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逝,转眼就是第二天,等到阳光从窗户中照射进来的时候,陆天星才伸展了一下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目光欣赏着白芷晴那曼妙的身材。

  此时白芷晴早就已经起床了,对着镜子,不断的完善着自己的形象。

  今天的白芷晴的穿着非常的休闲,白色的衬衣外面穿着一个黑色的小西装,下半身则是穿着一件裙子,伴随着她的动作,微微上扬,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看那美~腿尽头的风景。

  白芷晴对着镜子微微一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回过头看着陆天星:“陆天星,你怎么还不起床,你不打算吃早餐了吗?”

  “嘿嘿,老婆,俗话说秀色可餐,我发现看你就饱了,不需要吃饭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婆,咱们俩个是不是晨练一下比较好,据说这样可以减肥哦。”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嘿嘿一笑,他发现自己现在非常的迷恋白芷晴,就像是迷恋安琪儿的身~体一样。

  “滚犊子,陆天星,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呢!”

  白芷晴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她现在完全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一个芒果,里外都是黄,满脑子的龌蹉思想。

  “老婆,你也太过河拆桥了,昨晚我给你搓背你也没拒绝啊,我还顺道帮你把全身~都~搓了一个遍,你不感谢我吗?”

  “感谢你个大头鬼,你个混蛋,赶紧给我起床,我在外面等你。”

  白芷晴俏脸闪过一抹红晕,急急忙忙的朝着客厅走去。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的模样,嘿嘿一笑,直接从床上起来,开始洗簌。

  五分钟后,陆天星出现在客厅当中,抱着白芷晴的柳腰朝着外面走去。

  而与此同时,一大清早周成天就带着周思浩和周思雨两人来到了陆天星和白芷晴下榻的园林古风酒店。

  已经打听到了陆天星和白芷晴所在房间的周成天,没有任何停留,大步流星的朝着这边走过来。

  对于这些,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根本不知道,而是有说有笑的朝着酒店的餐厅走去,同时一边欣赏着周围的风景。

  而在走廊之上,急匆匆赶过来的周成天也恰好遇到了前往餐厅的陆天星,周思浩和周思雨在看到陆天星之后,眼中下意识的闪过一抹惊惧之色,但是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陆少,请稍等。”周思浩怕自己爷爷不认识陆天星,率先开口说道。

  陆天星此时也发现了周成天等人,目光扫过周思浩和周思雨,最终落在了周成天的身上,眼中闪过一抹凝重之色,周成天的身上虽然没有任何的气势,但是他在周成天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威胁,比当初哭面使者给他的感觉更要可怕一点。

  “周思浩,你今天一大早是来找我寻仇吗?”陆天星不露痕迹的将白芷晴挡在了身后,语气平静的说道,心中却暗暗下定决心,如果周思浩敢撕破脸皮,那就彻底将这三人留在这里,然后直接离开苏州。

  周成天的确给他一种强烈的威胁,但只是威胁,想要杀死周成天,他有很多办法,曼陀罗的毒药就是其中之一。

  听到陆天星的话,再看到陆天星的动作,周成天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陆少,你千万不要误会了,我们不是来寻仇的,这次我是带着他们两个不肖子孙来给你和白小姐道歉的,我希望你能原谅他们一回。”

  “你是谁?”

  “老朽周成天,周家家主。”

  “我知道了。”

  陆天星看了一眼周成天,道:“我这人不喜欢饿着肚子跟别人谈事情,我老婆也饿了,我要带着她去吃早餐,如果你愿意来,那就来,如果不愿来,那就算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没有理会周成天三人,拉着白芷晴的手,直接走向不远处的餐厅。

  看着陆天星和自己擦肩而过,周成天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心中虽然一阵怒火翻涌,最终却压制了下来。

  “跟着过去。”周成天咬着牙说道,周家羸弱,一旦他百年之后,势必会被梁家这些家族给吞并掉,他必须要给周家留一条后路才行,现在有再大的怒火也得忍住。

  一路朝着餐厅走去,白芷晴扭过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数米远的周成天三人,轻声说道:“陆天星,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周家怎么说也是苏州的大家族之一……。”

  “老婆,你担心他们报复我?”陆天星开口说道。

  白芷晴点了点头,确实如此,陆天星干这么无视周成天,这换做是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有些接受不了,何况是一个大家族的家主,怎么会承受得了这种屈辱。

  “放心好了,他既然跟了上来,那就说明他们不会报复我们,否则早就扭头就走了,现在没走足以说明一切了。”陆天星淡淡的说道,他之所以无视周成天,实际上就是想要试探一下周成天,如果周成天真的是来道歉的,肯定不会走,如果不是,肯定会走。

  陆天星和白芷晴一路走进餐厅,选择了一个位置坐下,叫来服务员让他给自己上了几屉小笼包,又要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给白芷晴后,这才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周成天三人。

  “陆少……。”

  “周老爷子你太客气了,请坐。”

  陆天星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示意周成天坐下。

  “多谢陆少了。”

  周成天点了点头,也没有客气的坐在了陆天星的对面,而周思浩和周思雨两人则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周成天的身后。

  这样的一幕立刻被餐厅中其他的注意到了,所有人都用一种好奇的看着这边,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毕竟无论是周思雨还是周思浩都是苏州的名人,如今却只能恭敬的站在那里,压根不敢坐下,那么这老者和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竟然连周家的人都要恭恭敬敬的站在,而不敢坐着。

  ps:这两天有事,更新有点慢,今天回家,明天应该可以恢复正常更新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