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林雅妃肆无忌惮的调~戏陆天星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白芷晴从书房中走了出来,当看到林雅妃一身ol装扮,充满you~惑的站在陆天星面前的时候,心中顿时涌现出一股酸溜溜的感觉。

  “林妖精,你又想要做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朋友夫不能扶吗?你穿成这样是不是又想勾~搭我男人了。”

  面对白芷晴气势汹汹的质问,林雅妃脸不红,心不跳的笑道:“是啊,我就是在勾~搭你男人,我都跟你说了,好东西要一起分享的,谁让你一个人吃独食的,我当然要抢了,小晴晴,打个商量,今天晚上把你男人借给我~用一下,那么接下来你在京城所有的购物消费我全包了怎么样。”

  说着,林雅妃毫不客气的抱住陆天星胳膊,丰~man的圣~女~峰直接包裹住了陆天星的胳膊。

  陆天星身子一僵,一脸黑线的看着林雅妃,又看了一眼双目喷火的白芷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待在两个炸药桶当中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炸药桶炸得尸骨无存。

  “林妖精,你给我放尊重,再跟发sao,你信不信我捏~爆~你的xiong。”

  看到林雅妃的动作,白芷晴立刻不爽了起来,快步走到陆天星的身边,直接将陆天星拉倒了自己的身后,然后胸膛一挺,像是护食的母鸡一样,将陆天星挡在了身后。

  “捏爆我的xiong,那我的也比你大。”林雅妃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得意洋洋的挺了挺胸膛,一脸得意说道。

  “你……。”

  论斗嘴十个白芷晴也未必是林雅妃的对手,被林雅妃这句话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看着两个小妞的模样,陆天星彻底无语了,彪悍,太彪悍了,这林雅妃太强大了,已经逆天了。

  “小晴晴,别生气,小心衣服扣子崩开了,不借给我也行,那我们两个一起~用~总行吧!不如我们今天晚上三个一起怎么样,你吃肉,我随随便便喝点汤就行了,怎么样?”林雅妃对着白芷晴邪恶的说道。

  陆天星听到林雅妃的话,双眸顿时一亮,林雅妃的这个提议他绝对举双手赞成,而且绝对不叫苦叫累,没有任何怨言。

  当然,这个想法陆天星也敢想想而已,真要是敢说出来,他的下场绝对非常凄惨。

  “滚蛋,你要是真想男人了,我给你钱,你出去找一个男人陪你,不对,找几个都没有问题,总之,别盯着我碗里的菜就行。”白芷晴翻了翻白眼说道。

  “真小气,亏我以前还把我最珍藏的电影拿出来跟你一起分享,没想到你这么小气。”

  林雅妃嘀咕一声,在白芷晴爆发之前,直接转身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我走了,睡觉去了,你们晚上动静小点,我随时可能会查岗的哦,另外,老朋友,如果你老婆把你赶出来睡沙发了,你就来找我,我的门没有锁哦,月黑风高夜,我等着你偷~香~窃~玉。”

  陆天星一脸黑线,这妖精,临走之前还不忘挑衅他一顿。

  白芷晴没有理会林雅妃,而是看着陆天星,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陆天星,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你刚才和林妖精在客厅做了些什么,是不是打算今天晚上趁我睡着之后,打算去找林妖精啊。”

  “老婆,误会,这完全是一个误会,我是那种人吗?”陆天星嘿嘿一笑。

  “哼,误会,那你是不是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天刘丰看到林雅妃之后,情绪会变得那么激动,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和林雅妃之间有什么猫腻,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白芷晴摆出了一副包公怒审陈世美的模样,眼神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大有今天你不解释清楚,我就学包公怒斩陈世美的架势。

  “老婆,这个其实说来话长了,不如,我们回房间说怎么样。”

  白芷晴立刻警惕了起来:“你想要做什么?”

  陆天星一脸无辜的说道:“没做什么啊,老婆你不是想要知道这些吗?所以我们要回房间说,老婆你放心好了,我今天看过了,这房间隔音效果非常好,属于内隔音的,里面闹翻天,外面都听不到一句话,而外面说话,我们就听得到,不用担心林妖精闯进来。”

  “陆天星,你……你抱着我做什么,松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满脑子龌蹉的思想。”

  “嘿嘿,老婆,这可由不得你了,咱们回房间慢慢说,嘿嘿……。”

  与此同时,在京城一家私人医院当中,刘景山一脸冰冷的坐在手术室外的走廊上。

  自从被陆天星放走之后,他就马不停蹄的带着刘丰来到了医院,可是这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了,刘丰还在手术室没有出来。

  这让刘景山的心一下子忐忑到了极点,可以说是害怕到了极点,刘丰是他的儿子,也是刘家未来的继承人,如果刘丰变成了残废,恐怕就再也没有资格去继承刘家的家主之位了。

  刘景山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虽然医院禁止吸烟,但这仅仅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对于刘景山来说,这条规则直接可以无视。

  烟雾缭绕中,刘景山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的阴沉了起来,他想起来今天的事情,这是他成为刘家家主以来,最屈辱了一天了。

  “陆天星。”

  刘景山缓缓的念叨着这个名字,脸上闪过一道杀意,今天这个屈辱,他无论如何都要让陆天星加倍还回来。

  突然之间,手术室的门打开,这让刘景山瞬间回过神来,连忙扔掉手上的香烟,走过去急声问道:“怎么样了,我儿子的双腿怎么样了。”

  听到刘景山的话,走出来的主治医生摘掉口罩,看着刘景山说道:“刘先生,经过我们几个小时的努力,贵公子的双脚已经完全修复了,但是由于是膝盖破碎,想要下地走路的话,最低也需要休养几个月才行,不过……。”

  说到这里,那名主治医生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刘景山,欲言又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