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巴森的尸体落地,陆天星依旧没有停手,又是一掌拍出,恐怖的造化真气如同炙热的烈阳落在巴森的身躯上,将他整个尸体都烧成了灰烬。

  “终于解决掉这个家伙了。”

  看到已经烧成灰烬的巴森,陆天星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巴森的确是没有说错,如果说他是一名普通的神话级武者,今天极有可能是没有办法活着走出这里的,先不说巴森自身的实力,但是那六翼金蝉就足以击杀一般的神话级武者了,悄声无息却快若闪电的速度,让人防不胜防,还有那寒冷到足以冻僵真气的寒气,足以让任何一名普通的神话级武者饮恨当场了。

  可惜,巴森太大意了,自认为有了六翼金蝉就是天下无敌了,在让陆天星有了可乘之机,直接用造化神鼎将六翼金蝉给炼死了,连自己也把命给赔了进去。

  “巴森这家伙很难缠,幸好死了,不过,这六翼金蝉倒是好东西,不能浪费了,废物利用,把它带回去送给曼曼。”

  陆天星看了一眼手上早已经死透了的金蝉,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

  与此同时,在马路边上,白芷晴神色紧张的看着陆天星消失的方向,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眼中的担忧之色怎么也掩盖不住,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帘的时候,白芷晴那紧张的俏脸立刻洋溢出灿烂的笑容,打开车门,不顾一切的扑到陆天星的怀里。

  嗅着那熟悉的味道,白芷晴这才感觉自己蹦到嗓子眼的心又重新落了下去。

  “怎么了,害怕吗?”陆天星低头看着怀里的白芷晴说道。

  “不怕!”

  白芷晴使劲的摇了摇头,只要陆天星在她的身边,哪怕是天塌下来,她也不怕,因为她相信陆天星会为自己将这一片天空撑起来,不会让自己有任何的危险,这是白芷晴的直觉。

  女人的直觉一般都很准,白芷晴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出错的,也相信陆天星不会置自己于不顾。

  “陆天星,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天神派来的杀手吗?”宝马x5的车上,白芷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陆天星问道。

  “不是。”

  陆天星摇了摇头,没有隐瞒白芷晴:“老婆,你还记得前段时间,薛曼母亲得了重病,结果是我出手才治好的这件事情吗?”

  “知道,怎么了,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白芷晴疑惑的问道。

  陆天星看了一眼白芷晴,缓缓的开口解释道:“其实薛曼母亲当时并不是生病了,而是被蛊虫寄生了,老婆你应该知道苗疆吧!苗疆人擅长炼蛊,但绝大部分是利用各种各样的虫子来培养蛊虫,通常不会用什么伤天害理的办法。”

  “但害群之马无论在哪都有,有些蛊师为了让自己培育出来的蛊虫更强,拥有更加可怕的攻击力和破坏力,放弃了传统的方法,而是利用活人炼蛊,将蛊虫寄生在活人的体内,利用活人的精血来培养蛊虫,薛曼母亲当时就是被人当成了一个蛊虫寄生体,这也是医院为什么查不出来病情的原因,当时我出手灭掉了这一只蛊虫,救下了薛曼的母亲,也间接的得罪了这名蛊师,今天这名蛊师就是来找我寻仇的。”

  “陆天星,那现在怎么样了,那名蛊师跑掉了吗?”白芷晴满脸担忧的问道,她虽然不知道蛊师的厉害,但也曾经在电视上或者网站上看到过一些关于蛊师的传闻,传说这些人睚眦必报,你要是得罪了他们,绝对是不死不休,能把你弄得家破人亡。

  “跑掉,老婆,你太小看我了,一个小小的蛊师而已,要是让他跑掉了,我堂堂的判官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看着白芷晴担忧的目光,陆天星得意洋洋的说道。

  说话间,还伸出手在白芷晴的面前比划了一下健美的姿势。

  陆天星的这一个动作顿时引得白芷晴一阵尖叫:“啊,陆天星你这个混蛋,你在开车,赶紧把手给我放到方向盘上,你这个混蛋。”

  “嘿嘿,老婆,你怕什么,我保证不会有事。”

  “滚犊子,你要是再不把手放在方向盘上,双眼目视前方,我剥夺你以后开车的权利。”

  “老婆,不要这么狠吧!女人太狠了,没人要的。”

  “没人要总好过出车祸。”

  在两人吵吵闹闹的声音下,汽车重新开上了马路,朝着紫苑小区开去。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紫苑小区的别墅中。

  下了车后,白芷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伸出手挽住了陆天星的胳膊,陆天星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伸手握紧了白芷晴的手指,十指相扣,两人一起朝着客厅走去。

  当走进客厅的时候,陆天星微微一愣,老爷子和老太太并没有在这里,整个客厅只有白微微和曼陀罗两人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偶像剧。

  “姐姐,姐夫你们回来了!”白微微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走进来,打了一声招呼后,继续将目光投注在电视机上。

  “哥,芷晴姐你们之前去哪了,我不久前打电话去医院,可是医院说你们早就离开医院了,怎么这时候才回来,是不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麻烦。”曼陀罗扭过头看着陆天星询问道,她在陆天星的身上嗅到了一丝血腥气,显然陆天星刚刚杀过人。

  “没什么事情,只不过是遇到了一只小蚂蚁拦路,所以顺手把他给踩死了,对了,这是从他身上得到的战利品,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陆天星没有隐瞒曼陀罗,对于雇佣兵来说,感知一个人身上的杀意和血腥气是必须要学的,不然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话音落下,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用小布包扔给了曼陀罗。

  “哥,这是什么东西啊。”

  曼陀罗有些疑惑的接过布包,当看清楚里面的东西的时候,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六翼金蝉,真的是六翼金蝉,哥,你太霸气了,太给力了,居然能够找到一只六翼金蝉,有了它,我又能配置出一些新的东西了,哥,我太喜欢你了……。”

  说着,曼陀罗不顾白芷晴和白微微两人古怪的眼神,冲到陆天星的身边,使劲的在陆天星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ps:感谢骑着蜗牛去爬山的打赏,明天爆发,求支持,求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