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伴随着陆天星的手掌按下,真气浩荡,瞬间化作一个遮天大手印,携带着轰隆隆的爆鸣,好似流星坠落一般,当空落了下来。

  手掌一按,一拍。

  砰砰砰……。

  连续爆炸声不断响起,那五名保镖还没有反应过来,全身的衣服统统炸开,整个人狂喷着鲜血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四周,将桌椅砸的粉碎。

  紧紧是轻描淡写的一掌,王泉的那几名保镖直接被击飞了出去,身受重伤,再也爬不起来了。

  陆天星看着飞出去的几名保镖,拍了拍手:“一群废物,你认为凭这几个废物就能奈何得了我吗?”

  寂静,四周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傻眼了,无论是刘景山还是王泉统统都傻眼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陆天星的实力竟然这么强,王泉的那几名保镖虽然算不得上什么高手,但好歹也是玄级境界的实力,如今在陆天星的手里竟然连一招都接不下来,直接被轰飞了出去,由此可以想象,陆天星的实力有多么可怕。

  傻眼了,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一刻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陆天星就是一条过江猛龙。

  林雅妃则是没有任何的意外,一双美眸落在陆天星的身上,闪烁着强烈的异彩,这才是她心目的英雄。

  “林小姐,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景山最先回过神来,目光扫过陆天星,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林雅妃的身上,在他看来,这件事情一定和林雅妃有关系。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儿子多管闲事,被人废掉了双腿是他咎由自取,没本事就别替王子峰这个废物出头,至于王子峰,竟然要让我的朋友陪酒,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不杀他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林雅妃语气冰冷的说道:“怎么,刘家主,你也想要动手试试吗?”

  “试试也不错。”

  刘景山目光一闪,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年轻人,你的实力的确很强,我的保镖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想试试你的实力如何,如果你赢了,这件事情我既往不咎,如果你输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怎么样。”

  陆天星听到刘景山的话,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刘景山这番话说的可以说滴水不漏,看似要比试,实际上却两面三刀,给自己留下了足够多的退路,如果刘景山输了,他这一次自然是奈何不了陆天星,只能乖乖的退去,不然,极有可能离不开这里,毕竟从刚才陆天星出手就看得出来,陆天星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而要是刘景山赢了,他自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手,毕竟陆天星打不过他,只能任由他搓扁捏圆。

  所以说,不论这一次输赢,对于刘景山来说都没有多大的害处。

  陆天星深深的看了一眼刘景山,淡淡的道:“我同意。”

  “那好,你们退下,谁也不准插手。”

  听到陆天星答应,刘景山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让身后保镖退下之后,向前踏出一步,双目陡然睁开,眉毛立刻笔直如剑,双目之中全部都是锋芒,目光如刀,看到哪里,哪里的人就忍不住躲开他的双眼,感觉如同刀子在割肉一般疼痛。

  这是将真气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才能拥有的效果。

  刘景山向前踏出一步,一股无形的气浪从他的身上扩散出去,将他身躯四周的桌椅统统推到了旁边,身影一动,刘景山直接一掌拍出,顿时气流汹涌,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冲向陆天星。

  刘景山和陆天星之间相隔数米,但是真气汹涌之间,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陆天星的身边,在他的面前演化出一头怒鲸,张开大口,吞噬海洋,要将陆天星拉入其中。

  “怒鲸吞海。”

  这就是刘景山的武学,怒鲸功,真气施展之间,犹如狂怒的鲸鱼,大气磅礴,吞噬一切,一般的人根本无法抵挡。

  一招之间,刘景山的境界显露无疑,地级巅峰,配合怒鲸功,一般的天级高手也难以逃脱。

  然而,陆天星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在他的背后,竟然出现了六条手臂,长长的真气手臂,活灵活现,筋骨血肉清晰可见,仿佛他整个人在一瞬间就拥有了六条手臂一样,远远看过去,陆天星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只大螃蟹,横行霸道,狂暴的气息从他的身上绽放出来。

  不败王拳!

  陆天星出手的就是攻击最强的不败王拳,六条手臂当空飞舞,仿佛巨人挥舞着大锤,狠狠的轰击在那怒鲸的身上。

  砰!

  怒鲸直接被六条手臂打的四分五裂,那真气漩涡炸开,化作狂风吹向四周,人人在狂风之中被吹的连连后退,桌椅板凳被劲气撕裂的粉碎。

  “不败王拳。”

  陆天星不退反进,向前踏出一步,六条手臂,快若流星一般轰向刘景山。

  “不好!”

  看到六条手臂朝着自己轰来,刘景山顿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只感觉眼前的陆天星好似一头猛兽一般,朝着自己碾压过来。

  “大海狂游。”

  刘景山怒吼一声,真气冲天而起,在他的身后居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流旋涡,旋涡深处,仿佛有一头怒鲸在遨游,掀起无边的巨浪,随后从旋涡中冲出,直接咬向那六条手臂。

  “不败王拳,斩。”

  陆天星看见刘景山出手,轻喝一声,真气轰然炸响,如同惊雷响起一般,六条手臂好似六把巨斧落下,站在了怒鲸之上。

  砰!

  两人的真气碰撞,一股可怕的气浪席卷而出,将所有人吹的往后退,刘景山的怒鲸瞬间被撕裂的粉碎,刘景山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接连往后退了好几步,每一步都在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沟壑,退到第十步的时候,刘景山身子一颤,一口鲜血直接从嘴里喷出来了,原本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什么?”

  “家主竟然输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家主可是地级巅峰的高手,连家主都不是他的对手,岂不是说他最低也是天级武者,这怎么可能。”

  看到刘景山被陆天星给击退,所有人都脸色狂变,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的实力会竟然这么可怕,连地级巅峰的刘景山都不是对手,直接被陆天星一拳给震得吐血后腿了。

  王泉的脸色刹那变得更加阴沉了起来,他原以为还指望刘景山拿下陆天星的,现在陆天星竟然直接将刘景山给打的吐血后腿,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一口鲜血喷出,刘景山连忙制止准备冲上前来的保镖,一脸惊俱的看着陆天星:“你到底是谁?”

  “陆天星。”

  “陆天星!”

  刘景山念叨着这个名字,恍然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狂变,惊声说道:“是你,军刀,白桥山的孙女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