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郎,肌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面容俏丽,身上散发出一股现代女性少有的英气,一双杏目带着锋利的味道,落在人的身上,仿佛刀子一样,似乎能够看透人心,让人不敢和他对视。

  “女警官?”

  当看到这个女郎第一眼,陆天星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难以置信眼前看到的,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他昨天遇到的那个漂亮女警几乎长得一模一样,齐肩短发,眼神,气质都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恐怕就是皮肤的颜色不同了。

  薛冰的皮肤白白嫩嫩,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常年在外面执行任务的警察,而是呆在办公室养尊处优的公主,而眼前这个女人恰恰相反,明明是坐办公室的,但皮肤却是健康小麦色,非常的耐看,越看越有味道。

  饶是见惯了美女,陆天星也不由惊叹一声,这个女郎要是放在古代,恐怕又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军。

  “什么女警察?我是你们的部长,我叫薛曼。”

  听到这话,薛曼柳眉倒竖,冷冷的看着陆天星道:“站的东倒西歪的,把烟给我掐了,站好,一看你就是那种不学无术的家伙,就凭你也想加入我保安部?你可知道我保安部的规矩。”

  陆天星微微一滞,下意识的问道:“什么规矩。”

  “考核,不管是谁想要加入保安部都必须接受保安部的考核才行。”

  薛曼豁然起身,双手撑在桌面上,凤目锁定陆天星,霸气的道:“我不管你是谁安排进来的,但是在保安部我薛曼说了算,今天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接受保安部的考核,第二收拾东西从保安部滚蛋,我不希望一粒耗子屎坏了一锅汤。”

  “有没有第三个选择?”

  陆天星嘴角抽了抽,他算是看明白了,有白芷晴这么一个冷面董事长的存在,白氏集团没几个女人心理是正常的,总想着取代男人,掌握一切。

  “第三个选择就是我亲自送你滚蛋。”薛曼板着脸冷笑道。

  “好吧!我选择考核。”

  “哼,算你识相,跟我来。”

  薛曼冷笑的看了一眼陆天星,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走关系,走后门的家伙了,她会让陆天星自己乖乖的离开保安部。

  看到薛曼离开,其他的保安纷纷跟上去,像是跟在皇帝身后的太监,寸步不移,唯唯诺诺。

  “兄弟,保重。”

  走在最后的一个理着板寸头,二十许岁,黑瘦的保安重重的拍了拍陆天星的肩膀,一副你自求多福的表情。

  “怎么了,难道考核很严厉不成?”陆天星疑惑的问道。

  “严厉?”

  叫做黄灿的这个保安打了一个冷颤,眼中闪过一抹惊惧:“何止是严厉啊,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像兄弟你这种靠关系进保安部的人不少,但是你知道那些人最后怎么样了,到最后他们都是哭着喊着自动离开保安部,你不知道薛部长的手段,落到她手里,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兄弟,你胆子太小了。”

  陆天星拍了拍黄灿的肩膀,笑道:“男人胆子大才有肉吃,一个区区月~经~不~调的女人就把你们吓成这样,这以后要是结婚了,岂不是一辈子都要被女人压着了。”

  月~经~不~调?

  黄灿只觉得头皮发麻,身子使劲了哆嗦了一下,眼神像是小偷一样,扫射四周,当发现没人注意这里的时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说道:“兄弟,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在背后说薛部长的坏话,不然,她会把你折磨的生不如死的,尤其是副部长丁浩,他是薛部长的追求者,要是让他知道你说薛部长的坏话,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怕什么,大不了把薛部长泡到手就行了,他一个小小的副部长难道还比部长的权利要大不成,走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考核。”

  陆天星喷出一个烟圈,当年连米国上百名顶级特种兵对他进行围剿都奈何不了他,更别说他得到那部古怪的功法了,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

  他不介意让薛曼知道知道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好好调~教一番。

  ……

  保安部非常大,足足占据了白氏集团的两层,第十六层是保安部,第十五层是全集团公用的健身房,上班时间里面基本上都是几个保安在锻炼,薛曼的考核就在健身房进行。

  陆天星走进健身房,眼前顿时一亮。

  巨大的健身房中心设施齐全,各种各样的健身器材齐全,若不是在里面训练的基本上都是保安的话,陆天星几乎以为这就是一家顶级的健身俱乐部。

  时值早上十点半,白氏集团大部分都在热火朝天的工作,除了四五个正在训练的保安之外,也只有薛曼一个女人,其他的保安统统被她打发走了。

  在健身房最中心的位置,一个小型拳击台摆在哪里,两名身材壮硕保安正在比试拳脚,发出砰砰作响的声音,当看到薛曼走进来的时候,两人的比试更加卖力,非常具有视觉冲击效果。

  “这就是我们保安部的精英,保安部负责整栋白氏集团所有数千员工的安全,一旦发生安全问题,极容易引起混乱,失去控制,所以,我们保安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你看到擂台上哪个男人了吗?”

  薛曼不知道何时,走到了陆天星的身边,指着擂台上壮硕的男子,道:“他是保安部的副部长,丁浩,从小学习空手道,现在已经是空手道九段,在各项大赛中拿过无数的奖项,你在看其他人,他们最低都是部队精英转业,我们保安部不是混吃等死的队伍,你的考核很简单,和副部长丁浩对打,只要你能在他的手底下坚持十招不倒,那么你就有资格加入保安部。”

  “你明白了吗?”

  薛曼豁然转身,面无表情的盯着陆天星,目光锋利如刀子:“你现在依然可以选择滚蛋,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丁浩副部长不会放水,曾经有五个人接受过他的考核,五个人都在一个医院躺了半个多月,你可以选择躺一个月。”

  “打人是犯法的,你们难道就不怕警察吗?”

  陆天星瞪大了眼睛,似乎很害怕。

  薛曼冷笑一声,鄙夷道:“这就是保安部的考核,我们不会让一个废物加入保安部,而导致整个白氏集团上千员工的生命受到威胁,不敢你现在就给我滚蛋。”

  “滚蛋?我的字典里没有滚蛋两个字。”

  陆天星邪邪一笑,凑近薛曼,深吸了一口气,坏笑道:“何况,有薛部长这么一个美~艳的上司,我干嘛要走,说不定可以发展一段荡气回肠的办公室恋情,嘿嘿。”

  “流氓,我会让你滚蛋的。”

  薛曼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如水,从来没有人敢调戏她,要不是在公司,她一定让陆天星吃不了兜着走。

  “滚蛋?我不知道怎么滚,滚~床~单我倒是很熟悉,薛部长有没有兴趣交流一下?”

  陆天星暧~昧一笑,打量着薛曼,暗自点头,常年的锻炼让薛曼的身材保持的非常好,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翘,身体柔~软,绝对能解锁非常多的高难度姿势。

  “我会告诉你怎么滚的。”

  薛曼冷冷的看了一眼陆天星,她今天算是记住这个男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