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究竟是谁,老实交代这件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系,是不是你暗中策划的。”

  薛冰一脸怀疑的看着陆天星。

  “我艹,小妞你应该去洗洗脑。”

  陆天星被薛冰的一番话雷得外焦里嫩,看傻子一样看着薛冰:“我说薛警官你傻吗?我是傻子才和他们一伙,我要是想要杀白芷晴,机会多的是,就算把她先女干后杀,再女干再杀都不成问题,何必弄这些东西,我……。”

  这话一出,白芷晴那双冰冷眸子再次落在陆天星的身上。

  感受到白芷晴充满杀意的目光,陆天星硬生生把后面的话给咽下了,嘿嘿一笑,道:“总之呢!这件事情与我无关,作为你的有缘人,我奉劝你们一句,多多注意这段时间进入魔都的外国人,他们才是最危险的,不过,千万要记住不要和他们有什么冲突,否则,就凭你们这群娃娃兵,结果嘛,呵呵……。”

  后面的话陆天星没有说,其中的意思却不言而喻。

  薛冰脸色铁青,她是警察怎么允许别人侮辱警察这个职业。

  薛冰脸色阴沉的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抓起来,告你诽谤警察。”

  陆天星摆摆手,在薛冰阴沉的目光下,说出了一个让薛冰郁闷到吐血的话来。

  “我不是看不起你们,而是压根没有把你们放在眼中,换句话说,在普通人眼中你们或许是一群很厉害的人,但在这群杀手的眼中,你们和蝼蚁没有多大区别,别瞪着我,你认为一个全副武装的大汉和一群小屁孩打起来,谁胜谁负,当然,大汉是杀手,你们是小屁孩。”

  “你……。”

  薛冰用一种吃人的目光看着陆天星,有心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陆天星说的没错,警察面对的永远是那些持~刀~抢~劫,或者拿着自制武~器的匪徒,这一类人无疑是半路出家,专业性不足,不足为惧。

  但杀手不同,他们经过最专业的训练,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真正的见过血,杀过人,武器装备或许和警察半斤八两,但如果真正拼起命来,最后死的一定是警察。

  杀手为了活命,可以不要命,但真正不要命的警察有几个,少,少之又少。

  “薛队长,你过来看一下,掉进江里的车辆被我们打捞上来了,驾驶车子的外国男子的尸体也打捞了上来,人已经死了,被人杀死了,这是插在他咽喉上的东西。”

  就在这时,薛冰的同事赵山拿着一张血红色的请帖从后面走出来,脸上犹自带着一抹浓的化不开的惊惧之色。

  陆天星在看到这张请帖之后,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光芒,接着消失无影无踪,变得面无表情,漠然的看着那张请帖。

  “赵山,这是什么东西,请帖吗?”

  薛冰接过请帖,打量了起来。

  整张请帖完全由一种诡异的未知金属打造而成,看似拥有金属质感,握在手里却让人感觉不到多少重量,轻飘飘的。

  整张请帖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血红色,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在背面有一个身穿着古代官袍,手上拿着生死薄和判官笔的判官,他低垂着头,看不见面容,在他的背后,似乎有无数的恶鬼在嚎叫,如同真实存在一般,让人看一眼就感觉从心中冒出一阵凉气。

  随手一翻,薛冰在正面看到了三个大字‘判官贴’。

  三个小篆字体像是活了过来,似有鬼哭狼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让人不寒而栗,仿佛有无数双手从无尽地狱中伸出来,要把一个的灵魂给拖进地狱,永生永世受到煎熬。

  “啪!”

  薛冰吓了一跳,手中的判官贴掉在地上,脚步不由退了一步,脸上浮现出一抹难以掩盖的恐惧。

  “这……这是什么?”

  薛冰深吸了好几口,眼神微带恐惧的望着掉在地上的请帖,在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都要被拉进了地狱,只觉得后背一片冰凉,心神不宁。

  赵山看到薛冰的表现后,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因为他刚才看到这份请帖的时候,反应比薛冰还要大,直接吓得坐在了地上,半天喘不过气来。

  弯腰把捡起掉在地上的判官贴,赵山缓缓的开口说道:“这个东西就是击杀外国男子的凶器,深深的刺进了对方的咽喉,我试过了,这张请帖看似拥有金属质感,但和一般的纸质请帖没什么区别,很容易弯曲,除非是用一种特殊的手法,否则,这东西根本无法刺进一个人的咽喉。”

  “出手的是武者,而且实力很强。”

  薛冰回过神来,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对于武者来说,摘叶飞花杀人根本不在话下,连树叶都能成为杀人工具,何况是一张纸。

  “武者?”

  赵山微微一愣,他仅仅是听说过而已,从来没有见过,一直以为武者只不过是比普通人厉害一点而已。

  “浮屠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不知道判官贴代表着什么吗?杀一个小蚂蚁而已,至于这么大张旗鼓吗?”

  听着薛冰和赵山的对话,陆天星小声嘀咕一句。

  虽然陆天星的声音很小,但依旧被时刻注意陆天星的薛冰给听到了,虽然没有听全,但浮屠这两个字却听的清清楚楚。

  瞬间,薛冰目光变得锐利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目光,目光紧紧的锁定陆天星。

  “陆天星,你在嘀咕什么,浮屠是谁?”

  薛冰目光凌厉的看着陆天星,语气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质问道:“陆天星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说。”

  薛冰的同事赵山听到这话,脸色同样变得颜色,迅速掏出手枪对准了陆天星,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只要陆天星稍微有任何的异动,他绝不介意开枪。

  “陆天星,你最好把你知道的统统告诉警方,我想你应该知道这群杀手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你想让白总时时刻刻被这群杀手惦记吗?”

  薛冰目光紧盯着陆天星,密切注意着陆天星的一举一动,想要从陆天星脸上看出一丝蛛丝马迹。

  在薛冰等人的注视下,陆天星咧咧嘴,打着哈哈说道:“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薛警官你问错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