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来的时候心情沉重,走的时候,林倩茹感觉自己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有一种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感觉。

  在接到白芷晴的电话,让她来医院之前,其实在她的心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却是峰回路转,白芷晴非但没有赶她走,甚至默认了她和陆天星的关系,这让她怎么能不高兴,怎么不开心。

  看到林倩茹一身轻松的离开,白芷晴整个人突然就像是没有了骨头的人一样,倒在陆天星的怀里,双手死死的抓住陆天星的手臂。

  说实话,她不想把陆天星分出去,不希望和任何女人分享自己的老公,但是她很清楚,像陆天星这种男人,绝不是一个女人可以牵绊住的,正如她说的那样,与其让陆天星找一些心怀不轨的女人出现在身边,还不如让一个知根知底的女人待在陆天星的身边,她无法离开陆天星,也不希望看见陆天星内疚痛苦,她唯有选择忍让,或许这个结果是最好的。

  陆天星看到白芷晴的模样,心中涌现出一丝暖流,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白芷晴只所以能够容忍林倩茹的存在,完全是因为爱他,真正的爱入骨髓,才会选择接受了林倩茹,不然的话,换做是其他的女人,恐怕早就一巴掌扇过来了,要你有多远滚多远了,更别说左拥右抱了。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将白芷晴搂在怀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白芷晴感觉到自己的爱。

  白芷晴像是感觉到了陆天星的变化,双手紧紧的怀抱着陆天星的腰,将脑袋枕在陆天星的怀里,听着那强健有力的心跳,仿佛在这一刻,陆天星才真正属于她一个人,而不是和别人去分享。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天星轻轻的松开白芷晴,轻声说道:“老婆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你不是说过我是你老婆吗?夫妻之间需要说谢谢吗?”

  白芷晴听到这话,抬起头看着陆天星,轻轻的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谁让她爱上了这个花心大萝卜呢!

  “恩,我们是夫妻,一辈子的夫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看到白芷晴脸上苦涩的笑容,陆天星没有在说话,而是缓缓的将白芷晴的身体摆正,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手指轻轻的按在白芷晴的太阳穴上,一道道温暖的真气顺着他的手指,慢慢的融入到白芷晴身躯内,他虽然不会医术,但利用造化真气替白芷晴调和一下身体状况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白芷晴没有任何的动作,轻轻地靠在陆天星的怀里,似乎感觉到了陆天星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柔,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整个人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咪一样在陆天星的胸膛上蹭了蹭,似乎想要找一个舒服的位置一样。

  感受到白芷晴的动作,陆天星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温馨的笑意,他的心中突然有点感谢曝光他和白芷晴关系的那名狗仔队了,虽然这件事情给他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但终究也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将他最烦心的一件事情解决了一大半,更重要的是,经历过这一件事情之后,他发现自己和白芷晴之间的关系又再进了一步,完全有了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了。

  静静的享受着陆天星的温柔,白芷晴突然抬起头看着陆天星,低声说道:“陆天星,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今天下午我们回家好不好。”

  “回家?”

  陆天星微微一愣,看着白芷晴的眸子,最终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没问题,今天下午我们就回家,不过,现在你的任务是享受我的按~摩,好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才行,我可不希望我老婆变成一个黄脸婆。”

  “你才是黄脸婆。”

  白芷晴不满的娇嗔一声,静静的靠在陆天星的怀里,享受着来自这个男人的温柔。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芷晴的呼吸变得非常的均匀了起来,已经陷入到了熟睡当中。

  看到这一幕之后,陆天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轻轻的将白芷晴放在床上,替她盖着被子,这才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打算去住院部办理一下出院手续。

  刚刚打开门,陆天星就看见一个小脑袋贴在特护病房的大门上,似乎想要听清楚病房里面的声音,看到特护病房的门打开,这个小脑袋立刻往后一缩,脸色尴尬的看着陆天星。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蓝心,无语的说道:“蓝秘书,我发现你的特殊嗜好挺多的,除了喜欢拦着我之外,你现在居然发展成听墙角的,下面你是不是打算偷~窥~了。”

  说话间,陆天星已经从病房中走了出来,随手将病房门给关上了。

  听到陆天星的话,蓝心脸色一红,像是做贼被人抓住了一样,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你……你不要污蔑我,我这是偷听吗?我只不过是来给白总送一些文件而已,怎么了,不行吗?倒是你昨天惹白总生那么大的气,今天你还敢出现在白总的面前,你就不怕白总把你碎尸万段吗?”

  “我是她老公,你见过老婆把老公碎尸万段的吗?”陆天星翻了翻白眼说道。

  “没见过。”

  蓝心摇了摇头,道:“不过,我见过老婆把老公阉了的。”

  说着,蓝心围绕着陆天星转了转,一脸敬佩的说道:“陆天星,你知道吗?我蓝心这辈子都没有佩服过什么人,现在我唯一佩服的人就是你了,你胆子太肥了,有了白总做老婆,你居然还敢去勾~搭林经理,你就不怕她们把你活活的撕碎吗?”

  “唉,你知道个屁,我现在担心的不是她们撕碎我,而是担心我能不能活着离开魔都。”陆天星看了一眼蓝心,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想想芷晴在魔都的名声,上到八十岁,下到三岁小孩,全部通杀,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爱慕她,喜欢她,想要把她娶回来,如今却被我捷足先登了,你说他们能如愿吗?能放过我吗?我现在担心的是我如何才能回家,你说做公交车吧!车上那么多人,万一谁认出来把我暴打一顿怎么办,坐出租车吧!万一那司机是个男的,想不开,跟我同归于尽怎么办,唉,蓝秘书,你说一个人太过优秀了是不是一种罪,我现在感觉我实在是罪大恶极了。”

  说着,陆天星还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露出一副寂寞如雪的模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