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安琪儿也看见了一直站在岸边的陆天星,嘴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游到陆天星身边,双手趴在游泳池的边缘,仰头看着陆天星轻笑着说道:“判官,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怕你老婆,大晚上不准出来呢!没想到你这么猴急的跑过来,脸上都有汗水了,怎么样,要不要下来陪我游泳,这水可冰凉了。”

  说着,安琪儿捧起水,轻轻的浇在自己的身上,嘴角带着妩媚的笑容。

  陆天星看到安琪儿这幅模样之后,只感觉丹田之中瞬间升起一股邪火,使劲的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不热,我不想洗澡,你找我不是有事情商量吗?可以说了。”

  “事情可以待会再说,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判官,你觉得呢!”

  安琪儿白了陆天星一眼,身子竟然凭空水中悬浮起来,稳稳的落在游泳池边缘,扭着xing感的腰肢,一步步的朝着陆天星走过来,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扑入陆天星的鼻孔当中。

  “判官,人家今天总算见识过了,什么叫做冲冠一怒为红颜,堂堂的冷血判官竟然为了两个女人,毫不犹豫的灭掉了香江势力滔天的赵家,这简直是男人当中的男人,你知道吗?自从听到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表现之后,人家发现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你彻底住进人家的心里,你要是走了,人家空~虚~寂寞了怎么办,你这个冤家……。”安琪儿一脸柔情的说道。

  说话的同时,安琪儿那令所有男人都拒绝不了的火~辣~娇~躯直接扑到陆天星的怀里,那略带冰凉的手指在陆天星的脸上轻轻的抚~摸,吐气~如兰,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呻yin,让人觉得心中仿佛有猫爪子在挠一样。

  “判官,你知道吗?我真的好想你,这一年多来我一直都在想你,可惜,你明天就要离开香江,但是,今天你必须要好好补偿人家才行,不然,人家就挺着大肚子去找你老婆,说你始乱终弃。”

  说话间,不等陆天星开口,安琪儿火~热的红唇,直接吻在了陆天星的嘴巴上。

  陆天星身子一颤,只觉得心中的火焰一下子被撩~拨了起来一样,再也忍不住心头的火焰,直接将安琪儿给抱了起来,然后自己直接纵身跳进了游泳池中。

  反正这是安琪儿的私人花园,没有她的命令,别说是人了,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根本不用担心有人会闯进来。

  没过多久,一阵水花飞溅的声音从游泳池传了出来,悦耳的声音仿佛音乐一般在游泳池周围回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悦耳动听的声音终于消失了,不过,此时两人已经不是在游泳池了,而是回到了私人花园旁边的卧室当中。

  陆天星抱着安琪儿,嘴角叼着一根烟,吞云吐雾,而安琪儿则是靠在陆天星的胸膛上,俏脸上带着一抹化不开的红晕,胸膛一阵剧烈的起伏,显然刚才是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你这头种~牛,你们华夏不是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吗?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强,我这块地~都快扛不住了,你居然还有余力,怪不得你这个家伙这个风流,感情你老婆~满足~不了你。”安琪儿气喘吁吁的白了陆天星一眼,娇声说道。

  “这关我什么事情,明明是你这个妖精不知好歹的挑衅我的,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陆天星扔掉手上的香烟,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种事情对于任何男人来说,绝对是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没有之一。

  “谁挑衅你了,我只是邀请你一起游泳而已,谁知道你这个家伙不怀好意,趁着我是一个弱女子没有力量,故意动手动脚,再说了,我要是不抓紧时间好好享受一番,等以后天知道要多久我们才会见面,我要榨~干你才行,省得你一天到晚去找别的女人。”

  安琪儿听到陆天星的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对了,判官,我听说你打算离开香江了?”

  “恩,我打算明天就走,现在香江的事情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留在香江没有什么意义了。”

  陆天星点点头,看着安琪儿,道:“对了,你问我这个做什么,难道你也想离开香江了?”

  “暂时不着急离开香江,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香江或者离开华夏,再说了你的小情人能创建阎罗殿,我为什么不能扩大天使情报站,经过追查天神这一件事情,我发现,天使情报站虽然在欧洲算得上一流情报组织,但是在国际上还差的太远了,我想要建立最强的情报组织,心随我动,只要我愿意,我就能随时随地知道任何消息。”

  安琪儿语气带着一丝坚定之色,她和玫瑰是同一类人,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

  听到安琪儿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你知道阎罗殿?”

  “那当然了,我是谁,天使情报站站长安琪儿,我想要知道什么,没有谁能隐瞒的了。”

  安琪儿一脸傲娇之色,看着陆天星道:“判官,你真的打算创建一个全新的势力吗?地府佣兵团怎么办?”

  “地府佣兵团是地府佣兵团,阎罗殿是阎罗殿,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何况你认为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陆天星苦笑一声,他原本回到都市是打算好好享受一番生活,做一个普通人,否则,他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待在一个破旧小区一年多的时间,可惜,最终事与愿违,一连串的事情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

  白芷晴是他的女人,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死在别人的手上,但天神同样也不可能放弃悬赏白芷晴这件事情,为了保护自己的女人,他同样也不会放过天神,在这种种情况之下,他不得不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

  地府佣兵团固然很强,但绝对不可能大规模进入华夏,正如他以前说的,如果大规模进入华夏,恐怕还没有见到天神,就被炎黄组给灭掉了,炎黄组可以容忍曼陀罗,铁牛和浮屠等人进入华夏,但绝对不允许地府佣兵团大规模进入华夏。

  桀骜不驯的雇佣兵,放在哪里都是一个随时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没有谁愿意把这么一个定时炸弹放在自己的身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