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姬行云眼中那迸射出来的光芒和身上的杀意,黑衣人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姬组长,你放心,我对陆天星完全任何的恶意,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不用担心。”

  “但愿如此。”

  姬行云冷哼了一声,但是却没有再去反驳黑衣人的话

  “姬组长,既然没有其他的事情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着,黑衣人没有多说任何的废话,身影一闪,几个闪烁之间,就已经消失在了姬行云的视线当中。

  姬行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路目送着黑衣人的离开,眉头微微紧锁,脸上也是流露出思索的神色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是观察黑衣人,越是觉得他以前应该和黑衣人见过面才对,而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黑衣人那种熟悉感也变得越发的强烈了起来,几乎完全可以肯定黑衣人是他曾经一个故人才对。

  但是黑衣人的刻意为之的动作,让姬行云根本猜不到黑衣人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而且,刚才和黑衣人的那番对话和交手,不仅仅是姬行云想要从黑衣人的嘴里问出来,更是想要通过交手,逼得黑衣人使用自己真正的武学,从而知道黑衣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但是姬行云还是低估了黑衣人的谨慎,哪怕是和他交手,黑衣人由始至终都没有使用自己真实的武学到底是什么,而是施展的全是各大世家的绝学,这让姬行云感觉这个黑衣人就像是一个乌龟一样,无论他怎么做,都没有办法下嘴去咬他。

  但是也恰恰是因为这一次的交手,这让姬行云对黑衣人的实力有了一个完整的认识,和同等级之间在战斗,但是黑衣人由始至终都没有动用自己真正的绝学,但是却依旧和他都的旗鼓相当,哪怕他没有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但是也足以证明黑衣人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怕了。

  “你真的是我熟悉的人吗?你到底是谁?”

  姬行云心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念头,脑海中浮现出一道又一道的身影来,似乎想要找到黑衣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始终没有任何的结果。

  姬行云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目光幽幽的扫过周围,也是如同黑衣人一般,身影几个闪烁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而与此同时,魔都白家祖屋。

  江流风此刻正在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点着一根香烟,眉头微微的紧锁,在他的身边,玫瑰也是坐在那里,那张精致的脸蛋上带着一丝肃杀之气,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血腥的味道。

  此刻在别墅当中只有江流风和玫瑰两人的存在,白桥山和曼陀罗等人则是被江流风给劝说着回房间睡觉了。

  整个客厅安静一片,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说话。

  叮铃铃……。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房间当中的宁静。

  在听到手机铃声之后,玫瑰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在第一时间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看到来电显示之后,没将诶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接通了电话。

  伴随着林雅妃的声音从电话当中传过来,玫瑰的脸色变的越发的凝重了起来。

  好半天,林雅妃才挂断了和林雅妃的电话。刚刚挂断电话,玫瑰没有等江流风开口说话,便在第一时间开口说道:“爷爷,我刚刚接到了林妖精的电话,她跟我说,这一次唐家绑架白老爷子,是因为唐青云在暗中指使,然后想要利用白老爷子来迫使芷晴对付天星,不过,爷爷你现在可以放心了,现在我们破了这一场局,芷晴也平安无事了,你不用担心。”

  听到玫瑰的话,江流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道:“玫瑰,我想雅妃应该不是指跟你说了这件事情吧!”

  “恩。”

  玫瑰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就在今晚,天星和唐青云交手了,并且成功击杀了对方,不过,根据林雅妃跟我说的,天星击杀的这个唐青云,只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但是这个替身的实力却十分的可怕。”

  “可怕!”

  江流风眼神微微眯起:“玫瑰,说给我听听。”

  “具体的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

  玫瑰摇了摇头说道:“我听林妖精说,这个替身修炼的也是唐家绝学,并且手持一把玄天剑,可以和天星都得旗鼓相当,要不是天星的实力比他更加的霸道,否则的话,根本奈何不了他。”

  说到这里,玫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口说道:“外公,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啊,如果天星这一次真的击杀的是一个替身的话,那真正的唐青云实力有多么的可怕,几乎是可想而知了,如果在加上杨家在旁边虎视眈眈,外公,初五这一天我担心……。”

  玫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却已经不言而喻了。

  江流风在听到玫瑰的话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玫瑰,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一点的,唐家或许会拼劲全力,但是杨家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玫瑰在听到这话之后,微微一愣,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眼睛为之一亮:“外公你的意思是说……。”

  “你猜的不错。”

  江流风不疾不徐的说道:“有句话说得好最是无情帝王家,对于常人而言,这些世家就是帝王家,但往往帝王家才是最残酷的,为了生存,为了利益,他们连自己的亲兄弟都可以出卖,甚至可以骨肉相残,你觉得他们还会为了一个外来势力,拼死拼活吗?”

  “或许杨家和唐家有合作关系,但是真正到了最后,你觉得杨家会拼尽全力吗?”

  玫瑰在听到江流风的话之后,微微的摇了摇头,自古以来,豪门之中兄弟反目成仇,骨肉相残比比皆是,为了一个外人而不遗余力,没有哪个世家可以做到这一点。

  纵然唐家和杨家结盟,那也是塑料盟约,随时都可以撕毁的盟约,约束力等于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