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崇拜军人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自己第一次听到别人讲述军人的事情,亦或者是因为自己爷爷曾经是军人的原因,白芷晴看到赵林停顿下来之后,立刻开口问道:“怎么了,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

  赵林看了白芷晴一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悲伤的说道:“就在这个时候,我的队长,他为了让我们逃出去,竟然抱着一枚炸弹冲了出去,硬生生用他的身体给我们炸开了一条生路,我们才有机会冲出包围圈,才有了今天我能继续坐在你的身边跟你说话。”

  “什么?你们队长是一个伟大的军人。”

  “不,芷晴你错了,我们队长不伟大,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军人,为了队友,为了兄弟,可以付出生命,如果时间能够重来,我宁愿抱着炸弹冲出去的人是我。”

  赵林一脸的凝重和肃穆,沉声说道:“芷晴你可能不知道,当时我们看到队长死了的时候,到底有多愤怒,在冲出包围圈之后,我们彻底的愤怒了,我们要为队长报仇,绝不能让这群人渣离开华夏大地,我们剩下的**个人,利用周围的环境,和这些人边打边退,最终才成功的拖住了他们,支撑到了援军的到来。”

  “我记得当时我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拖住这群人,为队长报仇雪恨,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群人离开这里,我身边的一个个的战友倒下,死前还扣着扳机不放,怒瞪着眼睛,有一个兄弟直接被重机枪打成了一团筛子,那一战,我至今做梦都会梦到。”

  赵林的嗓音低沉沙哑,仿佛陷入了那一段酣畅淋漓,流淌着鲜血的回忆里。

  白芷晴微微有些动容,她从来没有想过军人会是这么一种生活,而不是阅兵场上那种气势逼~人,光鲜夺目的模样。

  “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给我闭上你的鸟嘴。你特么的能不能不要侮辱军人?”

  突然,一直低头不说话的陆天星突然抬起头,目光阴冷的看着赵林,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青筋暴起。

  听到陆天星的话,赵林一愣,旋即勃然大怒,豁然站起来,指着陆天星道:“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请你不要侮辱军人。”

  白芷晴刚刚还沉浸那片让她心驰神往的画面中,陆天星的突然出言嘲讽,心中不由涌现出一丝怒气,责问道:“陆天星你怎么这样,干嘛用这种语气跟学长说话。”

  “我用什么语气了,难道我说错了,也只有你这种傻白甜的傻妞才会相信这种胡编乱造的话。”陆天星冷笑着说道。

  赵林怒火冲天的咆哮道:“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你是芷晴的丈夫,我也决不允许你这样玷污我们的荣耀,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解释?你配知道吗?你算什么东西?还有,别用手指着我,我怕我会忍不住送你归西,你信吗?”

  陆天星看向赵林,直接把他的拍开,冷笑一声,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白芷晴站起身来,大喊道:“陆天星你站住,把话说完,我不允许你侮辱军人这个职业。”

  陆天星站在了原地,长长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漠然的看了白芷晴一眼,可就是这么一眼,让白芷晴感觉到从骨子里透露出一股寒意。

  她从来没有见过陆天星露出过这样的眼神,苍凉,悲伤,绝望,孤寂,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色,没有任何人可以走进他的世界。

  白芷晴呆住了,愣在了原地,仿佛从这一刻起,她和陆天星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再也回不到从前,再也回不到昨天晚上两个人嬉笑玩耍的场面了。

  赵林心中闪过一抹嘲讽,这家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的计划即将成功了。

  虽然心中高兴,但赵林的脸上却带着悲愤无比的神色,双目泛红,两个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似乎真的为陆天星的话而感到愤怒。

  陆天星深深的看了白芷晴一眼,闭上眼睛,等到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看着赵林,语气毫不掩饰的嘲讽:“赵学长,请容许我说几句实话,你的那些所谓的热血战场生涯的故事,在我眼中就是小孩子过家家,自娱自乐的吹嘘罢了。”

  “你说什么?”

  赵林眼中开始冒出怒火。

  陆天星浑然不觉,冷笑道:“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做战场,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军人,你口中所谓的热血战场故事,只不过是你凭空编造出来,为了吸引这个傻妞的注意而已。”

  “难道陆先生你当过兵?勤务兵吗?”赵林不屑的说道。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平静,波澜不惊:“我说你是侮辱军人,是因为你根本就不配成为一名军人,你知道什么是军人吗?你知道西南边防上有多少墓碑吗?你知道西南边防自成立以来死了多少军人吗?你知道有多少功勋军人在退伍之后心甘情愿成为一个普通人吗?你知道这些吗?垃圾。”

  “现在我就告诉你,在西南边防之地一共战死了两千七百六十一名军人,有一千三百三十二个功勋军人退役,一共有七百九十六块墓碑,不是他们不想落叶归根,而是他们相信英魂,哪怕是死了,他们的灵魂,他们的军魂都会时时刻刻守卫在这片大地之上,他们才是真正的军人,令人崇拜的军人,而不是你这种沽名钓誉打着军人的幌子来泡妞的垃圾。”

  “在我眼中,你就是军人当中的败类垃圾,或许你经历过你嘴里说的那些战争,但是你却不配成为一个军人,你战友的死,队长的死。到最后难道就成了你嘴里吹嘘炫耀的工具吗?你潜意识里是想说他们蠢呢!还是想说你机灵,成功的活下来了。”

  “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废物垃圾,你亲眼见过自己的战友死在你面前的那种绝望吗?你知道当战友为了让你活下去而心甘情愿为你去死的那种疯狂吗?你知道这些吗?我要是你的战友,我根本就不屑为你这种垃圾去送死,根本不屑让你成为我的战友。”

  说到最后,陆天星几乎是嘶吼着喊出这番话来的,铮铮的话语不仅让白芷晴动容的说不出话来,就连刚刚气焰嚣张的赵林也不知道为何一阵背脊发凉,眼中流露出一抹恐惧之色。

  此时的陆天星就仿佛穷凶极恶的嗜血猛兽,张开了血盆大口要撕碎一切敌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