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苍天的声音充满了不屑,如果说在没有见到陆天星的时候,他或许觉得陆天星这一次一定会死在京城,但是在今天下午的时候,他见过陆天星一面之后,他才知道陆天星有多么的可怕,哪怕是他在面对陆天星的时候,都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就好像是他如果敢对陆天星的动手的话,那么死的人一定会是他一样。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年轻人。

  在葛苍天的心中直接给陆天星定下了一个评价,甚至葛苍天觉得,只要陆天星不死,那么陆天星必定是一个比陆家老爷子更可怕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奈何得了陆天星,也杀不了陆天星。

  男子在听到葛苍天的话之后,就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送我们唐少去地狱,葛苍天你以为陆天星是什么东西,当年的陆天战都死在了京城,区区一个陆天星还能够翻天不成,他这一次必死无疑。”

  葛苍天并没有反驳男子的话,而是淡淡的说道:“你的话说完了吗?说完了,你就可以上路了。”

  “你真的敢杀我?”

  男子一脸怨恨的看着葛苍天。

  “上路吧!”

  葛苍天懒得多说什么废话,手臂一拂,一道刀气瞬间撕裂了空气,掠过了男子的脖子。

  男子身子顿时僵住了,双眸圆瞪,死死的盯着葛苍天,死不瞑目。

  葛苍天看了一眼男子的尸体,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身影一闪,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晚风吹拂而过,吹散了弥漫在空气当中的血腥气息,除了一具尸体,。这里就仿佛从来没有什么人出现过一样。

  ……

  晚上九点左右的时候,黄家的私人飞机终于抵达了京城,飞机在机场的上空盘旋了一阵之后,在收到机场指挥中心的指示之后,在指定的跑道上平稳降落。

  当飞机挺稳之后,美丽的空姐立刻打开了舱门,陆天星背着一个旅行包,缓缓的从飞机上走了下来,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而与此同时,在机场的外面,一辆宝马七系缓缓的从远处开了过来,吸引了周围一些人的目光,宝马七系这种车子在京城或许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一些普通人来说,这已经算得上是豪车了。

  车子缓缓的停在了马路边,车门打开,一只黑色的高跟皮鞋率先从车里面踏出来,小巧的皮鞋,纤细的鞋跟,无一处不显示着别具匠心,随后是修长的美·腿从车上他了出来,哪怕现在已经是初冬,但是却依然掩盖不了那美·腿的修长,顺着那修长的美·腿往上面看,可以清晰的看到美·腿和tun·部之间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看一眼就让人有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周围人的都是楞了一下,谁也没有想到,驾驶着宝马七系的司机竟然会是一位气质超绝的美女。

  黑色的细跟高跟鞋,一双修·长,让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想要搂住亲吻的美·腿。

  只不过这位美女的身上穿的并不是当前最时尚潮流的服装,而是一件比较休闲的服饰,但正是这样,让这位气质美女的气质变得更加截然不同,用倾城绝代来形容也不过分,那休闲的服饰依然掩盖不了她那纤细完美的腰身以及呼之欲出的傲人,修长的脖颈上没有任何的挂饰,一张绝美的脸上没有浓妆淡抹,却也不是素面朝天,显然是经过了特殊的打扮。

  一头青丝高高的挽在头顶,只留下两道发丝垂在耳际,正是现下最流行却很少见的发型,因为一般的女人根本配不上这个高雅的发型,就算勉强做好只会变得更加庸俗,给人一种东施效颦的感觉。

  可是这个女人做成这样的发型却给人一种完美的感觉,仿佛这个发型就是设计者专门为她量身打造的一样。

  高贵,典雅,她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身上没有霸气却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形成一个特殊的气场,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而就在这个女人下车了之后,副驾驶的车门也在第一时间打开,又是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这同样是一个十分漂亮,并且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不过,相比于副驾驶走下来的美女,这个美女就仿佛感觉不到那刺骨的寒意一样,身上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脚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微微有些紧身的连衣裙将她那火辣无比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她身上那股妩媚和成·熟·女人的韵·味让所有人望尘莫及。

  她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只要轻轻地咬破外面包裹的一层薄·皮,她就可以滴出水来。

  如果说前一个美女可以激起男人心中的征服感,那么后面这个女人看一眼就让人心头冒火,恨不得直接把她压在身下。

  当看到这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两个女人的时候,一些正打算走进机场的男人都是控制不住的停下了的脚步,纷纷将目光落在了这两个女人的身上,他们实在是想象不出一个女人可以完美到这种程度。

  这一刻,不少男人纷纷不由自主的觉得家里那曾经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神和眼前女人一比简直如同猪八戒的二大妈,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这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美女不是别人,正是白芷晴和林雅妃。

  在得到陆天星从香江要回来之后,白芷晴和林雅妃两人算准的时间,开着车来到了机场,等待着陆天星的到来。

  林雅妃从车上下来之后,目光扫过周围,对于传来的种种目光完全的视而不见,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了。

  扭着那水蛇腰,林雅妃一步步的走到白芷晴的身边,微笑着说道:“小晴晴,今天这么积极的跑到机场来做什么,这才分开两天而他一,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的男人了,怎么样,今天晚上要不要我把别墅让给你们两个住,毕竟你们两个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肯定会特别的疯狂的,今晚别墅就剩下你们两个人,这样你就可以放肆的玩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