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川看着沐晴雪那黯然神伤的模样,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沐晴雪的脑袋,开口说道:“晴雪,你别担心了,还有哥呢!哥绝对不允许你当成一件物品嫁到唐家去的,而且,陆天星可是陆家的三少爷,而且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你相信我,你一定会得偿所愿,不会成为家族牺牲品的。”

  “哥,谢谢你。”

  沐晴雪看了一眼沐青川,轻轻的说了一句话之后,便没有在开口,而是将目光落在了窗外,看着窗外的景色幽幽的出神。

  看到这一幕之后,沐青川心中幽幽的叹息了一口气,但是却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他现在心中非常的清楚,现在不管他说的是天花乱坠,还是地涌金莲,都没有任何的用处,现在沐晴雪心中就是有这么一个结,想要将这个结给解开,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否则的话,就算他把话说的再漂亮也无济于事,因为沐晴雪根本听不进去,就算短时间内听进去了,估计也会很快的就忘掉了。

  沐青川没有在说话,而是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朝着沐家而去,而沐晴雪则是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出神,让人猜不透她的心中到底再想些什么。

  而与此同时,陆天星三人也开着车离开了锦绣饭店,朝着林雅妃在京城的别墅而去。

  车内的气氛微微显得有些沉闷,虽然林雅妃和白芷晴两人在说这话,但是却能够让人很明显的感觉得出来,白芷晴有些心不在焉。

  而陆天星则是专心致志的开着车,但是眼角的余光却一直注意着后座的白芷晴和林雅妃两人,看着白芷晴那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陆天星怎么会不知道白芷晴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但是他现在偏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白芷晴。

  难不成让他跟白芷晴说,反正你已经接受了林倩茹,也知道了林雅妃玫瑰她们的存在,再加上一个沐晴雪,你应该也无所谓了,毕竟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成为老朋友,你已经习惯了,也不在乎再多一个,而且以他的战斗力再来几个也扛得住。

  但是陆天星更加的知道,他要是敢说这句话的话,那结局一定非常凄惨,死的非常有节奏。

  就这样,一路沉默,开车回到了别墅。

  将车停好了之后,三人一同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回到房间之后,白芷晴没有在客厅多做什么停留,和陆天星,林雅妃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转身朝着楼上走了过去,整个客厅只留下陆天星和林雅妃两人了。

  “林妖精,你说芷晴是不是全部都知道了。”陆天星从口袋中掏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幽幽的抽了一口之后开口说道。

  林雅妃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啊,你真的以为芷晴是傻子吗?”

  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白芷晴怎么可能会是傻子,如果白芷晴是傻子的话,那白氏集团早就灰飞烟灭了,在商场当中,白芷晴早就被吃的骨头渣滓都不剩下了,更加不会将白氏集团发展壮大,成为现在在华夏乃至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商业大集团了

  “我知道芷晴肯定是知道了。”

  陆天星微微叹息了一口气说道:“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芷晴,我不希望晴雪嫁到唐家去,我也不希望芷晴伤心,林妖精,你平常足智多谋,你觉得我要该怎么劝说芷晴。”

  “你不用劝芷晴的。”

  “不用劝?”

  陆天星在听到林雅妃的话之后,脸上忍不住的露出一丝错愕之色,有些怔住了:“为什么?”

  “你难道还不知道吗?芷晴既然愿意陪你来京城,那就说明在心里已经接受沐晴雪了,否则的话,你觉得按照芷晴的性格,会陪着你来京城,今天晚上会放任你和沐晴雪两人单独相处吗?”

  林雅妃看着陆天星,语气幽幽的说道:“既然芷晴陪着你来到了京城,又让你和沐晴雪两人单独相处,这那就说明在心中她已经接受了沐晴雪,所以你不用去安慰她。”

  “可是芷晴她……。”

  陆天星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雅妃给打断了道:“芷晴她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的,她心中只不过是有一道坎暂时没有迈不过去而已,等她将这一道坎走过去的时候,就没事了,别担心了。”

  再次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并没有当即开口说话,而是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然后将烟雾缓缓的从嘴里吐出来,烟雾缭绕在陆天星的脸上,使得陆天星的脸色变得有些迷离了起来。

  好半天,陆天星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林妖精,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我担心芷晴会胡思乱想……。”

  听到陆天星的话,林妖精就仿佛知道陆天星心中的想法一样,打断陆天星的话说道:“你担心芷晴会把自己想成是你的拖油瓶,我说的对吗?”

  陆天星听到这话,一下子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并没有开口说话,因为林雅妃说的一丁点都没错。

  他真的很担心白芷晴会走入一个极端,认为自己现在所遇到的危险全部都是她带来的,毕竟,当没有遇到白芷晴之前,他的生活可以说是平平淡淡,十分的惬意,没事逗一逗岳婷婷,享受一下生活,可是自从遇到白芷晴之后,他的生活就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天神,又是各种各样的敌人,这放在以前或许没有什么,可是当这些积累起来,并且在一个人情绪最低落的时候,便会不受控制的爆发出来,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有句话说得好,当一个人情绪在悲观的时候,是最容易走入死胡同,而且,在这个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陆天星现在在心中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情,他害怕白芷晴因为沐晴雪的事情,从而走入一个死胡同,这是他这辈子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你在心中,把她当成拖油瓶吗?”林雅妃看着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