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你们不要说了,赶紧过来吃饭,再等下去,饭菜都凉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开口说话的何彩兰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你们先去坐着,我去楼上看看曼曼,顺便叫她下来吃饭。”

  “奶奶,你在楼下等着,我去楼上叫曼曼下来吃饭。”

  说着,白微微就准备跑到楼上去叫曼陀罗。

  “微微等等我,带我上去吧!顺便我帮你说说好话,让曼曼原谅你。”

  说着,江流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谢谢外公,我最喜欢你了。”

  说着,白微微啪叽一下在江流风的脸上使劲的亲了一下。

  “好了好了,先带我上楼。”

  “恩,外公,我扶着你。”

  看着江流风和白微微朝着楼上走去,白桥山轻轻的摇了摇头,也随之站了起来,跟何彩兰说了一声之后,自己也是朝着楼上走了过去。

  ……

  而与此同时,一辆中档别克商务系轿车已经来到了白家祖屋附近。

  现在已经是初冬,整个魔都的天气已经变得充满了寒意,在街道上除了那时不时出现过的车辆之外,在大街上几乎看不到多少的行人在其中行走。

  唐风云来到白家祖屋附近之后,并没有当即动手,而是开着车在白家祖屋周围转悠了起来。

  虽然唐风云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他却没有因此有任何的小视之心,毕竟地利这种东西很重要,他必须要先观察一下四周的地形位置,然后在精心的策划一下,才能动手。

  而且,机会只有一次,要是这一次不成功的话,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白桥山肯定会被重重保护起来,他想要在找到再次动手的机会那几乎不可能,更别说距离初五只有两天的时间。

  可以说,唐风云非常的小心,小心到了极点,甚至每一次转悠,都会换一辆车,换一张面孔,小心谨慎无比。

  唐风云一边开着车,一边透过车窗,将四周所有的一切都给默默的记在了心中,同时那内心之中默默的推算着,自己动手以及撤退的方向。

  转了几圈之后,唐风云将车子缓缓的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之中,心中再次开始盘算了起来。

  不得不说,陆天星对白桥山等人的安危非常的看重,哪怕是在车里里面,他那敏锐的感知力能够很清楚的感知到周围明里暗里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的防御力量,可以说将整个白家祖屋防御的滴水不漏,换做是其他的神话级境界的武者,哪怕是神话级后期的武者想要闯入其中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稍有不慎说不定就会暴露行踪,打草惊蛇。

  如果他想要动手的话,那就必须一击得手,不然就会打草惊蛇,而且一旦动手,必须要速战速决,不然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就越不利,到时候一旦玫瑰会的高手蜂拥而至,他就算成功绑架了白桥山等人,但是想要将白桥山带回蜀中,那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必须要小心翼翼,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大意之心。

  目光幽幽的扫了一眼周围,唐风云缓缓的将车子停了下来,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而与此同时白家祖屋内,江流风带着白微微,已经走进了曼陀罗的房间。

  虽然曼陀罗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毒师,用毒本事天下无双,但是曼陀罗的闺房却完全没有什么恐怖的感觉,整个房间完全都是粉红色的装饰,看上去充满了少女心的气息,充满了青春的味道。只不过,此刻房间的这份气氛却被靠窗一个书桌给完全破坏掉了气氛。

  此刻,在靠窗的一个位置,原本看起来整洁的书桌看起来却格外的恶心,在桌上有着一滩巨大的黑色污渍,而且这黑色的污渍就像是沸腾的泥浆一样,不断的翻滚着,将桌面给腐蚀掉,一股很刺鼻的味道从上面散发出来,令人有些作呕。

  而曼陀罗则是蹲在一个小桌子的旁边,不断的从身上的小包里面掏出一个又一个的瓶瓶罐罐,那纤细的双手不断的飞舞着,从这些瓶瓶罐罐当中倒出一些粉末来,不断的混合在一起,随后小心翼翼的加入一点清水。

  曼陀罗做的非常的认真,就连江流风等人走进来之后,曼陀罗也仿佛没有任何的察觉一样,专心致志的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江流风等人仿佛生怕的打扰到了曼陀罗似的,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曼陀罗的身边。

  可是还没有等江流风等人走到曼陀罗的身边,曼陀罗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扭过头看看了一眼江流风等人,随后,曼陀罗又重新扭过头去,再次专心致志的忙着自己的事情来。

  江流风等人也没有打扰曼陀罗而是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看着曼陀罗的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概过了几分钟,曼陀罗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缓的端起面前的一碗水,快步走到书桌前,将自己刚才配置出来的药水缓缓的倒在书桌那一滩散发出刺鼻味道,并且拥有强烈腐蚀性的黑色污渍上面。

  “滋!”“滋!”“滋!”

  这药水倒在黑色的污渍上面,顿时就好像滚油锅里面滴了一滴水一样,那黑色污渍顿时剧烈的翻滚了起来,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在短时间内就如同蒸发了一样,在很短的时间内,书桌上的黑色污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要不是那被黑色污渍腐蚀的破破烂烂的书桌,几乎让人怀疑,这书桌本来就是这个模样。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饶是白微微没心没肺,也是感觉到一阵后怕,忍不住的抖了抖身子,小脸上闪过一丝苍白之色,看着曼陀罗小心翼翼的说道:“曼曼,怎么样了,搞定了。”

  “还没有搞定。”

  曼陀罗哼了白微微一眼,道:“我的书桌不能用了,必须要买新的,你必须赔给我。”

  “没问题,曼曼,买书桌的钱,我给你出了。”听到曼陀罗的话,白微微立刻拍着胸膛说道。

  PS:还有更新,可能要晚一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