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白芷晴身子一僵,从鼻子中发出一个颤音,刚想要说什么,却听到自己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铃声。

  “陆……陆天星,你赶紧放开我,有电话来了,赶紧松开我,说不定是公司成员的电话,你赶紧松开我,等下我……我随便你怎么做。”

  白芷晴轻咬着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嘿嘿,老婆,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反悔了。”

  陆天星冲着白芷晴猥琐一笑,有些不爽的将手从一座山峰上拿开,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微微一愣:“咦,林妖精的电话?”

  “林妖精?”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微微一愣,拿过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一阵咬牙切齿的,这个妖精打电话来肯定没啥好事,沉默了片刻,还是接通了电话。

  刚刚接通了手机,林雅妃那充满邪恶的声音传来:“小晴晴,起床了没有啊,昨天晚上是不是非常的爽,有没有一种飞上~云端的感觉,怎么样,小晴晴我没有骗你吧!尝过那种~滋味之后,保证让你还想来第二次了,啧啧,我似乎已经想到了昨天晚上的疯狂了,小晴晴,赶紧把电话给陆天星,我想问问他,你昨天晚上风sao不风sao……。”

  白芷晴在听到林雅妃林雅妃的话后,整个人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小猫咪一样,脸蛋闪过一抹鸿运,没好气的说道:“林妖精,你果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色狼,我和陆天星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做,是你就自己想多了,哼。”

  “真的吗?”林雅妃一脸怀疑的说道。

  “当然,你以为我是你吗?满脑子的黄~色~思想。”白芷晴冷笑着说道。

  “小晴晴,你有点不老实啊。”

  林雅妃慢慢悠悠的说道:“你是骗不了我的,你的声音有点沙哑,而且带着一丝疲惫,肯定是昨天晚上叫的太多了,所以才会导致嗓子沙哑,而且,我们同窗这么多年,我很清楚你的生活习惯,一般都会准时起床,而现在九点多了,你还没起床,这是不是不符合常理,不符合你的性格,所以真相只有一个,你昨天晚上肯定特别的疯狂,所以累到了,啧啧,小晴晴看不出来你表面冰冷,没想到内心这么狂热,你老实交代,动`作~片里面的姿~势你有没有试过。”

  听着林雅妃的话,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白芷晴忍不住的俏脸一阵发烫,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林妖精,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也想要正经啊,可是某个人的做法实在是让我正经不起来啊。”

  林雅妃感慨一声,咯咯的娇笑道:“小晴晴,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按照我说的做,当一回女~骑~士,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要害羞,俗话说,男人想要征~服女人的心,就得先征服~女人的~身体,但同样的,女人想要征服~男人,也得先征服~他的~身体才行,你老实说,他能不能满~足~疯狂的你,要不要我从京城给你快递一条虎bian来,据说这玩意有特效哦。”

  白芷晴的脸上已经是通红一片,心中暗暗将林雅妃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还虎bian泡酒,不喝酒差点就让她浑身都~散架了,在喝点虎bian酒,这是要玩死她的节奏啊。

  “女色狼,我不需要你的东西,你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挂断电话了。”

  听到白芷晴的话,林雅妃笑的更加灿烂了起来:“小晴晴,你真是厉害,这么着急的想要晨练了,果然是见色忘义,不过我这人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一般见识,不过我建议你把手机视频打开,让我瞧瞧,顺道给你实时实地的指导。”

  “你去死把!”

  白芷晴有些嗔怒的说道:“你打电话给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情,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要登机了。”

  “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一点,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打电话给我。”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放心好了,我知道的,好了,登记时间到了,不跟你说了。”

  林雅妃心中涌现出一丝暖意,收拾了一下心情,继续调笑道:“对了,小晴晴忘了告诉你了,千万不要做什么保护措施,你现在完全可以生孩子了,不然等你年龄大了后悔就晚了。”

  “另外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把你当初在动~作~片里面学过的招式统统拿出来,让陆天星见识一下一个闷sao女人的疯狂,到时候他就离不开你了,我还听说早~安~咬,挺不错的,你可以尝试一下,就像吃冰淇淋一样,努力,加油等我从京城回来,我会亲自试试你的功力有没有进步……。”

  “啪!”

  没有等林雅妃说完,白芷晴想也没想的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就看见陆天星那诡异的目光盯着自己,顿时心脏一跳,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陆天星,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先起床了。”

  说着,白芷晴就挣扎着想要起来。

  “别动。”

  陆天星伸出一只手,直接将白芷晴按住,一脸认真的说道:“老婆,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传说中的拉~拉,为什么林妖精说想要试试你的功力,唉,没想到我陆天星竟然能够将拉拉从歧途上拉回来,老婆,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的伟大。”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脸色一僵,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想太多了,赶紧放开我,我要去洗澡了。”

  “嘿嘿,洗澡,不着急,我觉得我们应该在晨练一下,反正时间还早得很,而且,这可是老婆你说的,打完电话,随便我怎么做。”

  “你敢,陆……。”

  白芷晴脸色一变,话还没有说完,声音直接被堵回了喉咙当中,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没过多久,整个人便如同一滩烂泥一样,任由陆天星摆布了起来。

  很快,房间中就响起了让人浮想~联~翩的声音。

  ps:第一更送到,今天十更保底爆发,另外感谢这几天几位兄弟的打赏,就不一一感谢了,还有关于~这个符号,也是迫不得已的,违禁词太多,不隔开不行,求支持,求兄弟们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