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白芷晴听着曼陀罗的话,心中泛起一道道的涟漪,她当然知道陆天星爱自己了,否则也不会因为彭天龙绑架自己,一怒之下,灭了彭家,也不会因为自己出事,而直面香江势力赵家,这一切切都说明陆天星爱她,否则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可是,陆天星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这让她怎么也过不了这一关,一想起来这些,心中就莫名的疼。

  看到白芷晴的脸色,曼陀罗小心翼翼的说道:“嫂子,你就原谅我哥这一回好不好,我哥真的非常爱你,不相信的话,等下等他回来,嫂子你可以直接问他。”

  白芷晴轻轻的扫了曼陀罗一眼,没有再说其他的,只是怔怔的望着天花板出神。

  看到白芷晴的模样,曼陀罗几次想要张嘴劝说一下白芷晴,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去说,毕竟这件事情是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之间的关系,她终究是一个外人,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件事情只怕唯有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才能解决了。

  不过,很快病房中的平静被打破了,之前替白芷晴诊断身体的那名女医生带着几名护士推着一些检查仪器走了进来,开始检查起了白芷晴的身体。

  十五分钟后,这名女医生才让护士推着仪器出去,看着白芷晴说道:“白董事长,你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只不过你由于是急火攻心才导致昏迷的,所以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才行,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忙于工作,不然的话,说不定会引起更坏的结果,必要的话,还是留在医院安心休养比较好。”

  “不行,白氏集团现在正在发展的重要性阶段,我不能在医院待着,我要出院。”听到这话,白芷晴立刻开口说道。

  “嫂子……。”

  曼陀罗叫了一声,话没有说完,就被白芷晴给打断了,道:“曼曼,你放心好了,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的,在医院也是休息,在公司也是休息,医生,麻烦你给我开点药就好了,我现在就要出院。”

  “不行,你现在哪里也不准去,必须给我乖乖的听医生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来,陆天星提着一个塑料袋从外面走进来,对着身边的女医生说道:“魏医生麻烦你了,我们不出院,多住几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把身体养好,住个十天半个月都没问题。”

  “呵呵,陆先生你言重了,白总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比较虚弱,所以才要留院疗养几天而已,工作的问题倒是可以处理,不过要注意休息时间就好了,陆先生,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还有其他病人,得先离开了。”

  “魏医生,要不要我送送你?”

  “呵呵,不必了,陆先生你陪着白董事长就行了。”

  女医生冲着陆天星笑了笑,带领着护士转身离开了病房。

  “陆天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凭什么管我。”等到女医生离开之后,白芷晴满脸不爽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凭我是你的老公,凭我是你儿子未来的爹,这个理由够不够。白芷晴,我告诉你,你不把身体给我养好了,你就休想离开医院。”陆天星重重的说道。

  “你这是非~法~拘~禁……。”

  白芷晴脸色难看的看着陆天星。

  “没错,我就是非~法~拘~禁,但是你没得选择。”

  陆天星毫不示弱,目光瞪着白芷晴,没有任何妥协的目光。

  “哼,看什么看,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明明是你自己做错了,居然还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女不跟男斗,我懒得理你,哼,瞪着那么大的眼珠子,早晚变成斗鸡眼。”

  最终白芷晴率先败下阵来,嘴里发出不满的冷哼声,像是一个正在生气的小女该一样,气鼓鼓的扭过头去,一副我懒得理你的模样。

  看到白芷晴宛如小女孩的模样,陆天星有些好笑的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旁边,一屁股坐在白芷晴的旁边,笑着说道:“老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你以前不是喜欢吃苹果吗?我刚才特地从楼下给你买了几个苹果,可甜了,你想不想尝一尝。”

  白芷晴依旧背对着陆天星,气鼓鼓的模样,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但一双耳朵却高高的竖起了。

  “哥,给我尝尝怎么样。”曼陀罗在一旁忍不住的开口说道,她现在的心情跟陆天星手上的苹果差不多,红彤彤的,很阳光,因为她发现,当陆天星说出我是你老公,我说了算的这些话的时候,白芷晴没有反驳,很显然,在心中白芷晴已经开始原谅陆天星了,这怎么让她不开心。

  “一边玩去,有你什么事情,想要吃自己下楼买去。”陆天星白了一眼曼陀罗,没好气的说道。

  “哥,你这是过河拆桥,你这是忘恩负义……。”

  曼陀罗不满的叫了一声,气鼓鼓的看着陆天星,刚才要不是她在一旁说好话,白芷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云开雾散了,这是典型的新人娶进房,媒人扔过墙的典范,太气人了。

  “那又如何,想要吃,自己动手,多大人了,不知道什么叫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

  陆天星瞥了一眼曼陀罗,目光重新落在白芷晴的身上:“老婆,你怎么不说话,你不说就默认了,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作为奖励,我决定亲自给你削苹果,然后喂你吃。”

  虽然和陆天星相处了这么久了,对于陆天星那堪比城墙厚的脸皮已经有了足够大的抵抗力,但是白芷晴现在依旧觉得似乎低估了陆天星的脸皮了,自己明明在生气好不好,什么时候变成了自己同意了。

  果然没有不要脸,只有更不要脸。

  “陆天星,你能不能正经一点。”白芷晴转过头,看着陆天星,叹了一口气说道。

  “正经,我怎么不正经了,替老婆削苹果就不正经,那其他的男人替自己老婆洗nei衣nei裤岂不是更加不正经了,活脱脱的一个色狼有木有。”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嘿嘿笑道。

  第一更送到,接下来还有一张,更完就去睡觉了,剩下的明天继续更,昨天坐车太累了,早上六点起床,收拾东西,七点的车,从七点上车到下午五点多才到家,累死了,先更两张,剩下的明天早上继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