花撞在剑光之后,就好像雪花掉进了开水当中,没有任何的波澜掀起,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剑光一路轰来,直接将那一朵朵鲜花给撕裂的粉碎,直接朝着湿婆呼啸而来。

  “不好!”

  湿婆脸色狂变,身影下意识的朝着旁边躲闪。

  可惜却没有任何的用处。

  “噗嗤!”

  这一道剑光就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在虚空当中划过一道弧线,在湿婆的脚上一掠而过,鲜血一下子飞溅了出来。

  湿婆的脚筋直接被挑断了。

  “啊!”

  湿婆发出一声痛苦到极点的惨叫声,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停留,剩下的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一棵树上,借助着冲力,身子再次朝着前面猛冲了出去,不敢有任何的停留。

  湿婆心中很清楚,这个黑衣人完全有斩杀他的能力,他要是有片刻的迟疑和停顿,他就死定了。

  “困兽之斗!”

  看着湿婆的动作,黑衣人嘲讽一声,手臂缓缓的抬起,屈指一弹,那一道剑光速度更快了,几乎是化作了一道白光,直接划破了湿婆的另外一条腿的脚筋。

  “噗嗤!”

  鲜血立刻从腿上飞溅出来,剧烈的疼痛使得湿婆的身体再也在空中稳定不了,重重的朝着地面上砸去。

  下一刻,不等纳尔森掉落在地上,那一道白光再次呼啸而来,直接掠过湿婆的双手,将突然的双手的手筋也给废掉了。

  “哐当!”

  湿婆也在这个时候,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嘴里更是控制不住的发出惨烈的叫声,四肢上鲜血淋漓,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地面给染红了。

  做完这一切,黑衣人五指张开,一股强大的摄取之力从手掌心爆发出来,直接将远处的湿婆隔空摄取了过去了过来,随后凌空一指,一道真气直接轰入湿婆的丹田当中。

  真气进入湿婆的丹田之后,瞬间暴走,直接震破了湿婆的丹田,彻底的废掉了他。

  湿婆惨叫一声,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了下来,七窍之中都流出了鲜血,但是脸色却变得狰狞到了极点:“你……你竟然真的敢废了我,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婆罗门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会死的。”

  丹田被破,他的实力再强也是一个废物,他这辈子都废了,哪怕是今天陆天星不杀他,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哪怕他能够回到婆罗门,恐怕也会被婆罗门给扫地出门,一个废掉了的湿婆,婆罗门不需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