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点了点头,的确以浮屠的实力,除非是天级巅峰或者是神话境界人出手,其他人想要伤害到玫瑰几乎不可能,何况身边还有一名精神异能者的存在,一明一暗,想要伤害到玫瑰几乎不可能。

  “不过,这一次你还是小心一点,我不希望你再出现任何的危险。”

  “小男人,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玫瑰的脸上绽放出了一道灿烂的笑容,笑容犹如盛开的玫瑰花一般,娇~艳无比。

  “不错,我是在担心你,我不希望你再出现任何的危险,也不要将自己置身在危险当中,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家法伺候。”陆天星看了玫瑰一眼,没有任何的犹豫,重重的说道。

  “家法,什么家法啊,就像昨天晚上给人家打针的家法吗?”玫瑰身子一颤,眼中浮现出一抹浓的化不开的爱意,脸上却露出风情~万种的表情,趴在陆天星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日。”

  陆天星身子一颤,险些将车子撞在马路边上,吓得他连忙握紧方向盘,苦笑着说道:“玫瑰,你能正经一点吗?我在开车,小心出车祸。”

  “那你可以把车子停下来啊,咱们可以找一个僻静的地下停车场,说起来,我还没有在车上试过了,你不想去试试吗?”

  玫瑰一脸妩~媚的说道,整个人都像是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如果从侧面看,肯定会让人以为玫瑰正在和陆天星做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

  “不想,我不是那种人?”陆天星义正言辞的说道,他要忍住,不然照这么疯狂下去,他迟早要完蛋。

  “真的吗?那为什么你的小兄弟抬起头要吃肉了。”

  说着,玫瑰的手指轻轻的往下滑,落在陆天星的关键部位上……。

  ……

  与此同时,赵家会客大厅中,气氛显得格外凝重。

  这个会客大厅的占地面积很大,大约有接近两百多平方,会议室中央摆放着一张巨大的椭圆形会议桌,中间空心,摆放着不少让人赏心悦目的观赏性植物。

  不过,此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欣赏这些植物,在会议桌两旁坐着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全部都是赵家势力下的各个头目,身上都是散发出一种彪悍的气息,坐在首位的上的则是赵权,而诸葛玲则是坐在赵权的身边,充当军师,为赵权出谋划策。

  此时,所有人的嘴上都叼着一根香烟,脸色都是阴沉一片,使得原本就有些凝重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起来,让人有一种喘不出气来的感觉。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昨天晚上黄家对赵家势力突如其来的扫荡,毫无征兆的扫hei行动,直接让赵家直接损失了不少的人,甚至一些重要人物也被警察给抓走了。

  此时此刻,相比于昨天意气风发的赵权,今天的赵权整个人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眼窝深陷,双眼布满了血丝,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和狠辣的光芒,落在人的身上,让人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不寒而栗。

  好半天,赵权才狠狠的将手中的香烟按在烟灰缸中,沉声说道:“在座的诸位都是赵家各个势力的老大,今天把我只所以把你们全部找来,是因为什么事情,不需要我说大家都十分清楚了,你们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老大,有什么看法,黄家这一次分明是欺人太甚,现在都已经打上门来了,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直接跟他们拼了,我猛~虎~堂可不怕他们,他们黄家有高手,我们有得是重武器,他们的武功再高,能高过子弹不成,大不了跟他们鱼死网破。”

  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率先开口,浑身上下散发出暴虐的气息,手指握在一起,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他是赵权一派的人,也是赵权手底下的高手之一。

  “不错,老大,刘彪说的没错,这口气我们绝对不能咽下去,不然的话,以后在香江其他人会怎么看我们,认为我们就是吃软怕硬的懦夫,不过,有一点我不赞同,黄家有高手坐镇,我们不宜和黄家面对面的硬拼,这对我们没有好处,最好的办法是将黄家的高手引出来,然后一起动手灭掉他们,没有了高手坐镇的黄家,在我们眼里和纸老虎没有什么区别。”又有一个人站起来附合道,他同样是赵权的人。

  “不错,这个办法不错,我们暗中埋伏起来,然后派人将黄家的高手引出来,只要他们进入我们的包围圈,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又有一人开口说道。

  “哼,说的好听,谁去引黄家的高手,谁不知道黄家的高手实力有多么可怕,你去引,还是我去引,万一杀不死他们,你们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魏老大,你怕死吗?现在黄家都骑到我们的头上来了,难道还要我们忍气吞声不成,如果你要是害怕了,立刻交出你手上的势力,然后滚回家带孩子,我相信黄家肯定会放过你的。”

  “你特么的说谁呢!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这个小瘪三……。”

  “你来啊,魏老大,别以为你是以前的元老,但是你现在老了,我一只手随便收拾你。”

  “你……。”

  “好了,够了,统统给我闭嘴。”

  看到会议大厅有动手的打算,赵权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声说道:“你看看你们像什么,黄家还没来就开始窝里斗了,你们是不是嫌活的够久了,刘彪他们说的没错,我们赵家在香江这么多年了,靠的不是委曲求全,而是手上的拳头,这一次我们要是认输了,那就彻底的输了,你们认为黄家会放过我们吗?”

  “无论如何,黄家都不可能放过我们赵家,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跟他拼了,哪怕是死,我们也要让他黄家吃不了兜着走,也要从他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让他知道我们赵家也不是吃素的。”

  赵权的声音在会议大厅回荡,阴森的目光扫过周围所有人。

  第二更送到,求支持,求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