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然没死了,但是接下来死的人就是你了。”

  陆天星神色阴森的看着陈长武。

  “陆天星,你杀不了我的,你给我死。”

  陈长武看着陆天星,眼中闪烁着狠辣的光芒,直接朝着陆天星扑了过去,他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是逃不掉了,陆天星不可能访过他,既然如此,那不如拼一把,说不定还能拉着陆天星给他陪葬。

  陆天星看着陈长武的动作,嘴角勾勒出一道不屑的笑容,身躯还有面六条真气手臂再度升腾了起来,变化出各种掌印,就一晃动带起来层层真气巨浪,打向了陈长武。

  啊!

  陈长武根本无从躲闪,直接被不败皇拳给轰击在胸膛上,可怕的力量直接将陈长武打的筋骨断裂,整个人如同棒球一样,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口墨绿色的鲜血从嘴里喷出来,直接将整个地板腐蚀的嗤嗤作响。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脸色也是微微有些凝重,他知道陈长武是蛊毒人,所以根本不给陈长武任何近身的机会,再加上有造化神鼎,陈长武也奈何不了他,但是陆天星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蛊毒人体内的毒竟然这么可怕,连大理石地板都能腐蚀掉。

  陆天星惊讶了一下,旋即恢复了正常,随即一步步的走向了陈长武。

  看着陆天星朝着自己走过来,陈长武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丝恐惧之色,身子拼命的想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但是陆天星刚才的那一拳不足以致命,但是也让他彻底丧失的战斗力。

  “陆……陆天星,你……你想要做什么,我……我是青天盟的盟主,你杀了我,唐少是不会放过你的,而且,你的女人也会死的。”看着陆天星朝着自己一步步的走过来,陈长武终于忍不住的说道,他虽然变成了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但是不代表他不怕死啊。

  “我的女人也会死?”

  陆天星在听到陈长武的话之后,慢慢露出了一道阴沉的杀机,同时那隐藏在身体之中暴戾的杀意,也在这一刻流露了出来。

  一时间,整个办公室之中完全被那森冷的杀意所充斥。

  感受到这股森冷的杀意之后,陈长武顿时如坠冰窟之中,并且只感觉那喉咙之上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掐住了一般,让他们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告诉我,唐青云带着我的女人去了哪里。”陆天星最终停下了脚步,停在了距离陈长武两米开外的地方,一脸阴冷的问道。

  在听到陈长武的话之后,陈长武的喉咙忍不住的蠕动了一下,下意识的开口说道:“我……我不知道。”

  “咻!”

  陈长武的话音刚刚落下,陆天星手臂抬起,直接就是一道真气斩出,直接掠过陈长武的肩膀,将他的一条肩膀直接斩断。

  “啊!”

  鲜血喷出,手臂掉在地上,墨绿色的血液喷溅而出,腐蚀着地面和墙壁,陈长武也在这一刻忍不住的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噗嗤!

  又是一道真气呼啸而出,陆天星直接将陈长武的另外一条手臂给斩断了。

  “啊……。”

  此刻陈长武疼的肝肠寸断,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张狂,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恐惧之色,心中更是充满了后悔,如果早就知道陆天星会这么恐怖,他打死也也不会成为青天盟的盟主,更加不会和陆天星为敌。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势力宁愿吃哑巴亏,也不愿意和陆天星为敌了,和这种人为敌,你要么杀死他,要么就是你生不如死。

  “你现在愿意告诉我了吗?”

  陆天星一脸阴冷的看着陈长武:“当然,你如果不愿意告诉我的话,我们继续,我会一点一点的将你千刀万剐的,只要你不怕死。”

  ……

  魔都,那柔和的霓虹灯光芒以及那月光照要在大地之上,显得五彩冰纷,犹如一座梦幻之城般,显得异常妖娆美丽。

  在月光下,三道身影身影快速的掠过虚空,踩在围墙之间,快速的穿梭而过,很快就出现了白家祖屋的院子当中,并且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朝着房间内走去。

  而此时在房间当中,陆川整个人如同一尊雕像一般,坐在别墅内的沙发上,那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一双眼神却凌厉的扫过周围,给人一种蛰伏起来的猛兽的感觉,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露出獠牙一样。

  何彩兰此刻也苏醒了过来,也是坐在楼下客厅之中的沙发上,眼眶微红,面色憔悴。

  白微微则是一脸呆滞的模样,双眸无神,让人猜不透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三人谁都没有交谈着,使得客厅之中充满了安静以及压抑的气息。

  对于白桥山的情况,他们现在没有一个人知道,不过要是他们知道白桥山已经被救下来了,并且已经赶回白家祖屋,那就不会如此。

  咚!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外面了进来。

  由于整个大厅当中,何彩兰,白微微,陆川三人都是全部保持着沉默,使得四周充满了安静,哪怕门外的脚步声非常的轻微,但是依旧传到了他们的耳朵中。

  听到这脚步声之后,三人全部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向了门口,一个个脸上全部都露出了复杂之色,有期待,有忐忑……。

  下一刻,当曼陀罗,白桥山和江流风的身影映入到三人视线中的时候,三人全部都是一愣。

  短暂的愣住之后,何彩兰和白微微两人嗖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飞速的朝着白桥山而去。

  “桥山,你……你……。”

  何彩兰面带激动,声音有些哽咽。

  “爷爷,你……你没事吧?”

  白微微一头扎在了白桥山的怀中,死死的将白桥山给抱住了。

  白桥山看着一脸担忧的何彩兰和扑到自己怀里的白微微,脸上露出了一道幸福的笑容。

  “没事了,微微,我没事了。”

  白桥山轻轻的伸出手拍了一下白微微,然后又抬起头,冲着何彩兰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