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雅妃注意到了陈长武,而陈长武也是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林雅妃,顿时之间,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浓浓的暴戾之色,不过,当看到站在林雅妃身边的白芷晴和陆天星的时候,陈长武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之色,随即脸色微微一变,眼中那暴戾的情绪顿时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陈长武眼中的暴戾之色虽然一闪而逝,但是却依然瞒不过陆天星的感知,但是陆天星却没有任何的动静,而是淡淡的看着陈长武,他相信林雅妃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那名侍者在走到陈长武的身边之后,脸上的谄媚笑容变得越发的浓厚了起来:“陈先生,你来了,是去包厢还是去……。”

  没有等这个侍者把话说完,陈长武完全无视这名侍者,大步流星的朝着林雅妃走了过去。

  感觉到陈长武的无视,这名侍者那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浑身的有些不自在,有一种被当成小丑的感觉,但是却丝毫不敢说半个字,他只是一个侍者,而陈长武的身份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座大山,陈长武想要碾死他,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陈长武慢慢的走到林雅妃的面前,脸上挂着一道虚伪到极点的笑容:“林殿主,真巧啊,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你,真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啊。”

  在说话的同时,陈长武的目光丝毫没有任何移动的模样,更加没有跟陆天星打招呼,他现在已经完全和林雅妃撕破脸皮了,那就相当于和陆天星撕破脸皮了,现在和陆天星打不打招呼都没有必要,一旦青天盟被阎罗殿给灭掉了,林雅妃想要杀了他,陆天星根本不会替他求情,既然如此,打不打招呼,很重要吗?

  而且,陈长武相信,陆天星不会对他动手的,至少现在不会对他动手的。

  而那个侍者在看到陈长武在和林雅妃打招呼的时候,浑身上下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额头上也忍不住的闪过了一丝惊恐之色,陈长武的身份高高在上,现在陈长武却主动和林雅妃打招呼,这岂不是说林雅妃的身份也很高,根本不是他可以得罪的。

  一想到自己刚才对林雅妃等人的态度,这名侍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到了极点,浑身都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连半句话都不敢说。

  林雅妃在听到陈长武的话之后,淡漠的扫了他一样,对着陆天星说到你:“小男人我们走吧!看来这家餐厅的卫生质量堪忧啊,居然连苍蝇都能够随随便便的飞进来,这里的饭菜吃了,我怕拉肚子,我们走吧!”

  林雅妃的话虽然不是对着陈长武说的,但是很明显的让人听得出来,这一只苍蝇说的就是陈长武。

  本来一脸虚伪笑容的陈长武在听到林雅妃的话之后,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到了极点,眸子之中也是忍不住的闪过一丝阴霾之色。

  林雅妃居然说他陈长武是一只苍蝇。

  而那些人认出了林雅妃和陈长武身份的人,在听到林雅妃的声音之后,脸上的惊骇之色变得越发的浓厚了起来,难道说林雅妃在今天就打算和陈长武撕破脸皮,将陈长武给灭了?

  而那些不认识林雅妃和陈长武的人,在听到林雅妃的话之后,脸上都是控制不住的闪过一丝好奇之色,难道说林雅妃和陈长武曾经有过过节,不然怎么见面语气中就带着火药味了。

  “林殿主,你说的没错,这家饭店的卫生质量的确不怎么样,都有苍蝇在耳边嗡嗡叫了。”陈长武毫不示弱,立刻开口说道,语气中同样夹杂着嘲讽之色。

  “恩,这只苍蝇的确在嗡嗡叫着,很讨人厌烦。”

  林雅妃在听到陈长武的话之后,有些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说道:“而且,这只苍蝇实在是太顽强了,当初为了活命,跪在地上爬了出去,现在竟然还有脸跑出来嗡嗡乱叫,你说这只苍蝇是不是太不要脸了,简直是厚颜无耻了有没有。”

  “你……。”

  林雅妃的话一出口,陈长武的脸色一下子阴沉到了极点,几乎能滴的出水来,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原以为可以让林雅妃难堪,没想到最后自己竟然被林雅妃给逼得跪在了地上,从天龙会所里面爬了出去。

  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这也是他一直想方设法想要灭掉林雅妃的原因,如今林雅妃又拿这件事情来说,这让陈长武心中的杀意有些控制不住的弥漫了出来。

  周围的那些认出林雅妃和陈长武身份的人,在听到林雅妃的话之后,脸色都是控制不住的变了变,神情也是震动了起来,对于当初陈长武被人逼着跪在地上,爬出天龙会所的事情,他们自然也会知晓,只不过碍于陈长武的身份,没有任何人敢说三道四而已。

  但是现在林雅妃竟然直接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这不亚于是直接在陈长武的心脏狠狠的插了一刀,血粼粼的疼。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现在林雅妃直接是打脸,揭短了,陈长武这个时候要是演的下这口气的话,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周围传来的种种眼神,如芒在背一般,让陈长武心中忍不住的浮现出一丝怒色来,同时那双眸子当中也是控制不住的浮现出了一丝刻骨铭心的恨意。

  要知道,陈长武这样的人,将自己的尊严视作第二条生命,不然他也不会和林雅妃斗下去,其目的就是想要用林雅妃,用阎罗殿的鲜血来洗刷自己身上的耻辱。

  可是现在,林雅妃现在直接践踏了他的尊严,甚至将他的面子给踩在了脚下,狠狠的摩擦了起来。

  陈长武没有开口,而是双眸死死的盯着林雅妃,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林雅妃现在恐怕早就被万箭穿心了。

  看着陈长武那阴冷无比的眼神,林雅妃的脸上慢慢的绽放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缓缓的开口说道:“陈长武,在我面前装·逼,你还不够资格的,你只不过是别人养的一条狗而已,我想要打死你,实在是太轻松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现在打死你的,我会慢慢的玩死你,然后让你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上求我饶了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