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唐风云对着自己的实力,有着及其强烈的自信,认为白桥山绝对不可能伤害到他的。

  但是现在白桥山表现的实在是太平静的,平静的让人感觉到可怕,毕竟,白桥山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自己这些人绝对就是冲着他来的,白桥山也知道如果自己落到他们的手里,下场肯定会非常惨,但是白桥山现在却异常的冷静,冷静的让人感觉到到毛骨悚然。

  白桥山现在变成这个模样,只有两个解释,第一那就是白桥山真的有把握将他们一网打尽,所以对于他们的到来无动于衷,完全的有恃无恐。

  第二个就是白桥山在虚张声势,明知道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又不想让他们得逞,所以选择故作冷静,给他们摆一个空城计,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企图拖延时间,等待着援军的到来。

  现在在唐风云的心中有一点偏向第一个解释,那就是白桥山真的有底牌,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因为一走进这个卧室当中,唐风云就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哪怕是亮着灯,但是他依旧感觉到了一丝恐惧在心中蔓延。

  唐风云不知道自己心中为什么会感觉到不安,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的感觉,这其中绝对有猫腻,而且,白桥山现在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

  但白桥山的底牌究竟是什么,这一点唐风云也没有猜到,只能够小心翼翼的面对眼前的这一切,确保不会自己走错一步,而且,不管有没有危险,他都不能退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唐风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头的思绪,双目死死的盯着面前坐在一旁的白桥山,冷声说道:“既然知道我们要来,那么你就应该知道自己的结局吧?”

  白桥山听到这话,从口中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所以我在等你们过来,你们也不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放心这里什么都没有,况且,你认为我们三个普通人能对你们做什么吗?”

  白桥山表现的越是这样,唐风云心中的那一丝警惕就变得越发的浓郁了起来,心中的不安之色也变得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怎么,你们不敢动手了吗?”

  白桥山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唐风云,脸上闪过一丝嘲讽之色:“你们不是想要抓住我们,用来要挟我的孙女婿吗?怎么,事到临头,不敢动手了?那你们的胆子可真的太小了,有点不合格啊,不是一个合格的绑架者。”

  唐风云在听到白桥山的话之后,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就仿佛没有看见白桥山脸上的嘲讽之色一样,缓缓的开口说道:“白桥山,你是我见过胆子最大的,不愧是曾经上过战场的人,只可惜,你这一次终究是跑不掉的。”

  “跑不掉?”

  白桥山在听到唐风云的话之后,脸上的嘲弄之色变得越发的浓厚了起来:“谁说我要跑了,我现在就坐在这里,你觉得我像是想跑的样子吗?何况,你觉得我跑得掉吗?既然跑不掉,我为什么要废那些心思,更何况,你现在还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至少在你的目的没有达到之前,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我说的对吗?”

  “不错。”

  唐风云对此并没有任何的隐瞒,直接承认道:“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活着的你对我来说用处更大,所以我不会杀你的,至少现在不会。”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反抗,但是反抗之后的后果是什么,那就不是我们可以预料的了。”

  说着,唐风云的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光芒,那后果是什么,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听到唐风云的话,白桥山眼中闪烁着一道光芒,道:“你放心,我们保证不会反抗的,而且,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待在这里吗?你为什么不动手抓我们呢!只要抓到我们,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唐风云在听到白桥山的话之后,并没有动手,而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还不动手,你在害怕吗?害怕这个房间有什么致命的东西,会将你给杀了?不得不说,你真怂!”

  听到白桥山的话,感受到白桥山那语气中的嘲讽,唐风云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他之所以跟白桥山说这些废话,其实就是担心白桥山有什么底牌在等待着自己,说不定他只要一动手,迎接他的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了,所以他才和白桥山说这么多的废话,除了担心之外,就是想要接机找出白桥山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你说的很对。”

  唐风云目光一闪,看着白桥山淡淡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在害怕了,为了进入这里,我损失了三个手下,这由不得我不谨慎对待这一切,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自己乖乖的跟我们走,当然,我这个人很民主的,我给你十个呼吸的考虑时间,如果你还没有被考虑清楚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唐风云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但是那话中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随后,唐风云将目光落在了何彩兰和白微微的身上。

  白桥山也感受到了唐风云的目光,但是却并没有在意,而是淡淡的说道:“想要抓我,威胁我的孙女婿,如果你是我,你会乖乖的妥协吗?”

  “这么说来,你并不打算配合了?”

  唐风云目光微微一闪,那脸色也逐渐变得冷了下来,双眸之中酝酿着浓厚的杀意,身上那隐藏的戾气也慢慢的展露了出来。

  “你,去,给我把白桥山给我抓过来。”唐风云突然扭过头对着身边的一个男子开口说道。

  听到唐风云的话,这个男子的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丝恐惧之色,他虽然是唐家的人,但是不代表他不怕死啊,万一白桥山还隐藏着什么底牌,那他岂不是死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