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集团和往常一样,没有多大的区别,仿佛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的关系曝光,并没有给白氏集团带来什么影响,公司员工不断的穿梭其中,形式匆匆的,述说着白氏集团的繁华。

  刚刚从销售部回来的薛曼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精致的脸蛋上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带着一抹自嘲的笑容,只觉得心中一阵空落落的,仿佛有什么东西丢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了一样,她怎么没有想到,第一次让自己有了心动感觉的男人竟然会是自己闺蜜的老公,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薛曼愣愣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心潮澎湃,和陆天星认识的一幕幕就如同一道闪电,划过她的脑海,让她的心绪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第一次在公司遇到陆天星,那时候的陆天星是一个吊儿郎当的家伙,她恨不得陆天星立刻滚蛋,从她的眼前消失,可惜,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却在她看不起的情况,一拳ko了当时的保安部的副部长,并且还敢肆无忌惮的调~戏~她……。

  当时,她恨不得把陆天星碎尸万段,可是她根本打不过陆天星,想要报仇,反而被对方给调~戏了,只能暗中咬牙切齿,眼不见为净……。

  第二次陆天星出现在她的世界,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手治好了她的母亲,并且站在她的面前,替她赶走了势利亲戚,并且不顾她的反对,强行亲吻了她,夺走了她的初吻,还光明正大的跟她说,自己这是索取报酬……。

  想到这里,薛曼的脸上闪过一抹难以掩盖的红晕,带着一丝羞涩,或许从那个时候起,她的心中就渐渐的有了陆天星的影子,从以前的的厌恶慢慢的转变成了一种喜欢。

  以前她看到陆天星色眯眯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心中就会感觉到一种无名怒火爆发出来,恨不得把陆天星那双眼珠子给挖出来,可是现在,当陆天星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她甚至没有任何的愤怒,反而心中有一种很自豪的感觉,觉得自己的魅力挺大的,能够吸引到陆天星的注意。

  陆天星第三次出现在她的世界,是因为白芷晴的安排,在香江,她见识到了陆天星的另一面,吊儿郎当的背后隐藏着让女人无法拒绝的霸气,当陆天星替她挡住赵林的时候,她觉得陆天星就是一个女人这辈子最希望找到的男人,能够给她带来安全感,或许,爱情的种子在这个时候就已经种下了……。

  第四次陆天星的出现在她的世界,竟然是救了自己和自己妹妹的命,帮助她们修改了残缺的功法,让她们避免了走火入魔的境地,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次,让她彻底的想要去了解陆天星,想要去了解陆天星曾经到底经历过什么,为什么愿意放弃曾经的辉煌,心甘情愿的待在一个公司,做一个小员工。

  俗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同样的,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的时候,就是她爱上这个男人的开始。

  这个时候的薛曼才发现,不知不觉当中,陆天星的身影已经深深的映在了她的脑海中,怎么也甩不出去了,只不过很可惜,现实往往比梦想要残酷的多,她第一次动心的男人竟然会是她闺蜜的老公,而且,还和她另外一个闺蜜有着藕断丝连的感情。

  想到这里,薛曼嘴角的自嘲笑容更加的浓厚了。

  使劲的摇了摇头,想要将陆天星的影子从自己的脑海中甩出去,可是薛曼发现,越是如此,陆天星的影子就越深,越清晰,怎么也消失不掉。

  而就在这个时候,薛曼感觉自己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两个小人,一个天使,一个魔鬼,两人正在进行激烈无比的讨论。

  “放弃了,何必要自寻烦恼,趁着这一段感情还没有开始,放弃好了,你是争不过白芷晴的,与其到最后伤的越深,不如在刚开始之前,就彻底斩断这份感情,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你又何必执着,你喜欢他,你确定他喜欢你吗?你别忘了,他身边还有林倩茹,你愿意去和别人分享爱情吗?”浑身洁白的小天使闪动着翅膀说道。

  “放弃?凭什么要放弃,薛曼,你要是敢放弃你就是懦夫,是闺蜜的老公又怎么样,爱情是靠争取来的,而不是靠别人施舍给你的,他是你闺蜜的老公又怎么样,抢过来就是了,你怕什么,拿出你的魅力来,去征服他,你要相信自己的魅力。”挥舞着小钢叉的恶魔也在一旁怂恿道。

  “绝对不能做,你忘了白芷晴是你的闺蜜,抢自己的闺蜜的老公,这是要天打五雷轰的,会被所有人所不耻的,难道你想和自己的闺蜜闹翻吗?”

  “抢,爱情都是争取的,你怕什么,刚才林倩茹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事情已经解决了,她要和白芷晴搬到一起去住了,这岂不是说她们两个已经彼此接受对方了,那你怕什么,两个,三个有什么区别,既然白芷晴能接受林倩茹,为什么不能接受你,你怕什么,难道你想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你面前秀恩爱吗?爱情是自己争取的,加油,你一定会成功的。”

  “你这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天使弱弱的声音响起。

  “那又如何,不破坏别人的家庭,那就得放弃你自己的幸福,你选一个吧!是放弃自己的幸福,还是去争取一下。”

  天使和恶魔的声音不断的在脑海中响起,每一次对话都让薛曼的脸色苍白一分,让她感觉到一种揪心的刺痛传出来,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闭嘴,你们统统给我闭嘴,全部给我滚出去,我的生活我自己做主。”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曼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声,整个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额头上大汗淋漓,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窒息感袭来,让她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放弃自己第一次心动的男人,或者和白芷晴还有林倩茹去抢这个男人,哪怕是抢不过,也要在陆天星的心中留下一个难以忘怀的印象。

  这一刻,薛曼遇到了一个两难选择题,是和天使说的那样放弃这段感情,还是和恶魔说的那样去争一下这份爱情,哪怕输了,她也无怨无悔。

  ps:无语了,没说啥,买了点艾叶回来洗澡,不知道有没有用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