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陆天星平静的模样,赵林微微一愣,他这一招屡试不爽,把自己打扮的彬彬有礼,儒雅万分,再和一个女人聊天,等那个女人丈夫或者是男朋友到来之后,自己表现的温文尔雅,以一种暗示的态度,逼得这个男人和自己冷眼相向,在表现出弱势的一方,这个办法百试不爽。

  但是,赵林怎么也没有想到陆天星居然不接招,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赵林眼神微微眯起,闪过一道精光,这才是只是开始而已。

  他的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开口道:“最亲密的人?莫非你是芷晴的什么亲戚?表哥还是表弟?今天真不好意思,来的匆忙,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请不要见怪,作为歉意,今天晚上我坐庄,请二位去蓝色天空吃饭,算是赔罪怎么样。”

  听到赵林的话,陆天星也意识到了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表面上看似关心道歉,实际上是在用一种更加高级的暗示来激怒一个人,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这话,恐怕都会心里不爽,脾气暴躁的直接动手都有可能。

  “学长,他叫陆天星,是我的丈夫。”没有等陆天星开口,白芷晴直接了当的介绍道。

  听到白芷晴的话,赵林脸色微变,不动声色的笑道:“原来是芷晴的先生,芷晴你也真是的,怎么一直都没有跟我说你结婚了,怎么说我们当初也是校友,你结婚了,也得给我打个电话啊。”

  白芷晴看了陆天星一眼,淡淡的说道:“我和我丈夫最近才结婚的,我爷爷和奶奶他们还没有回来,所以还没有般婚礼,等以后我们办婚礼了会告诉你的。。”

  “爷爷奶奶不知道,婚礼还没有办?”

  赵林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略带深意的在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身上扫了两眼,说道:“那就好,到时候芷晴你可别忘记叫我,我一定给你准备一份大礼,毕竟当初我们在学校算得上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了。”

  陆天星听到这话,哪怕是这家伙的阴谋,心中也是一阵不爽,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也就算了,他结婚干嘛要告诉你!什么叫做你们在学校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陆天星眉头皱了皱,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抓起白芷晴的手,握在了手中。

  白芷晴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可是陆天星的手死死的抓着,最终只能任由陆天星了。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被赵林看在眼中,眼中顿时又是精光闪烁,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得,嘴角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不管白芷晴和陆天星是不是真心结婚,他的计划也快要成功了。

  “陆先生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高就?”赵林有意无意的问道。

  陆天星端起白芷晴的咖啡,喝了一口淡淡的道:“算不上高就,给老婆当贴~身助理呢!毕竟我的老婆这么漂亮,万一让什么阿猫阿狗给撬走了,那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赵林儒雅的笑了笑,当作没有听见陆天星话里的嘲讽,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芷晴很漂亮,当初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回想大学两年,我也跟你一样,每天都渴望守着芷晴,不让任何男人靠近她,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不过不管未来结果如何,这都是我这一辈子最美好的怀疑。”

  白芷晴眉头皱了皱,却没有开口说话,她不喜欢陆天星,但同样不喜欢赵林,只比他当作是朋友而已。

  听到赵林的话,哪怕他和白芷晴只是协议夫妻,但毕竟有过夫~妻~之~实,陆天星心中依旧是一阵不爽,怎么说白芷晴都是他的老婆,有心想要说什么,但赵林显然是不想和他多说什么,他也不能小家子气咄咄逼人,只好闷声喝着咖啡。

  赵林又恢复了之前的谦和儒雅的模样,不在多看陆天星,轻声感概道:“芷晴,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画面吗?当时我才不过是大三,你也是一个刚刚进入学校的大一学生,又一次我去图书馆,看到你居然捧着一本外国名著再看,当时我心里还在想,这女的太能装了,大一新生而已,看得懂这些吗?现在想想还真的挺可笑的,学霸怎么能用常理来形容。”

  “学长,学校里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希望我老公误会什么,我们还是说说两个公司的战略合作吧!”

  白芷晴就算是再怎么白痴,此时也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于是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她和赵林没有任何的关系,也不想陆天星误会什么。

  “公司啊,其实,我不喜欢管理公司,我喜欢军队的生活?”赵林似有似无的感概一声。

  “学长,你当过兵?”白芷晴出于礼貌,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来了!”

  赵林眼睛一亮,脸上流露出几分缅怀之色,眯着眼,本来就充满阳刚气质的面孔更加具有男性魅力:“是啊,我当过兵,大学毕业之后,我就去了军营,后来分配到了西南之地,芷晴你知道吗?别看我们国家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实际上多亏了那些守卫边疆战士,不知道有多少敌~对~分~子想要在我们国家破坏,最终都倒在那群战士的手里,甚至时不时的会发生冲突,有时候甚至会死人。”

  白芷晴眼睛一亮,有些好奇的问道:“学长,你说的这些,难道你曾经也亲身经历过不成?”

  看到白芷晴的模样,陆天星嘴角流露出一抹苦笑,难怪蓝心说这家伙对他的威胁很大,看来是投其所好了,知道白芷晴喜欢军人,所以才编造出这些话来。

  一想到打仗,陆天星就觉得心里烦躁,想要说什么,最终停下了嘴巴,继续看着赵林进行表演。

  赵林懒得理会陆天星,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悲伤之色:“是啊,我曾经也亲身经历过,我从小学习武术,身体素质不错,新兵连之后,就被调到了西南一个野战军中,说白了就是特种兵,专门从事驻守边防作战,天天蹲在西南边陲之地,和那些企图破坏国家和谐的恐~怖~分~子,毒~枭进行战斗。”

  “现在想起来,我能完好无缺的坐在芷晴你的面前,真是苍天保佑。芷晴你不知道,有一次,我们一个小队十五个人去追击一个毒~枭,没想到遭遇到了对方的埋伏,被人给围困了,那是一队顶尖的雇佣兵,三十多个人,各个实力强横,每一个人都带着重武器对我们进行攻击,当时我们陷入了重重包围圈中,对方又有重武器,我们当时已经是陷入绝地了,眼看着我们就要全部为国牺牲了,可就在这个时候……。”

  说到这里,赵林停顿了下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