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你们刘家真的不会报复我?”

  “对。”

  “那就好!”

  陆天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刚刚说离开对吗?”

  “是。”

  刘景山虽然不知道陆天星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刘景山也知道他不得不回答。

  “离开其实很简单,只不过不知道刘先生你愿不愿意做了。”陆天星一脸玩味的看着刘景山说道。

  刘景山在听到这句话后,心中猛地咯噔一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知道陆天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他离开,但是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有条件,直觉告诉他,这个条件绝对不好完成。

  深吸了一口气,刘景山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抬起头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先生,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其实这个条件很简单,王子峰叫刘丰帮忙,让他出手帮忙废掉我的四肢,我这个人吧!没什么缺点,就是有点小心眼,喜欢记仇,既然王子峰可以叫人,我为什么不能叫人呢!你说是不是……。”

  听到这话,刘景山的心中一突,一丝不好的预感涌现出来,他似乎已经猜到了陆天星的打算了。

  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我的条件就是你去给我去打断王子峰的两条腿,我就让你们父子安然无恙的离开。”

  “什么!”

  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此时听到,刘景山的脸色依旧止不住的变了变,刘家和王家的关系不错,两家之间也互相有利益往来,不然的话,王子峰也不会叫刘丰出手帮忙,如果他出手打断王子峰的腿,那不亚于狠狠的在王泉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或许王泉嘴上不说,但是一定会记在心中,虽然两家的关系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有太大的改变,但是肯定有裂痕存在,假以时日,刘家一旦遇到什么危机,他相信王泉绝对不介意落井下石,在背后捅一刀。

  陆天星的这番做法,分明是打算将王,刘两家的关系搅乱,或者说,在王泉心中留下一根刺,哪怕王泉在大度,恐怕在面对打断自己儿子双腿的人,也不会在笑脸相迎了。

  “陆先生……。”

  “闭嘴,刘景山你别太得寸进尺了,要不是看你在主动服软的份上,就冲你刚才算计我的份上,我就应该杀了你,你真当你是刘家家主我就不敢杀你不成,你信不信我宰了你,你们刘家一个屁都不敢放。”

  陆天星猛然冷喝一声,声音也变得异常寒冷了起来:“数个月前,你儿子派人前往魔都找我的麻烦,这一次你又算计我,就凭这两次,我就拥有足够的理由杀了你……。”

  刘景山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脸上瞬间涌现出一丝怒火,眼角的肌肉一阵抽动,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身为刘家的家主,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呵斥过。

  但是刘景山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从陆天星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就看得出来,陆天星想要留下他,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刘景山,记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二选一,你选一个吧!是打断王子峰的腿,还是用你们父子的四肢来换王子峰的双腿。”陆天星寒声说道。

  刘景山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双拳情不自禁的握了起来,他看得出来,陆天星绝不是在说着玩的。

  整个大厅再次变得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刘景山的选择,这一次的选择,或许就决定未来王,刘两家能不能精诚合作了。

  刘景山显然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眼中闪烁不定,他选什么,哪一个都不好选,亲自出手打断王子峰的腿,这意味着王刘两家出现了隔阂,在未来精诚合作几乎是不可能了,可是用他和刘丰的四肢去换王子峰的双腿,这绝对不可能。

  好半天,刘景山像是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重重的开口说道:“我选择第一条。”

  听到刘景山的话,一旁的王泉目眦欲裂,厉声吼道:“刘景山,你想做什么,你要是敢打断我儿子的腿,我跟你势不两立……。”

  “王兄,对不起,现在形势比人强,我不得不这么做,你放心好了,等这件事情完结之后,我会亲自到王家去向你赔罪了,对不起了。”

  刘景山身子一颤,最终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一步步的朝着王子峰走过去。

  “刘景山,你敢……。”

  王泉勃然大怒,下意识的冲向刘景山,可惜没有等他踏出第一步,一个阴冷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畔响起:“再敢向前一步,死。”

  声音冰冷到了极点,仿佛从九幽炼狱中吹出来的寒风,让人不寒而栗。

  王泉身子一颤,下意识的抬起头,就看见陆天星那双冷若冰霜的眸子看着自己,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惊恐之色,他在陆天星的眸子中看不到任何的感情,里面有着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杀意,仿佛只要在他前进一步,迎接他的就是灭亡。

  王泉不敢动,不代表刘景山不敢动,刘景山一步步的朝着王子峰走了过去。

  在看到刘景山的脸色之后,王子峰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脸惊恐的说道:“刘叔,不……不要,我不想成为废人。”

  说话的同时,王子峰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不断的朝着身后缩去。

  “贤侄,别怪我,你放心好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刘景山脸上闪过一抹决然之色,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脚对着王子峰的右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咔嚓!”

  顿时一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王子峰杀猪般的惨叫声,刘景山没有任何的停留,抬起脚又是一脚狠狠的踩在王子峰的另外一条腿上。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王子峰整个人都蜷缩到了一起,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丝毫的血色,他想要昏迷过去,可身上传来的剧痛让他怎么也无法昏迷过去。

  “啊,刘景山,我~草~你~姥姥,你敢废了我儿子,我跟你势不两立,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你死,我要你们刘家付出代价。”

  看到自己儿子真的被刘景山废掉了双腿,王泉再也控制不住,发出怒吼的声音,整个人像是发疯了一样冲向刘景山。

  可惜,没有等他跑出几步,直接被刘景山带来的保镖给抓住了手臂,只能发出怒吼的声音;“刘景山你这是在挑衅王家,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和你势不两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