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还是你打算给别人一个机会?”

  让花嫂离开后,陆天星走到林倩茹的身边,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看着正在一杯接一杯喝酒的林倩茹,陆天星眉头皱了皱,直接伸手夺下林倩茹的酒杯。

  林倩茹感觉手中的酒杯被抢走,轻轻的抬起头,可能已经喝了一段时间了,脸颊上有着两朵喝酒后的晕红,双眸似水,美艳不可方物。

  “你来了,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林倩茹看着陆天星,缓缓的吐出一口酒气,脸上洋溢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废话。我要是不来,你这个我预定的小三就成别人的了,你难道不知道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这句话吗?你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富婆小三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我要是不来,你岂不是成了别的男人的了。”

  陆天星拿起旁边的卫生筷,吃了一片回锅肉,缓缓的说道:“林总,我虽然不知道你经过什么,但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解决的,干嘛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愿意做一个合适的听众。当然,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也没什么事,就陪你大醉一场好了,当然了,我得事先说明,醉酒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所以,林总你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什么林总不林总的,我们是朋友。以后你叫我倩茹就好了,再说了,要什么心里准备,你刚才不是说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吗?我现在就给了你一个大好的机会。”

  林倩茹俏皮的笑了笑,看着陆天星美眸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拿过旁边的酒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的抿着。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陪着林倩茹。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气氛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喝了几杯酒之后,林倩茹才缓缓的放下酒杯,脸上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深深的看着陆天星:“你介不介意听一个有点长的故事。”

  陆天星耸耸肩,不容置否:“如果你愿意说,我不介意做一个忠实的听众。”

  倩茹沉默了良久,才缓缓的开口:“你应该很好奇我明明是杭市人,却偏偏喜欢湘菜这种非常辣的菜肴吧!其实我只是出生在杭市,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我妈妈回到了湘南,我从小就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或者说,在我十五岁之前,我都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每当我问我妈妈我父亲是谁的时候,她总是拿各种理由搪塞我,后来我懂事了,也没有再问了。”

  “直到十五岁那年,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到了我家,找到了我妈妈,听到他们的对话,我才知道,他就是我十五年来从来没有露过面的父亲,后来我和我妈妈就跟着他又回到了杭市。等来到杭市之后,我才知道他在杭市有权有势,他对我不错,但是我不会原谅他,要不是因为他,我和妈妈根本不用承受这十多年的白眼和嘲讽,但不能否认的是,那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候,至少我也有爸爸妈妈,而不是一个野孩子……。”

  “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我十八岁那年,杭市的一个公子哥看上了我,要我嫁给他,我根本不喜欢他,而且,我听说他在杭市的名声非常差,甚至害死过不少的女人,但那个家族的势力很强,比林家都要强上三分,甚至在家族里面也有不少人答应让我嫁给他,我不甘心就这么决定了自己的未来,苦苦哀求我的母亲,最终,在我母亲的帮助下,我偷偷的逃出去了,孤身一人来到了魔都。”

  “难道你那么喜欢吃辣的,原来是从小在湘南长大的。”陆天星恍然大悟。

  “是啊,这算是我对以前的一种纪念吧!”

  林倩茹点点头,道:“之后的事情,我想你也清楚了,我一个人来到这里之后,举目无亲,在我即将山穷水尽的时候遇到了花嫂,之后就一直住在花嫂家,要不是花嫂,或许就没有现在的林倩茹,后来,我大学毕业之后,遇到了芷晴,加入到了白氏集团。”

  陆天星沉默了,虽然林倩茹说的云淡风轻,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但很显然从一个富家大小姐突然变成一个连生活都快要过不下去的灰姑娘,又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林倩茹虽然没有说,他也能体会出其中有多么的艰辛,举目无亲之下,这种冰冷和孤寂,能把一个人活生生的逼疯了。

  “这么说今天这个电话,包括前些天你接到的那个电话,都是你家人打给你的了?”陆天星好奇的问道。

  “是的。”

  林倩茹点点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抿了一口,摇摇头说道:“算了,不想这么不快乐的事情了,对了,陆天星,你的父母呢!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自己的父母。”

  “父母?”

  陆天星目光闪了闪,语气平静的说道:“我没有见过我爸妈,从我懂事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呆在孤儿院中,后来,在我高中快要毕业的时候,那家孤儿院倒闭了,我就再也没有家了,恰逢那时候有人来招兵,我就进入了军队,当年几年兵,退伍之后,我去了国外一家公司工作,直到一年前我才回到了华夏。”

  听着陆天星平静没有波动的讲述,林倩茹微微有些发愣,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天到晚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陆天星会有这么一种经历,这时候林倩茹才发现,不是陆天星没有悲伤,而是他把所有悲伤都隐藏了起来,不让外人发现而已。

  “你难道没有找过他们吗?”

  “找过!后来就放弃了,找到了又如何,难道去追问他们当年为什么抛弃我?还是去唾骂他们一顿?或者跟他们说,我是他们儿子,要他们认我?呵呵,对我来说,都过去这么久了,找不找都一样,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无拘无束,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陆天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了起来:“算了,不说这些烦心事,来,干杯。”

  “干杯。”

  两人碰了一下酒杯,一饮而尽。

  陆天星豪爽,林倩茹巾帼不让须眉,再加上一份份菜肴上来,气氛顿时变得热烈了起来。

  一阵夏天的凉风吹过,加上喝过酒的缘故,林倩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说道:“时间不早了,你送我回去好吗?”

  “你自己不是有车吗?”陆天星疑惑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故意说些伤心事,引的人家伤心,喝了这么多酒,还怎么开车啊,你就不怕我在半路上出什么事情吗?”林倩茹白了陆天星一眼,幽怨的说道。

  陆天星看着林倩茹此时的模样,微微有些失神,喝过酒之后的林倩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成熟的韵味,双眸一片迷蒙,如水一般,仿佛时时刻刻会放电一样,让人觉得一阵酥~麻。

  此刻的林倩茹,仿佛一颗成熟了的苹果,让人忍不住的咬一口。

  陆天星自认为见过不少的女人,但是当看到林倩茹的时候,他依然有些失神。

  什么叫做醉酒的女人最美丽,不是彻底喝醉了,而是这种似醉非醉的时候,才是最迷人的。

  看到陆天星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林倩茹非但没有一丝的不满,反而心中有些窃喜,非但没有任何的羞涩,反而是伸了一个懒腰,尽情的展示自己完美的身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