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小冰,咱们能不能讲点理,什么叫做我在编啊,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当时跟你一样,早就喝的有点醉了,哪里会在乎那么多东西,再说了,你当时在我怀里扭来扭去,你觉得一个正常的男人还会在意其他的吗?尤其是怀里还抱着一个绝世大美女的时候。”陆天星开口为自己辩解道。

  “反正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陆天星顿时一脸的黑线,无言以对,和女人讲理,人家和你蛮不讲理,你丝毫招数都没有。

  毕竟蛮不讲理是女人的专用武器。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坐起身子,准备下床穿衣服。

  下一刻,陆天星那誓要征战沙场的兄·弟立刻落入了薛冰的眼中,薛冰的俏脸顿时通红一片,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林雅妃所说的晨·练。

  薛冰看着陆天星,一脸鄙视的说道:“陆天星,你真是一个禽兽,我明明看网上说,男人在疯狂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肯定是有气无力,你这个混蛋怎么还是这样,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偷吃药了。”

  “一边玩去。”

  陆天星在听到薛冰的话之后,恨不得一巴掌狠狠的抽在薛冰的屁股上,什么叫做他偷偷吃药了,他这是实打实的战斗力,他需要吃药吗?这简直就是对他赤果果的侮辱。

  “小冰,我告诉你,你这是对我的诽谤,赤果果的诽谤,你觉得我需要吃药吗?你觉得吃药了,就能拥有我这么可怕的战斗力吗?我告诉你,这就是天生的本钱,现在相信我以前跟你说的话了吧!只要用过的女人,都说好。”

  “哼,是吗?”

  薛冰一脸鄙视的看着陆天星,故作不屑的撇撇嘴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银枪腊头,外强中干,有本事咱们再来一场。”

  “再来一场?”

  陆天星瞳孔放大,表情有些诡异,这女人实在跟他主动邀战吗?

  “怎么你不敢吗?”

  薛冰高昂着脑袋,宛如骄傲的白天鹅一样,直接挑衅陆天星:“你要是不敢,你就承认你是银枪腊头,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小冰,这可是你说的,你信不信我真的让你两天下不了床。”

  陆天星一脸凶神恶煞的看着薛冰,银枪腊头,这绝对是对男人最大的侮辱。

  “哼,嘴炮。”

  薛冰不屑的撇撇嘴。

  薛冰的这番话就仿佛催化剂一样,让陆天星脸色都变了变,一阵龇牙咧嘴的说道:“小冰,这可是你逼我的。”

  而这个时候,薛冰那双修长的美·腿已经夹在了陆天星的腰上,脸上带着化不开的红晕,有些凸起如兰的说道:“有种你就用事实说话……。”

  面对这样的挑衅,如果还真可以忍受,坐怀不乱,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一时间,整个房间当中再次充满了重重的喘息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天星和薛冰两人渐渐的分开,在灯光的照耀下,陆天星浑身上下都是汗水。

  而薛冰那原本白皙的娇躯此时红晕一片,此刻薛冰似乎还一直沉寂在那种让人迷醉的感觉之中,她没有去擦身上的汗水,而是闭着眼,安安静静的躺在陆天星的身边。

  “啪!”

  陆天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慢慢的抽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薛冰睁开了那双迷人秋眸,眸子里一片迷离,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那种飘飘·yu·仙的感觉当中回过神来。

  薛冰如同一只猫咪一般,整个人都趴在陆天星的怀中,那纤细的手指不知道在陆天星的胸前在写什么。

  不知不觉中,香烟燃尽,陆天星低头看了一眼薛冰,一脸戏虐的说道:“小冰,怎么样了,你现在觉得我还是银枪腊头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冰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之色,陆天星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头牛,刚才要不是她主动求饶的话,估计陆天星这个家伙还会不依不饶,没有一个小时是结束不了了。

  虽然心中是这么想着,但是薛冰嘴上却故作不屑的说道:“你别得意的太早了,现在只不过是开始而已,迟早有一天我会证明你是一个银枪腊头的。”

  陆天星在听到薛冰的话后,一脸的黑线,一句话也不说,直接翻身将薛冰给压在了身下:“小妞,这可是你逼我的,不用等以后了,就现在好了,现在我继续证明我到底是不是银枪腊头。”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冰的脸色陡然一变,她现在感觉到身下火辣辣的一阵疼,这要是再这么继续下去,她真的担心自己要在床上躺好几天了。

  看着薛冰脸上浮现出害怕的神色,陆天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洋洋的神色,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能够在床·上·让女人感觉到害怕的话,这绝对是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甚至没有之一。

  “好了,小冰,逗你玩的。”

  陆天星伸手在薛冰的翘·tun上拍了一下,说道:“你现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去洗个澡,然后让酒店给我们送点吃的过来。”

  说着,陆天星低头在薛冰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转身,朝着浴室走了出去。

  而薛冰盯着陆天星的背影,眼中闪过一道古怪的光芒,在看到陆天星走进浴室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自己也是从床上站了起来,立刻大步流星的朝着浴室走了过去。

  时间悄然流逝,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卧室的门才被人从里面给打开了。

  陆天星和薛冰两人身穿着睡衣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只不过相比于陆天星脸上带着这的灿烂笑容,薛冰的脸上则是带着一丝化不开的红晕,甚至还时不时的用眼神狠狠的剐过陆天星,那模样就如同恨不得把陆天星给生吃了一样。

  虽然是这样,但是薛冰却什么都没有说,反而像是一个乖宝宝的一样,跟在陆天星的身后,朝着餐厅走过去。

  PS:还有一更可能会晚一点,抱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