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碎尸万段,赵先生,你还是先看看我是如何把你儿子碎尸万段的吧!”

  玫瑰冷冷一笑,手中的匕首划过一道寒芒,赵林的另外一个耳朵瞬间被削断,鲜血喷涌,整个人好像一个血人一样,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玫瑰会长,住手,你给我住手,我答应你了,我愿意将赵家所有的势力统统交给你,求求你放了我儿子。”

  赵权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声,但是却没有人看见他眼中闪烁着怨毒,等赵林没事,他一定要让皇甫玫瑰死无葬身之地。

  “晚了,我现在不需要赵家的势力了,因为我会亲自来取的,明天我会亲自拜访赵家,灭你赵权一脉。”

  玫瑰没有在理会赵权咆哮的声音,手上的匕首化作一道道寒芒闪过,如同拥有了生命一样,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每当匕首挥舞,赵林都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赵林浑身上下已经完全被鲜血给染红了,用一种几乎哀求的语气看着玫瑰,在他心中玫瑰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魔鬼,来自地狱中的魔鬼。

  他现在已经不想活着了,他只想死,因为他发现死了就解脱了,或者却是最痛苦的。

  “杀了你?如你所愿。”

  玫瑰看了一眼赵林,深吸了一口气,手上的匕首一甩,直接没入赵林的心脏。

  血光飞溅,赵林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笑容中带着一丝解脱,带着一丝后悔……。

  玫瑰看着死不瞑目的眼神,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直接无视视频中赵权的怒吼声,伸手关掉了视频,随手将手机给扔进了旁边的水缸当中,这才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消气了吗?”一直等在外面的陆天星看着玫瑰出来,开口问道。

  “恩,小男人这一次谢谢你了。”玫瑰走到陆天星身边,轻轻的靠在他的怀里,低声说道。

  “呵呵,你都说了,我是你男人,我当然有权利保护你,让你每天开开心心的了。”陆天星轻轻的搂住玫瑰的柳~腰,轻声说道。

  “恩!”

  玫瑰点点头,轻轻的将脑袋靠在陆天星的怀里,她虽然经历过暗杀,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她终究是一个女人,需要一个男人呵护。

  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少强势的女人,缺少的是能够征~服她们的男人,当一个强势的女人被征~服的时候,她会变成一个柔弱的女人。

  “玫瑰,接下来你想怎么办。”陆天星轻声询问道。

  “明天我亲自去拜访赵家,从明天开始,我要彻底掌握赵家的势力,赵权一脉彻底从香江消失。”玫瑰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沉声说道。

  陆天星眉头皱了皱眉,道:“你确定要这么做,赵家在香江也颇有势力,想要掌握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何况,你这么做太冒险了。”

  “呵呵,小男人,有你在我身边,谁能伤害到我,因为从明天开始,你要成为我的御用保镖,而且,小男人,你太不了解赵家了。”

  玫瑰眯着眼睛,说道:“我在来香江之前,已经调查过了香江的势力了,赵家在香江虽然算得上一个大家族,但是势力却太过松散,和我们阎罗殿差不多,赵权是掌控者,其他的势力却落在其他人的手上,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并不完全听命于赵权,而是分成了两派。”

  “其中一派就是曾经帮赵家打天下的那群元老掌握着,他们认为赵家只需要固守现在的势力就行,不需要在主动出击,另一派就是赵权一派,他拼命的挤压这些元老,拼命的蚕食他们的势力,打算继续开疆扩土,早就引起其他人的不满,只不过不想让别的势力坐收渔翁之利,才一直不敢动手罢了,或者说,他们没有绝对的把握灭掉赵权,所以才一直忍气吞声。”

  “你想点燃这个炸药桶,让他们窝里斗,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不用,在那群元老的人当中,领头的是一个叫做赵龙,他和赵权的父亲是斩鸡头,烧黄纸的过命兄弟,当年赵家势力本来由他和赵权父亲一张掌握的,可惜,最终他输给了赵权的父亲,又接连输给了赵权,我们只需要控制住他就行了,只要他和我们合作,赵权就不堪一击。”

  玫瑰款款而谈,彻底将自己的睿智展现的淋漓尽致。

  顿了顿,玫瑰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我们不需要掌握赵家的势力,只需要让赵家听从我们的命令就行,他将是我们阎罗殿在香江的势力之一,到时候,如果我们想要对香江其他的势力,以黄家明面上的势力打击对方,在暗中以赵家的势力横扫,短时间内就能轻而易举的灭掉香江其他的势力,成为真正的地下霸主。”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对于玫瑰的这个安排敬佩到了极点,任何一个大势力绝对和地下势力分不开,如果黄家借用官方的力量横扫对方黑色势力,再用赵家灭掉对方残余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就能将一个势力彻底的摧毁掉。

  “当然了,这个办法还需要小男人你帮忙才行了。”

  陆天星微微一愣:“我能帮你做什么。”

  “当然是让你这个阎罗殿的打手打电话给黄家了,让他们进行一次对地下势力的扫荡,不过,不要逼的太急了,不然我怕赵家到时候会狗急跳墙,只需要给他们营造一种威胁的气氛就行了,然后,明天我们去见赵龙。”

  “没问题。”

  陆天星点点头,一个大势力如果狗急跳墙,后果不堪设想。

  “那就多谢小男人了。”

  玫瑰妩~媚一笑,手指轻轻的在陆天星的胸膛上画着圈,吐~气~如~兰的说道:“小男人,时间不早了,不如我们回家睡觉如何,人家最近又多学了几招,你想不想试一试。”

  看着玫瑰那清澈如水的眸子,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揽着玫瑰的柳腰,毫不犹豫的朝着外面走去,这时候在拒绝,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至于地下室的事情,自然会有人来处理,不需要他来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