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一脸黑线,这衣服破碎管他屁事,分明是你自己扯烂的好不好,要是他动手,这衣服还能完好无损,直接就变成碎步了,这简直是对他人品的质疑。

  “玫瑰你这是什么话,你太小瞧我陆天星的人品了,我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吗?这衣服分明是你自己撕碎的,我坐怀不乱。”

  “坐怀不乱?小男人你真的坐怀不乱吗?”

  玫瑰风情万种的白了陆天星一眼,脸上露出了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道:“小男人,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刚刚那么好的机会,你竟然放弃了,你不喜欢一~龙~二~凤吗?到时候你把我们两个都推~倒~了。”

  “就算你的冰山总裁老婆发火,你也可以说是为了救我们,迫不得已而为之,相信你的冰山老婆也不会说什么,你居然不抓住这个上天赐予的好机会,小男人,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该不会是被你老婆给榨~干~了,不行了吧!”

  “我是正常的男人。”陆天星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吗?我不相信。”

  玫瑰强撑起身子从床上站起来,一步步的走向陆天星,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深处自己那you人的丁~香~小~舌,在陆天星的脖子上轻轻的tian~了~舔:“小男人,不如让我试试怎么样。”

  陆天星身子一僵,只觉得一股火焰从心底深处控制不住的升起来。

  “小男人,怎么样,你敢不敢,还是真的和我说的那样,你不行了。”

  玫瑰似乎感觉到了陆天星的变化,右手仿佛像是在寻找着支撑点一样,缓缓的朝着陆天星身上的~关键位置落下……。

  “玫瑰,这不是时候。”

  陆天星看到玫瑰的动作,虽然心中很想让玫瑰这个妖精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但是很显然不是时候。

  看到陆天星的目光,玫瑰咯咯的笑了起来,道:“好了,不逗你了,你以为我是那种不知道进退的女人吗?”

  话音落下,玫瑰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了起来:“对了,小男人,赵林那个畜生呢!哪去了,还活着吗?”

  “当然活着了。”

  “还活着,你怎么不杀了他。”听到这话,玫瑰不乐意的说道。

  “杀了他做什么,我准备把他留着给你出气的,毕竟堂堂的阎罗殿十大殿主之一,被一个垃圾给绑架了,不出这口气,我怕她会做傻事。”陆天星笑着说道。

  “他现在在哪。”听到陆天星这番话,玫瑰的眼中闪烁出一抹冰冷的光芒,沉声说道。

  “我让麦克看着他,你打算怎么做。”

  “我要将他将他的骨头一阵阵的拆下来。”玫瑰脸上闪烁着一抹惊人的杀意,不杀赵林,实在难以出了她这口心头恶气。

  “随便你,不过,你确定你现在就打算去。”

  陆天星的目光在玫瑰的身上打着转,对于玫瑰的做法,他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作为玫瑰会的老大,又身为一个女人,如果不狠一点的话,恐怕早就被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了。

  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活的长久一点,要么做一个普通人,要么就一个狠人。

  “你觉得我现在适合去吗?”

  玫瑰妩~媚的白了陆天星一眼,冲着陆天星张开了双臂。

  陆天星微微一愣:“干什么。”

  “抱我下去。”

  陆天星笑了笑,没有在说话,而是直接弯腰将玫瑰抱在了怀里,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很快,两辆车一前一后的驶出了别墅。

  就在陆天星离开别墅没多久,又是几辆面包车出现在了别墅的周围,直接停在了赵林别墅的大门口,从上面下来十几名大汉,像是清洁工一样,将这栋别墅的血肉和尸体全部给清除了,像是收集垃圾一样,统统装进了口袋当中。

  半个小时之后,几辆面包车从别墅中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

  深水湾的私人别墅当中。

  赵权满脸阴冷的坐在那里,手指紧紧的握着手机,额头上青筋暴起,带着一股森然到极点的杀机。

  在灯光的照耀下,能够清晰的看见赵权脸上闪烁的阴冷和狰狞,如同毒蛇一般,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感觉到赵林的变化,一直待在他身边的诸葛玲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权,怎么了,是不是找到赵林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找到林儿,刚刚派出去的人打来电话,说林儿带着那两人回到了铜锣湾别墅当中,但是当他们去的时候,在别墅中却找不到任何一个人,连别墅大门都破碎掉了,在别墅中,他们没有发现任何的保镖,包括黑鸦和林儿在内统统都消息,房间中有打斗的痕迹,还有血腥味,他们怀疑林儿……。”

  说到这里,赵权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此时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赵林极有可能死了。

  “权,你先别着急,说不定赵林没有出事也不一定,毕竟现在也没有人打电话说发现了赵林的尸体,说不定是赵林只是遇到了麻烦,所以才不得不离开别墅,所以,你先别着急,小心急坏了身子。”听到赵权的话,诸葛玲脸色微微一变,轻声安慰道。

  “玲儿,你说接下来怎么办。”赵权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找,立刻派人去找,先找到赵林的下落再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另外,派人去盯住黄家,不管赵林有没有出事,是不是黄家动的手,我们都要盯住他们,看看黄家对这件事情的反应如何。”

  诸葛玲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她能够攀上赵权,不仅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更重要的是她的智慧,是她一手将赵权从一个被人控制的傀儡一步步的推为了赵家的掌权者。

  不管赵林有没有死,她相信这件事情绝对和黄家脱不了干系,只要盯住黄家就能知道所有的一切。

  “好,就按照你说的做,如果林儿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不管他黄家是什么,我都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赵权声音冷的让人不寒而栗,他只有赵林一个儿子,如果赵林出了什么事情,他不管对方是黄家贵客还是什么,哪怕是黄家,他都要让黄家吃不了兜着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