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听到陆天星的话,蓝心怒火冲天,胸膛一阵剧烈的起伏,用一种杀人的目光看着陆天星,在白氏集团还没有谁有胆子敢调戏她。

  她虽然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秘书,但她是白芷晴的秘书,这个职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七品官,她这个经常跟在白芷晴身边的秘书,地位自然不会和那些经理秘书一样,像她这种人随便在白芷晴耳边嚼几下舌头,都能让别人吃不了兜着走,现在陆天星居然敢调戏她,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好吧!我说错了。”

  陆天星一脸诚恳的看着蓝心,说道:“其实蓝秘书,你的胸一点都不小,真的,盈盈一握,刚好一只手可以掌握过来,非常的完美,不用垫东西了。”

  “你……。”蓝心气的几乎吐血。

  “蓝秘书,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气馁,虽然说你的胸早就固定大小了,但通过后天的努力也能增大的。等你结婚了,让你老公帮你捏几下就好了,实在不行,我可以吃点亏帮帮你,实话告诉你,我有祖传的丰~胸秘方,有着五百年的传承历史,要不是看在我们这么熟悉的份上,我都不告诉你。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看在我们这么熟的份上,我不收你的钱了。”

  说着,陆天星抬起手抓了抓空气,一脸猥琐笑容的走向蓝心,吓得蓝心双手护胸,连连往后退退,仿佛看见了洪水猛兽一样,一脸的惊恐之色。

  “你……你干什么,你不要过来。”

  蓝心一脸惊恐之色,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你要是再过来,小心我对你不客气,老实告诉你,我可是练过跆拳道的,就你这种人我一只手就能捏死,跟捏死小鸡仔一样。”

  似乎为了增加自己话中的信服力,蓝心还挥舞了几下手臂,摆出一个攻击的造型。

  但这个动作在陆天星眼中非但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反而有一种娇憨可爱的味道。

  “哟,我好害怕啊,女侠饶命,你可千万不要打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你要是打了我,我就一辈子赖着你,让你照顾我,帮我洗澡,帮我洗脚。”

  陆天星眼底闪过一抹笑容,脸上却露出一副害怕求饶的模样,顿时让蓝心的虚荣心爆棚,似乎忘记了当初陆天星是怎么把丁浩打进医院的事情。

  “你知道就好,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我会功夫。”

  蓝心抬起小脑袋,仰天四十五度角,一副‘天下无敌,寂寞如雪’的模样,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陆天星:“陆天星,我问你,你之前是不是说董事长是你的老婆?”

  陆天星一愣:“是啊,怎么了。”

  “嘿嘿。”

  蓝心眯着眼睛,嘿嘿笑道:“那我恭喜你,你要被撬墙脚了,刚才董事长的老同学来了,而且,看那家伙的模样,肯定是想追求董事长,人家比你长得帅,又有钱,典型的白马王子,你比不上人家的。”

  “切,别用激将法,这东西对我没用。而且撬墙脚怕什么,我陆天星是谁,向来只有我撬别人的墙角,哪有别人撬我的墙角的。”

  “是吗?我告诉你,这家伙曾经是当兵的,而董事长又很崇拜那些保家卫国的军人,这家伙投其所好,说不定就能讨得董事长欢心了。”蓝心神秘兮兮的看着陆天星,小声说道。

  “我说蓝秘书,你不是很不待见我吗?这会儿怎么帮我了,你该不会在前面挖了什么陷阱等着我把!”陆天星一脸警惕的说道。

  “你去死吧!我挖陷阱等你,就你?长得又难看,又没钱,土鳖加吊~丝,值得我挖坑等你?先撒泡尿照照自己吧!”

  蓝心一脸鄙夷的扫过陆天星,恨恨的道:“我就是看这家伙不爽,不就是另外一个公司的经理吗?有什么大不了,居然在白氏集团指手画脚的,好像这个公司是他的一样,真不爽。”

  “嘿嘿,原来如此,看来我们两个有共同的敌人了,蓝心小美女,你放心好了,我保证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成功捍卫自己的领土的,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陆天星郑重的拍了拍蓝心的肩膀,直接推门进入。

  和蓝心说的一样,果然在白芷晴的办公室的会客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二十五六岁模样的男子,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阿玛尼西装,利落的短发,线条轮廊分明的脸庞,高高的鼻梁,身材很壮硕,但是却没有那种吓人的感觉,很匀称,坐在沙发上,整个人腰板挺直,散发出一种阳~刚的气息,很容易吸引女生的目光。

  此刻白芷晴坐在沙发的对面,和这个男子似乎在聊些什么。

  见到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那名穿着白西装的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站起身来,朝着陆天星友好的打了一声招呼,丝毫没有因为陆天星的不礼貌而感觉到愤怒。

  伸手不打笑脸人,陆天星冲着他微笑了一下,毫不客气的坐在白芷晴的身边,看着一旁静默不语的白芷晴:“不知道这位先生是?”

  没等白芷晴介绍,男子微笑着说道:“我叫赵林,是芷晴大学时的校友,请问这位先生是?”

  “草!这家伙的手段果然厉害,典型的笑面虎。”

  陆天星心中一突,瞬间把赵林打入了黑名单,别看赵林对他是彬彬有礼的模样,实际上比脸色阴沉的人更加的可怕,赵林点明了自己是白芷晴的校友,而且,又问陆天星是谁,这摆明了就是一个坑。

  不关是哪个男人,见到自己的女人和一个所谓的校友呆在一间办公室中,尤其校友还是一个男人的时候,换做是谁,恐怕都心里不舒服。

  这才是赵林阴险的地方,没有那个女人喜欢胡乱吃醋的男人,他越是表现的彬彬有礼,越是能掌握主动权,陆天星要是敢阴阳怪气的说话,那么陆天星在白芷晴心中的印象便会直线下降。

  这样久而久之,赵林就能乘虚而入,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陆天星最腻歪这种伪君子了,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容:“我是谁?既然你是芷晴的校友,难道芷晴没有告诉过你,我是她最亲密的人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