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chun?”

  白微微一愣,疑惑的看着曼陀罗。

  “那当然了,你没发现他嘴角的yin~荡~笑容吗?我敢肯定昨天晚上,在医院的时候,他肯定和芷晴姐发生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相信我,新婚男女都是这么饥~渴~的,尤其是现在这种状态,他一定得到了好处,才会这么积极。”曼陀罗目光闪烁,像是福尔摩斯一样,自信的说道。

  “真的吗?”

  白微微眼睛一亮,如同发现了什么新奇猎物的好奇宝宝一样,冲着厨房大叫道:“姐夫,你快点过来,我有件事情要问你。”

  “什么事。”陆天星擦了擦手,从厨房中走出来,道。

  “嘻嘻,就是昨天晚上姐夫你不是在医院照顾姐姐吗?按照道理姐姐应该非常感动才对,你在医院病房有没有和姐姐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啊。”白微微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一脸好奇的问道。

  听到这话,陆天星一脸的黑线,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在旁边幸灾乐祸的曼陀罗,道:“你想太多了,医院是什么地方,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脑子里面那么肮脏,我早上只所以起得早,是担心你姐姐吃不惯医院的套餐而已。”

  “姐夫,你骗我,姐姐住的医院是私人医院,又是特护病房,伙食比家里都要好,怎么可能吃不惯,昨天晚上你肯定和姐姐发生过什么,不然,你今天早上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还拉着我和曼曼去菜市场买排骨,起床做早餐,这不符合你的风格。”

  陆天星微微一愣:“我的风格?”

  “当然了,姐夫你每天早上几乎都要睡到自然醒,好几次我去叫你的时候……。”

  “等等!”

  白微微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了,道:“微微,你说什么,你大早上去叫过我起床,我怎么不知道,你……你该不会是偷偷对我做过什么吧!”

  说着,陆天星一脸惊恐的看着白微微,那模样仿佛是被恶汉欺负的少女一样。

  “滚蛋,思想有多远,姐夫你给我滚多远。就你这黑不溜秋的模样,给我看我都不稀罕,要不是为了叫你起床吃早餐,我都懒得去叫你,害得我回去之后,还得洗眼睛,太辣了。”

  看到陆天星见鬼了的模样,白微微郁闷的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这尼玛是什么表情,她好歹算得上是一个都市时尚美少女,不知道多少男人希望被她看那么一眼,陆天星居然还露出嫌弃的神色,太坑了,她现在都有点搞不懂自己姐姐怎么就看上陆天星了。

  听到白微微的话,陆天星撇撇嘴说道:“你没看?那就好,我的身体永远属于你姐姐的,以后你想看,得付钱才行。”

  “呕!”

  白微微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鄙视道:“姐夫,你想多了,白给我都不看。”

  “哥,你也太不要脸了,现在芷晴姐不在这里呢!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肉麻,你看看我胳膊上全是鸡皮疙瘩。”曼陀罗此时也在一旁说道,说着还使劲的搓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你们懂什么,这叫**情,小屁孩。”

  陆天星不屑的扫过曼陀罗和白微微的xiong部,意思不言而喻。

  “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姐夫,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要跟你拼命,我咬死你,你信不信。”

  陆天星的话就好像是一个平地惊雷,瞬间让白微微和曼陀罗有些炸毛了,整个人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气鼓鼓的看着陆天星。

  一个女人,你可以鄙视她没钱,鄙视她老土,鄙视她的穿着,但你绝不能鄙视她的身材,因为这是她的禁忌,谁敢说,分分钟和你翻脸。

  看到两个小妞的模样,陆天星这才发现自己貌似捅了马蜂窝了,当即讪笑着说道:“额,这个你们现在虽然有点小,但还是有开发空间的,毕竟这东西不是固定的,对了,忙活了一早上,我先去洗个澡,我先走上楼去了,拜拜。”

  说着,没有等两个小妞再次开口,陆天星一溜烟的上了楼。

  看到陆天星溜走,曼陀罗不满的跺了跺脚,眼咕噜一转,看着白微微说道:“微微,这口气你咽得下去吗?他居然鄙视我们xiong小,这是在打你和我的脸啊,我强烈建议,去报复他,狠狠的报复他。”

  白微微轻飘飘的瞥了一眼曼陀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道:“我咽得下去,反正又不是我垫底,我怕什么,你休想将我当枪使。”

  看到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曼陀罗立刻反击道:“白微微你这是在说我的xiong小了,我小又怎么样,哪像你,早晚下~垂。”

  “切,你就是嫉妒我。”

  白微微冷笑一声,目光扫过曼陀罗的xiong~部,不屑的说道:“旺仔小馒头。”

  “你……。”

  曼陀罗被这句话气的几乎吐血,怒气冲冲的看着白微微:“你敢说我是旺仔小馒头,白微微你翻天了是不是,我今天就把你的给捏~爆~了,你这个混蛋。”

  说着,曼陀罗张牙舞爪的扑向白微微。

  “哼,以为我怕你。”

  白微微冷笑一声,不甘示弱的扑向曼陀罗,顿时之间,整个客厅的气氛都变得有些暧~昧的起来,只剩下连个小妞扭打在了一起,惊呼声和娇嗔声不断的响起,唯一庆幸的是这客厅没人,老爷子和老太太这两天一直待在祖屋,没有回来。

  ……

  早上八点,陆天星提着一个保温壶,开着宝马x5,径直离开了紫苑小区。

  半个小时之后,陆天星的车子停在了私人医院的地下停车场,提着保温壶乘坐着电梯上了楼,一路来到了特护病房门口,敲了敲门,这才推门走进去。

  白芷晴此时已经起床了,靠在床头,手上拿着一本杂志专心的看着。

  白芷晴这时候穿着的是一身医院的病号服,一头青丝散开,没有经过特别的整理,俏脸也微微有些苍白,但是却丝毫没有掩盖她清丽脱俗的美丽,反而给人一种病美人的感觉。

  陆天星看到白芷晴醒过来,连忙走到白芷晴的身边,一脸温柔的说道:“老婆,你怎么醒了,医生说过你要好好休息的,怎么样了,现在感觉如何,有没有好点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