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混蛋,赶紧放开我。”

  沈曼君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她现在几乎要怀疑陆天星是不是从哪个山沟沟里面跑出来的愣头青,要知道在整个华夏,沈家不亚于一个庞然大物,不知道让多少人闻风丧胆,偏偏陆天星对此无动于衷,脸色都变化一下,好像听到的是一个普通家族的名字。

  “动什么动,给老子老实一点。”

  陆天星没有理会沈曼君吃人的目光,而是直接抬起手臂一巴掌拍在沈曼君的翘tun上。

  “啪!”

  一声脆响,陆天星感觉弹性非常的好,连手掌都快被弹了起来。

  屈辱!

  赤果果的屈辱!

  沈曼君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天星,她一向没有把任何男人放在眼中,洁身自好,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顶多是礼貌性的握手,可是现在,这才多少天啊,不仅让一个男人给调~戏了,连自己的身~体~都让一个男~人看了。

  现在倒好,连自己最私密的地方也让一个男人给打了,而且,这些事情全部都是同一个男人做的。

  耻辱,天大的耻辱。

  京城沈家的凤凰,独生女,未来沈家的家主,在香江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更衣室居然让一个男人给打了屁~股,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整个华夏都会震动起来。

  沈曼君,沈家的独生女,未来沈家的掌门人,谁能娶到沈曼君,不亚于得到了整个沈家。

  “你竟然敢打我?王八蛋,我沈曼君发誓,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的。”

  沈曼君双目喷火的望着陆天星,如果现在她的手上有一把刀,她一定毫不犹豫的阉了陆天星这个混蛋。

  “打你又怎么样?我是你未来的老公,敢跟你未来的老公耍横,看来是刚才的教训还不够了。”

  说着陆天星再次伸出了手掌,毕竟刚才的滋味不错,何不再尝试一次,反正已经得罪了,不在乎多得罪一次。

  “啪!”

  于是陆天星很干脆的抬起手掌,朝着沈曼君的翘tun再次打了一下。

  “啊!你这个混蛋,变~态,臭流氓,你死定了,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我要把你剁碎了喂狗。”

  屁股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让沈曼君忍不住大声尖叫了起来,双腿更是挣扎了起来。

  “啪!”“啪!”

  沈曼君的话音未落,陆天星又是几个巴掌打在上面,充满弹性的手~感,让陆天星一阵口干舌燥,这女人太~诱~人了。

  “混蛋,混蛋,你这个混蛋。”

  沈曼君再也顾不上什么仪态,破口大骂起来,但是心中却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悸动,一种异样的感觉传遍全身,仿佛有无数蚂蚁在身上爬,让她觉得浑身的不自在。

  “这就是教训,女人嘛,在家相夫教子就行了,不要一天到晚东奔西跑的,很容易遇到坏人的。”陆天星看着沈曼君说道,虽然很想再感觉一下那种惊人的弹性,但是最终陆天星还是忍住了。

  玩火不能太过了,不然会引火自wen,玩大发了就不好收拾了。

  “我记住你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沈曼君瞪大了眼睛,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似乎想要把陆天星的影子牢牢的记在心中。

  说完,沈曼君干脆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了动作,一副任~君~采~摘的动作。

  见到沈曼君没有了动静,一副你尽管来的模样,陆天星顿时失去了兴趣,他之所以说那些话,完全是想要吓吓沈曼君,顺便报一下一天前沈曼君对他冷嘲热讽的仇,他虽然喜欢美女,但还不至于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让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献~身,远远好过强~行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流氓和采~花~大~盗永远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心中的火焰,陆天星松开了沈曼君,往后退了几步:“你走吧!我突然发现你不是我的菜,为了你蹲监狱,似乎有点不值得。”

  “你放过我了?”

  沈曼君睁开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陆天星,她已经做好了失~身的打算了,没想到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是啊!难道你真有受~虐的倾~向不成,想让我弓虽女干你,不可否认,你长得的确很漂亮,但是我可不想为了一个女人去蹲监狱,只有二傻子才会这么做,这世界上女人这么多,错过了一朵鲜花,后面还有一大片鲜花海洋呢!牡丹花,玫瑰花,月季花各种花都有,我干嘛要为你去蹲监狱啊。”

  陆天星无语的白了沈曼君一眼,他刚才似乎从这个女人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失望,这尼玛是啥情况,难道这女人真有S~M~倾~向。

  沈曼君没有说话,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发现原本一脸邪恶的陆天星,此时眼光清澈,没有任何的杂质,看向她的目光波澜不惊,似乎刚才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她的一场梦而已,可是……可是她刚才明明感觉到陆天星想要对她做什么啊。

  一时间,沈曼君疑惑了起来,对于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她充满了自信,她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男人能够抵挡住她的魅力,事实上也是如此,在京城不知道有多少豪门贵公子想要得到她的垂青,不惜豪掷千金只为红颜一笑,但是没有一个成功过。

  可惜,她遇到了陆天星,一个明明打算弓虽女****,却在关键时刻放弃这个机会的男人,让她再一次怀疑起自己的魅力来,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有了皱纹,没有了以前的魅力了。

  一时间,沈曼君患得患失起来。

  “你是不是快~枪`手。”

  望着点燃了一根烟的陆天星,沈曼君思索了半天,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不是自己的魅力不够,而是这个男人是个银~枪~蜡~头,还没~做~就已经不~行~了,所以才会良心发现放过她。

  “咳咳!”

  听到这话,刚抽了一口烟的陆天星,顿时被呛得眼泪直流。

  银~枪~蜡~头,谁见过能在床上坚持几小时的银~枪~蜡~头?能比过他的除了国~足的九十分钟不射,谁敢和他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