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距离唐康安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即将动手,已经足足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唐康安到现在还没有打电话回来,这让唐风行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这一次的计划绝对不容许出现任何的失误,一旦出现失误的话,那唐家想要再找机会牵制住陆家,那几乎比登天还难。

  除非唐家有勇气和陆家拼的鱼死网破,不然的话,现在只能一直陷入到被动当中,被陆家给牵着鼻子走,眼睁睁的看着陆家将自己在外面的势力一个个的覆灭屌,而唐家没有任何的力量去报仇,也无能为力,因为唐家的力量是为了出蜀中做准备的,而不是为了逞一口气。

  一根香烟抽完,唐风行又是控制不住的拿出一支香烟给自己点燃,一团团烟雾从嘴里喷出来,使得整个书房内都是烟雾缭绕,刺鼻无比,但是唐风行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一样,一根又一根的香烟丑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风行那波澜不惊的眸子轻轻的波动了两下,嘴里发出低声喃喃自语的声音:“难道真的失败了,还是说陆家早就已经察觉,布置好了陷阱,等待着我们钻进去?康安啊,但愿你这一次不要让我来失望,否则,我们唐家真的会陷入到被动当中的。”

  这一次如果能够绑架窦芳芳成功的话,那么唐家就再也不会陷入到被动当中,而是将被动转为主动,因为窦芳芳就是他们手中的筹码,只要陆家不想让窦芳芳死,或者不想让窦芳芳身败名裂,不想让陆家成为一个笑柄,那就必须按照他唐家的意思走,这样的话,唐家就能处处占据先机,一步步的设计,让陆家自我走向灭亡。

  可是如果一旦唐康安绑架窦芳芳失败的话,那么唐家就会陷入到被动当中,因为唐家所有的力量全部都是为了以后唐家走出蜀中所准备的,在没有走出蜀中之前,唐家绝对不会和陆家拼个鱼死网破,否则,迎接唐家的就只有灰飞烟灭。

  若是绑架窦芳芳失败,那么远在京城的唐青云就真的危险了,一旦陆家将矛头对准了唐青云,那么唐青云必死无疑,绝对跑不掉,唐青云虽然是唐家的天才,身上有着暴雨梨花针,但那只能杀死一个人,而陆家能杀死唐青云的人太多太多了。

  更重要的是,哪怕是唐青云死了京城,死在了陆家手中,唐风行知道自己也不可能为唐青云报仇,就算他想要为唐青云报仇,唐家的人肯定也会阻止他,因为唐家的所有力量全部是为了唐家走出蜀中所准备的,而不是为了一个唐青云准备的,唐青云和唐家之间,唐家走出蜀中显然比唐青云一个天才重要。

  况且,就算唐家的人愿意他带领唐家的力量,为唐青云报仇,和陆家死磕到底,鱼死网破,这也得不偿失。

  因为有句话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陆家在怎么弱,也不是人人拿捏的,一旦死磕到底,鱼死网破,纵然能赢,唐家也绝对是惨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样的巨大损失对于唐家来说,绝对是承受不起的损失。

  “呼!”

  一想到这里,唐风行忍不住的从嘴里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脸上闪烁着阴沉不定的神色。

  “叮铃铃……。”

  而就在这个时候,唐风行放在书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唐风行在听到手机铃声之后,浑身上下猛然一震,急忙伸出手拿起手机,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在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

  “怎么样了,现在江南的情况如何,康安成功绑架窦芳芳了没有。”唐风行没有跟对方有任何的客套,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家主,安爷失败了。”

  唐风行的话音落下之后,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安爷带到江南的人全部被杀了,连安爷也落在了陆家的手中……。”

  “你说什么?”

  没有等电话那头把话说完,唐风行已经脸色难看的打断了对方的话,寒声说道:“失败了,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

  “是,家主。”

  在听到唐风行那怒气冲冲的话之后,这个男子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将自己在江南调查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但是却给人一种他亲身经历过的一样,几乎和发生过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唐风行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声音,脸色阴晴不定的闪烁着,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阴冷,森寒到极点的气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厉鬼降临一般,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好半天,唐风行才缓缓的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给我继续待在江南,给我盯着江南的一举一动。”

  “是,家主。”

  电话那头的男子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随手将电话扔在书桌上,唐风行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脸上闪烁着掩盖不住的杀意,整个人就仿佛一头暴怒的雄狮一般,脸色更是变得狰狞恐怖到了极点,无穷无尽的杀意夹杂着嗜血的气息爆发了出来,使得整个书房当中的温度在短时间内下降到了极致,滴水成冰。

  “咚咚咚!”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唐风行在听到敲门声之后,身上的杀意和嗜血的气息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冲着外面开口说道:“进来。”

  “嘎吱!”

  伴随着唐风行的声音落下,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唐风云的身影出现在书房当中。

  当走进书房之后,嗅着空气中弥漫在的烟草味,再看着唐风行那几乎掩盖不住的阴冷之色的面庞,唐风云的心中突然有些控制不住的涌现出一丝阴霾之色,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中爆发了出来。

  “风云,你来了,坐。”在看到唐风云从外面走了进来之后,唐风行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缓缓的开口说道。

  唐风云点了点头,也没有任何的客气,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PS:还有一更,早上更新,抱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