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谁啊,好大的口气,说个数,你赔钱?你知道我女人身上的衣服多少钱吗?说出来就怕你这个土包子赔不起。”

  突然,一个充满嘲讽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了过来,人还没有出现,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突然想起的声音,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纷纷扭过头,朝着后面看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是谁竟然敢对秋家大少说这种话。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道身影缓缓的从外面走了过来,来人身穿着白色的西装,在衬托着他那张英俊帅气的面庞,这要是落在一些花痴少女的眼中,绝对算得上是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不过,此刻他的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倨傲之色的从后面走过来,眼中闪烁着冷光,刚才他的女人去了洗手间,结果没多久就看见一个服务员跑过来告诉他,他的女人和别人在洗手间争吵了起来,他这才赶过来,结果就听见陆天星那张狂的话在耳边响起,顿时毫不客气的出言嘲讽了起来。

  而这个女子在听到突然传来的话音之后,在看到陡然出现的身影之后,就仿佛找到了靠山一般,立刻冲到了这个男子的身边,伸手抱住了男子的胳膊,然后一脸委屈嗲嗲的说道:“亲爱的,你终于来了,人家被人欺负了,他还吓人家……。”

  说着,女人用手指了指陆天星。

  听到这个女子的话,男子下意识的想要张口说话,可是当顺着女子的目光看过去,看清楚站在那里的人是谁的时候,这个男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到了极点,整个人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陆天星此时也扭过头看了过去,当看清楚这个男子是谁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上一次在天宝号游轮上,这个家伙三番两次的挑衅自己,结果因为麻生一刀的事情,自己才没有关注他,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又见面了。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天宝号上,还有在地下拳赛挑衅陆天星的魏旭。

  感觉到陆天星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魏旭的拳头一下子握紧,心中顿时掀起一阵滔天的杀意,就是因为陆天星,他现在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不少人眼中的一个笑话,自不量力的去邀请秋映蓉,结果被狠狠的打脸了。

  尤其是当他得罪陆天星的消息传到煤省魏家之后,他险些被自己的老子逐出魏家,要不是他的母亲百般哀求,他说不定变成了一个在天桥下乞讨的乞丐了。

  有句话说得好,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但是魏旭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一丝半点的杀意,因为他心中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一个煞星,哪怕陆天星杀了他,魏家也不敢说一个不字,甚至还会拍手叫好,说杀得好,说他魏旭死有余辜,要是就这么死了,那他死不瞑目。

  陆天星嘴角微微上翘,看着魏旭说道:“魏少,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怎么你想为这个女人出头吗?”

  魏旭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压抑着声音说道:“陆少,你也要插手这件事情吗?”

  “就算陆少不插手这件事情,魏旭,你敢对我姐做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没有等陆天星开口说话,紧随其后走进来的秋天瑞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目光落在魏旭的身上,眼中闪烁着森然的光芒。

  “秋天瑞,你不要太过分了。”

  魏旭在听到秋天瑞的话之后,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你刚才可听到了,这一次是你侄女的错,你难道想要狡辩吗?”

  虽然不能对陆天星说什么,但是对秋天瑞,魏旭还是没有多少恐惧的。

  “我已经说赔偿她的损失,是她在胡搅蛮缠,死活不肯罢休。”秋映蓉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道。

  “赔?你赔得起吗?这可是魏少亲自为我挑选的,而且是全球限量款,你知道吗?”待在魏旭旁边的女子突然开口说道。

  “限量版又如何,总会有价格,说一个价格,我秋家还不至于赔不起一件衣服。”

  秋映蓉重重的说道:“但是你给我记住了,敢让我女儿跪下向你道歉,还说我女儿没有家教,这件事情咱们没完,我会一笔一笔的跟你慢慢算的。”

  秋天瑞在听到这话之后,脸色也是一下子阴冷到了极点:“好一句没有家教,好,好得很啊,魏旭,今天若是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恐怕是走不出这琴岛。”

  没有家教!

  魏旭在听到这番话之后,脸色一下子也变得有些阴沉了起来。

  在琴岛舍谁都知道,秋映蓉怀孕之后,丈夫就因为意外去世了,可以说灵灵从一出生,就没有看见过自己的父亲,现在自己的女人说灵灵没有家教,这不是摆明了说灵灵是一个有人生没人养的野孩子吗?

  要知道灵灵在秋家可是秋家所有人的心肝宝贝,而这些事情更是禁忌当中的禁忌,曾经就有一个琴岛富二代不怕死的说灵灵没有家教,结果在第二天这个富二代就被人发生暴尸街头,舌头都被人给割掉了,死状凄惨,连这个富二代老爹的公司都在一天之内,直接宣布破产,一家人更是在离开琴岛的时候,遭遇到车祸,死无全尸。

  要说这件事情和秋家没有任何的关系,魏旭打死也不相信。

  而且,魏旭相信,他今天要是不给秋天瑞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秋天瑞或许不会当面给他难堪,但是让他走不出琴岛还是非常轻松,毕竟,这琴岛可是秋家的大本营。

  陆天星在听到秋映蓉的话之后,低头看了一眼被抱在怀里的灵灵,发现她眼眶通红,但是却强忍着泪水,不让她从眼眶里面滑落下来,格外的惹人心疼。

  看到灵灵的模样,陆天星的脸色变得越发的冷漠了起来,浑身上下一丝丝冰冷的气息从身上散发出来,顿时之间,四周的温度,似乎在短时间内下降到了极点,滴水成冰一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