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这一切之后,黄正德重新坐在了沙发上,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少,这一次我找你来,是代表我儿子向你道歉的。”

  “道歉?”

  听到黄正德的话,陆天星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眯着眼睛说道:“黄老爷子何出此言。”

  听到陆天星的话,黄正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道:“陆少,明人不说暗话,相信陆少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多说了,我知道这一次是我们黄家的错,不管陆少你如何惩罚我们黄家,我们黄家都无条件接受?”

  “无条件接受?”

  陆天星在听到这话之后,眯着眼睛看着黄正德,语气淡淡的说道:“黄老爷子,你应该知道我对待叛徒的做法是什么,你就不怕我将黄家连根拔起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黄正德深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陆少,如果你真的想要将黄家连根拔起的话,我们黄家决不反抗,这一次是我们黄家有错在先,哪怕陆少将我们黄家连根拔起,我黄正德也绝对没有任何的怨言。”

  听到黄正德的话,陆天星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黄正德的身上,那模样就仿佛想要看看黄正德是不是在撒谎一样。

  黄正德没有任何的躲闪,而是坐在那里,丝毫没有没有躲闪陆天星的目光,那模样就仿佛再说,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相比于表面的平静,实际上在黄正德的心中,可以说充满了忐忑不安之色,内心充满了不安之色,但是黄正德却十分的清楚,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他想要让黄家度过这一次的劫难,想要让陆天星心中的芥蒂消失,只有这个办法。

  一时间,整个客厅当中都陷入到了诡异的安静,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陆天星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并没有开口说话。

  陆天星没有开口说话,黄正德当然也不敢开口说话,只能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好半天陆天星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和黄少是朋友,这一次我就权当没有发生过,放过黄家这一次。”

  听到陆天星的话,黄正德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之色,道:“多谢陆少宽宏大量……。”

  “你别高兴的太早了。”

  没有等黄正德把话说完,陆天星直接摆摆手,打断了黄正德的话,淡淡的说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黄老爷子,这一次我是看在黄少的面子上,饶过黄家一次,但是不代表有第二次,可一不可二,如果再有下次的话,我不介意让黄家从这个世界上烟消云散,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的。”

  话音落下,陆天星眼神微微眯起,一道惊人的杀意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浓郁的血腥气息一瞬间弥漫在空气当中,让整个空间一下子进入到了寒冬腊月,滴水成冰,就连桌子上原本热气腾腾的茶水在一瞬间就变得冰凉到了极点,隐隐约约似乎有白色寒霜凝结在杯子上。

  一念之间,天地变色。

  黄正德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外界一直传言陆天星的实力有多么多么的可怕,但那一切终究只不过是传言而已,唯有切身体会过陆天星的可怕,你才知道自己要面临的敌人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哪怕黄正德也是神话级中期的武者,但是此刻在陆天星的面前,黄正德感觉自己就仿佛地面的一只蚂蚁一样,脆弱的不堪一击,只要陆天星愿意,一只手就能够轻松碾死他,在陆天星的手上,他毫无还手之力,翻手可灭。

  这一丝杀意,来得快,去的也快。

  几乎在转瞬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要不是桌子上已经凝结成冰的茶水告诉着所有人这里曾经有多么可怕的寒冷降临过,几乎没有人会想到刚才有一个绝世杀神爆发出了恐怖的杀意。

  在杀意消失的那一瞬间,黄正德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了一样,直接不顾形象的躺在了沙发上,大胸膛一阵剧烈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带着一丝化不开的恐惧之色。

  虽然刚才陆天星那一丝的杀意并不是针对他,但是黄正德却感觉自己整个人就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一般,后背都是被冷汗给湿透了,额头上更是大汗淋漓,整个人都仿佛从水里面捞出来的衣同样。

  陆天星没有理会黄正德的反应,而是缓缓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在陆天星的手指刚刚接触到茶杯之后,那原本凝结成寒冰的茶水,在一瞬间就融化了,开始冒出了一阵热气,竟然在一瞬间直接被陆天星的真气给加热了。

  看到这一幕,黄正德脸色再次变了变,让真气将水加热,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隔着茶杯,并且让茶杯不破碎,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已经是对真气掌握了十分精妙和变态的地步,才能走做到这一点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黄正德看着陆天星,恭恭敬敬的说道:“多谢陆少你手下留情,我可以向陆少你保证,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出现了,否则的话,不需要陆少你亲自动手,我黄正德就亲自出手,清理门户。”

  陆天星在听到黄正德的话之后,语气淡淡的说道:“黄老爷子,那就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记住这句话,千万不要忘记了,否则,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如何,我既然能够让黄家成为香江的第一家族,我同样可以让黄家灰飞烟灭,我想我应该有这么能力做到这一点的。”

  “是,是,陆少,你放心,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说着,黄正德的身上闪过一丝狰狞的杀意,以后谁要是敢再说这话,那就别怪心狠手辣了。

  陆天星在感受到黄正德的杀意之后,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他之所以给黄家这么一次机会,只是因为黄家虽然想过背叛阎罗殿,但至少没有付诸行动,而且,黄正德也在一直劝说黄远征不要背叛阎罗殿,否则的话,他就算不灭掉黄家,也绝对会让黄家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