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姐在听到梁师道的话后微微一愣,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张大了嘴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天星说道:“梁少,难道说是这位小兄弟做的?”

  周思浩兄妹两人在香蟹园吃瘪,早就传遍的整个江南,众人皆知了,作为梦幻国度的当家人之一,她自然也听说过这件事情,据说周思浩直接被人给踩在了脚下,然后还要求周思浩跪在地上道歉,只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敢做这件事情的人,竟然会是眼前这个波澜不惊的男人。

  “桃姐,你现在明白了。”

  梁师道一脸微笑着说道:“我今天可是带我这位陆兄来你这里玩玩的,你要是招待不周的话,别怪我和我兄弟拆掉你的招牌。”

  “当然,当然了,梁少您和您兄弟不知道想要玩什么,不是我吹牛,在这里只有你们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对了,最近来了一批新货,梁少你们有没有兴趣去见识见识啊。”

  梁师道摆摆手说道:“玩不着急,先带我们去一号包厢在说。”

  桃姐听到这番话后,略有深意的扫过陆天星,然后扭头对着梁师道说道:“二位,请跟我来。”

  在桃姐的带领下,陆天星和梁师道两人穿过酒吧大厅,一路朝着后面走去。

  酒吧后面是一条走廊,没有多少奢华的装饰,淡红色的灯光照耀着走廊之上,给走廊上蒙上了一层暧`昧的色彩。

  片刻之后,桃姐停下了脚步:“梁少,周少他们也在一号包间,要不要……。”

  “你不用进去了,我们自己进去就好了。”梁师道随意的摆摆手说道。

  “那梁少有事您叫我。”

  桃姐点了点头,立刻朝着外面走去,她虽然是梦幻国度的人,但梁师道这些人都是江南各大世家的公子,都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

  等到桃姐离开,梁师道对着陆天星,微笑着说道:“陆兄,里面请。”

  “请。”

  梁师道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陆天星跟在梁师道的身后走进包间,刚刚走了进去,就听见一个震耳欲聋的嘶吼声……。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只见一个身材略显矮胖的年轻男子正搂着一个身着清凉的曼妙女人,站在电视机前,手拿着话筒,仰天闭眼,纵情歌唱。

  在这个堪比一个小型大厅的包厢中,娱乐设施非常的完全,就仿佛一个小型的俱乐部印版,里面有着**个年轻男子,有的在旁边的角落中打着桌球,有几个则是分别抱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坐在沙发上喝着酒,时不时的在身边女子的身上沾~着~便宜。

  坐在沙发上的几个年轻男子看到梁师道走进来了,立刻开口说道:“梁少,你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该不会是听到这里来了新货,所以特地跑到这里来打算尝尝鲜的吧!不过很遗憾,今天被小弟几个包场了,要不要小弟让你几个啊。”

  这个年轻男子的话顿时引得周围一阵哄堂大笑,呆在这里的人的家族在江南都算的是上大家族,虽然比不上梁家,但相差的并不远,所以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调侃梁师道。

  “一边玩去,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一天换一个女朋友,小心肾亏。”

  梁师道看了一眼那个年轻男子,拍了拍手说道:“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

  听到梁师道的话,整个包间中的目光都落在了跟在梁师道身后的陆天星身上,连唱歌的那个胖子也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梁师道身边的陆天星。

  而在另外一个方向,正在和一个年轻男子打着桌球的周思浩在看到陆天星之后,脸上立刻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

  和周思浩打周秋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六七的年轻男子,五官如同雕琢出来的一样,浑身上下散发出一丝阳刚的气息,脸上带着笑容,让他看起来非常的有气质,让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仿佛他就是天上的皓月,让人时时刻刻注意到他一样。

  陆天星目光扫过周围,在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上略微停留了一下,直接移开了。

  “梁少,这位兄弟是谁啊,看起来好像很脸生啊,不可能是江南的人吧!”之前调侃梁师道的那个年轻男子再次开口说道。

  梁师道微笑着说道:“这位是我的朋友,陆天星,刚刚从魔都来的。”

  梁师道只是将陆天星的名字说了出来,对于陆天星的身份并没有说,不知道意欲何为。

  “陆天星,好名字。”

  没有等其他人开口,之前引起陆天星注意的那个年轻男子微笑着走过来。

  梁师道对着陆天星小声的说道:“他就是陆家的家主继承人,陆浩月。”

  陆天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原来是陆家妖孽天才,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年纪轻轻已经突破到神话级境界,是苏州四少之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陆天星上下打量着陆浩月,心中暗自点了点头,不愧是陆家培养出来的接班人,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倨傲气息,相反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这种人要么是刻意隐藏,要么就是本性如此。

  陆天星在打量着陆浩月,陆浩月何曾不是在打量陆天星,不卑不吭,这是陆天星给他的第一个感觉,陆天星整个人就仿佛一头正在熟睡的狮子一样,你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杀意和气势,就仿佛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但是陆浩月非常的清楚,眼前这个极有可能是他兄弟的人,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一旦他苏醒过来,露出自己的獠牙,那后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承担的。

  陆浩月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天星,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呵呵,陆兄,相比于你的成就,我这一点小成就简直不值一提,对了,陆兄,既然来了,就别站着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来一盘桌球,按照斯诺克的比法来一盘。”

  “好啊,我也想要见识一下陆家大少爷你的本事如何。”

  陆天星微微一笑,没有拒绝,和梁师道说了一声,跟在陆浩月的身后,朝着桌球的位置走了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