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晴,你老公喜不喜欢捏~你~这里啊,我现在都有点爱不释手了,只不过隔着衣服有点硌得慌,芷晴,要不你把衣服~脱~了怎么样,我感受感受。”

  玫瑰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邪恶的味道。

  “你妄想,皇甫玫瑰,赶紧松开你的手。”

  白芷晴咬牙切齿的看着玫瑰,俏脸上红晕一片,同样不甘示弱的在玫瑰的身上攻城略地。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陆天星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房间门,站在门口,正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房间中的一幕,满脸的错愕之色,如同见鬼一样。

  此时,玫瑰正将白芷晴压在~身下,正在亲着~白芷晴的嘴,而白芷晴毫不示弱,双腿~夹~在玫瑰的柳腰上,一只手似乎还抓着玫瑰那一座饱~man的山峰,而且在白芷晴的脸上还有一个大大的唇~印,这画面无论怎么看都是邪恶无比。

  “咳咳!”

  看到两个女人还有再进一步的打算,陆天星再也忍不住的咳嗽的两声。

  两个女人在听到声音后,浑身一颤,一个激灵,立刻松开了对方,在看到陆天星站在门口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见鬼了的神色,慌忙的整理自己变得凌乱的衣服。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

  白芷晴只觉得脸蛋一阵火辣辣的烫,她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会突然闯进来,而且还看到了这一幕。

  而玫瑰则像个没事人一样,反而是冲着陆天星抛了一个媚~眼,得意洋洋的伸出舌头tian~了~舔嘴唇,风~情~万~种的说道:“老朋友,你来了,我刚才给你鉴定了一下,你老婆的味道挺不错的,而且喜欢女人,不如让我们两个一起陪你怎么样,你想不想试试。”

  “皇甫玫瑰,你给我闭嘴。”

  听到玫瑰的话,白芷晴有些抓狂的说道:“陆天星,你是怎么进来的。”

  “额!门没锁,我就进来的,嘿嘿,其实你们可以继续的,我就看看,不说话,当然,我可以客串摄像师的。”

  陆天星干笑一声,目光在玫瑰和白芷晴的身上打着转,道:“老婆,没想到你男女通杀,你还骗我你不是拉~拉,你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我这个爱你,你却骗我,我好心痛……。”

  “陆天星,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去死。”

  没有等陆天星说完,白芷晴就暴怒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抓住一个枕头砸向陆天星,这个混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今天是不教训不行了。

  “老婆,稳住,有外人在呢,淑女一点。”

  “哼,外人,哪里有外人,玫瑰是我的姐妹,反倒是你,一个大色狼,我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教训。”

  “芷晴,要不要我帮你?”玫瑰在一旁起哄。

  “没问题,一起揍他,这个色狼,居然故意看我们笑话,一定要教训他。”

  “……。”

  面对着两个疯狂的女人,陆天星最终很悲剧的被两个女人连打带砸的从房间中赶出来了。

  走出房间,陆天星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至少昨天晚上的事情没有给白芷晴和玫瑰两个女人带来什么心理阴影,不然,就算他杀光赵家所有人,恐怕都于事无补。

  “赵家。”

  想到这里,陆天星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沉思了片刻,拿出手机,拨通了黄远征的电话:“黄老哥,早上好,没有把打扰你吧!”

  “呵呵,陆老弟你起的挺早的,对了,陆老弟,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要不要我继续让针对赵家动手,别的不说,让赵家鸡飞狗跳我还是能够轻松做到的。”

  黄远征爽朗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呵呵,黄老哥多谢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麻烦黄老哥出手了,毕竟赵家就是一条疯狗,把他逼急了,狗急跳墙就不好了,你只要稳住他下面的势力,不让他乱动就行,至于赵权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

  陆天星笑呵呵的说道:“黄老哥,你知道赵龙的位置在哪吗?”

  “赵龙?”

  听到陆天星的话,黄远征微微一愣,他自然知道赵龙是谁,赵家的元老级人物之一,在赵家颇有势力,只不过在最近这两年被赵权步步打压,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了,但是如果你小瞧他,那你就真的离死不远了,而且,赵龙虽然处于半隐退状态,但不可否认,他在赵家势力当中,还有非常的有威望的。

  “陆老弟,你打算驱狼吞虎?”黄远征脑海中闪过一道光芒,开口说道。

  “呵呵,黄老哥,你太高看赵权了,他算不了什么老虎,就算是顶多是一条病虎而已,我只是不希望灭掉赵家之后,香江乱起来,到时候,万一伤到了普通人,我也于心不安,所以,干脆除掉赵权,让赵家的势力换一个主人。”

  “呵呵,陆老弟,你算有心了。”

  黄远征也识趣的没有询问这个赵家的新主人到底是不是赵龙,而是直接开口说道:“赵龙住在九龙塘繁华别墅区的三十六号别墅。”

  “我知道了,黄老哥,要是没其他的事情,我先挂电话了,等有时间找黄老哥你喝酒。”

  挂断了电话之后,黄远征沉思了片刻,直接走向书房,陆天星这一次所图甚大,这件事情有必要让自己父亲知道。

  挂断和黄远征的电话后,陆天星在大门口等了一会,等到玫瑰从房间出来后,两人直接进入了电梯,而白芷晴则是在麦克的陪同下去了程豹的安保公司。

  马路上,陆天星驾驶着保时捷suv,看着身边面色冷若冰霜的玫瑰,轻声说道:“玫瑰,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你要清楚,一旦你决定掌握赵家的势力,就会彻底成为香江其他势力的眼中钉,稍有不胜就有可能遇到危险的。”

  “危险?小男人,你忘了我是谁了,自我成立遇到玫瑰会以来,遇到的危险多不胜数,不在乎多一次,要是害怕危险,我就不会来香江了,更不会成立什么阎罗殿了,何况,我今天早上的时候已经打电话让浮屠来香江一趟了,有他在,香江没有谁动的了我的。”玫瑰淡笑着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