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司马凌云的话,蛟龙和断刃两个人的脸上同时闪过一抹惊惧之色,不管他们有多么的高傲,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中过,但不得不承认,他们在心中对判官有一种天然的畏惧,不敢和判官交手,除非真正到了生死关头,不然他们也不想和判官为敌。

  判官,在地下势力就是一个杀戮的代名词,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你不招惹他,万事大吉,你要是敢招惹他,绝对是不死不休的画面。

  沉默了片刻,断刃率先开口问道:“组长,我有一个问题。我们让幽影监视了他足足一年,根据幽影传回来的消息,判官不是一年多没有跟任何人动过手吗?这一次为什么会突然出手。

  “这也是我最疑惑的地方,但根据幽影传回来的消息说的是,判官已经结婚了,是白桥山老将军的孙女,这一次有人在杀手中介网站悬赏五亿美金,买他老婆一条命,所以判官才动手的,但我不相信判官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动手的。”

  司马凌云揉了揉额头,轻声说道:“这这一次我让你们去魔都,不是去找判官的麻烦,而是去压制住那些魑魅魍魉,让他们不敢乱来,如果有人不识好歹,那就格杀勿论,让他们知道,华夏不是他们可以乱来的地方。”

  说到最后,司马凌云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杀机,能成为炎黄组的组长,他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那判官呢!如果他动手这么办,要不要我和断刃多带几个人,一起将判官这个隐患也除掉。”

  蛟龙缓缓的开口,他们是华夏培养出来的天才,一切以华夏荣耀为重,如果判官敢做出危害华夏的事情,哪怕是死,他们也要将判官格杀,永远留在华夏的大地之上

  “蛟龙,你千万别乱来。”

  司马凌云一惊,沉声说道:“我们和判官没有什么冲突,不到万不得已,你们千万不要去招惹他,否则你们必死无疑,谁也救不了你们。而且根据情报显示,判官或许早就突破到了神话境界,你们得罪他,只会死路一条。我让你们去魔都,你们唯一的使命就是镇压那群魑魅魍魉,至于判官,你们不用在意他,只要他捕滥杀无辜,就不用管他,更不要派人去跟踪他,或者调查他,明白吗?”

  司马凌云的语气越来越重,连他都没有信心将陆天星留在华夏,一旦陆天星逃出华夏,那么对炎黄组来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以后炎黄组的人休想离开华夏,否则,绝对是必死无疑,他相信地府佣兵团有这个实力。

  “是,我知道了。”

  断刃和蛟龙不甘心的点点头,但司马凌云的态度让他们格外不爽,打定主意到了魔都之后,他们倒要看看判官是不是真像大家说的那么可怕,能让炎黄组的组长不敢轻易得罪他。

  ……

  此刻陆天星正悠闲的开着车在大街上闲逛,丝毫不知道炎黄组已经派人来魔都了,不过就算知道了,陆天星估计也不会在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丝毫不惧,惹火了他,统统捏死,大不了溜之大吉,只要不是华夏那群老不死的家伙出手,司马凌云也留不下他。

  尤其是得到哪一部古怪的功法之后,他的实力突飞猛进,正如地下势力传言的一样,他和司马凌云一站,胜率在八成,虽然他也知道司马凌云也在进步,但他相信胜率一定在六成以上,这个胜率可不是他赢司马凌云的机率,而是他击杀司马凌云的机率。

  在大街上闲逛了一圈,陆天星就接到了林倩茹的电话,当即调转车头,朝着林倩茹之前带他去过的云湘饭店开去。

  等到陆天星来到美食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距离白氏集团下班足足过去了一个小时。

  下了车之后,陆天星直接走向了云湘大排档,刚走进去,围着围裙的花嫂就已经迎了上来,热情的招呼道:“这不是小陆吗?你来是找妮子的吧!”

  陆天星点点头,道:“是啊,花嫂,潜入她来了吗?”

  “来了?”

  花嫂点点头,看了看陆天星,一副欲言又止。

  “怎么了,花嫂,出什么事情了。”

  花嫂看着陆天星,幽幽的说道:“小陆,你是妮子第一个带到我这里吃饭的男人,这说明妮子在心中已经把你当成了朋友,我希望你能帮我安慰一下妮子,别让她太伤心,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没有必要活在过去当中。”

  说着,花嫂指着一个方向。

  陆天星顺势看过去,在饭店的一个角落当中,换了一身便装的林倩茹正不停的喝酒,一杯接着一杯,脸色有些苍白,眼神蕴藏着一丝难言的悲伤,让人心中忍不住的升起一丝呵护。

  陆天星眉头皱了皱,在他的记忆中,林倩茹虽然喝点小酒,陶冶一下情cao,但绝不后像今天这样拼命的灌酒,这不是喝酒,而是买醉。

  难道在他没来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花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天星并没有立即过去,而是先了解一下事情经过,才能更好的安慰林倩茹。

  “唉,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本来妮子来的时候还是开开心心的,后来她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脸色就变得不好了,开始不断的喝酒,唉,我怎么劝她都不听,你说她一个女孩子,这么喝酒,身体怎么受得了。”

  花嫂看着林倩茹,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忧,在心中她已经把林倩茹当成了自己的亲闺女,怎么会不心疼,看着陆天星说道:“小陆,我知道你和倩茹的关系不错,否则,她是不会带你到这里来吃饭的,花嫂没有别的要求,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安慰安慰她,让她别把什么事情都压在心里,这样对身体不好。”

  “唉!”

  花嫂没有等陆天星开口,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其实妮子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来到了魔都,和她同龄大的孩子恐怕还在学校读书或者享受爸妈的关爱,而她却孤零零的一个人来到魔都打拼,这种苦有几个人受得了。”

  “可是妮子却把这种苦全部承受了下来,而且依靠着自己的努力,考进了一所重点大学,我原本是想要帮她的,结果被她拒绝了,大学四年,所有的费用,都是妮子依靠着自己的能力,做着一份又一份的兼职换出来的,最终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只可惜,妮子的性格实在是太倔了,什么事情都喜欢藏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唉,小路,你去好好安慰安慰她,我看得出来她今天心情非常不好的。”

  “花嫂,我明白了,你先去忙吧!我保证等会还你一个开开心心的妮子。”

  陆天星看着林倩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砍死风光无限的女人会有这么一种经历,他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也隐隐猜到了事情的经过,林倩茹没有男朋友,什么都不缺,那唯一能给她带来痛苦的估计就只有家庭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