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刘耀阳的话,刘景山身子一颤,脸上浮现出一丝忌惮之色,陆天星能击败他,实力可以说最低是天级境界的高手,二十几岁的天级武者,已经算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要是他杀不死陆天星,被陆天星跑掉了,最终绝对是要面临一名天才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报复。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名天才的疯狂报复绝对让人防不胜防,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要了你的命了,更重要的是,如果陆天星存心躲起来,潜心修炼,等到突破神话境界在出来报仇,刘家虽然不惧一个神话级境界的武者,但同样也不想平白无故招惹上一个神话级境界的武者,况且,谁有把握灭杀一个神话级武者,杀不死,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还会引来其他家族的落井下石,到时候整个刘家或许都会陷入灭亡的地步。

  为了灭杀陆天星一人,而让刘家陷入到灭亡的危机,这是任何一个大家族都负担不起的代价。

  想到这里,刘景山的额头上冒出了一丝冷汗,真正要了那个时候,恐怕刘家会毫不客气的将他推出来做替死鬼,用来平息陆天星的怒火,哪怕他是刘家的家主也不行,在一个家族利益面前,舍弃别的,太常见了。

  “爸,谢谢你的提醒。”

  “你自己明白就好,有时候报仇并不需要自己动手的。”

  刘耀阳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冷色,道:“王安隆他以为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靠着运气才走到今天的一个狗~屎~运家族而已,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老一辈家族相提并论,这一次陆天星是冲着王家去的,不然,不会逼的王泉几乎走投无路,这一次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坐山观虎斗就行了。”

  “爸,你怎么知道王家一定咽不下这口气。”

  “王安隆或许咽得下这口气,但王泉绝对咽不下这口气,何况,几个月前,王家派人追杀林雅妃,早就得罪了林雅妃,而陆天星又灭了王安权在魔都创立的王家,早就和王家结下了死仇,无论如何,陆天星都会想方设法的灭掉王家,所以说,不管王安隆咽不咽得下这口气,他都只有选择对陆天星死磕到底,不然一旦陆天星成长起来,对于王家来说,绝对是一个绝大的威胁。”

  刘耀阳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一瞬间就将所有的事情分析的淋漓尽致。

  如果陆天星在这里,也不得不佩服刘耀阳了,这就是他的打算,只所以放过刘景山,他就猜到了在这件事情上,刘家不会选择和他撕破脸皮,而一招击溃刘景山就是在亮肌肉,在告诉刘家自己的实力如何,刘家想要对他出手,就得考虑能不能一次杀死他,杀不死他就要面临他疯狂的报复,而针对王泉就是在告诉刘家,我的目标是王家,和你刘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在世家的眼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足够的利益。

  陆天星也是深知这一点,才敢逼的王泉几乎崩溃,而且,他也清楚他和王家的仇恨几乎无法化解,既然如此,何必再客气,至于杀不杀王泉其实作用不大,王泉虽然是王家嫡系,是远洋海运集团总裁,地位不低,但是京城家族最不缺少的就是人,杀了王泉,王家马上就可以扶持出第二个王泉,第三个王泉,打蛇打七寸,杀敌先斩将,王泉只是一个小卒子,杀不杀作用并不大。

  而与此同时,王家别墅群中,王泉脸色苍白的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散发出阴冷无比的气息,脸色狰狞,双目通红,整个人就如同一条毒蛇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此刻在王泉面前的烟灰缸里面已经布满了烟蒂,地面上也全部都是烟蒂,整个房间烟雾缭绕,浓浓的烟草味弥漫在房间中。

  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老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听到推开门的声音,王泉脸上回过头来,在看到来人之后,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惊俱之色,丝毫没有儿子见到父亲的那种感情,反而像是下属见到了顶头上司一般。

  “爸,你……你怎么过来了。”王泉战战兢兢的说道。

  “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一天就知道抽烟,抽,抽,抽能解决问题吗?”

  王安隆狠狠的瞪了王泉一眼,缓缓的抬起手掌,顿时之间一股无形的旋风出现在他的手中,整个房间凭空卷起一道道狂风,所有的烟雾统统汇聚到王安隆的手掌心,化作一个烟雾旋涡,随后,王安隆手臂一甩,烟雾旋涡直接飞向门外,轰然炸开,如同一团云雾炸开一般。

  这一幕发生在霎那之间,却显示了王安隆一身高深的修为。

  “爸,不抽烟我能怎么办,子峰废了,他废掉了,是我亲手打断他双手的,我不甘心,我要报仇,我要陆天星死无葬身之地。”

  王泉身子一颤,回过神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丝戾气。

  “闭嘴,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你还是我王安隆的儿子吗?”

  王安隆目光凌厉的盯着王泉:“这一次你做事太冲动了,让王家颜面尽失,你应该知道王家的家规是什么。”

  听到这话,王泉浑身上下冷汗直冒,连忙说道:“爸,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不是我给的,而是看你自己能不能抓住,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做事太冲动了,不考虑后果,对方既然敢打了子峰,甚至敢让他打电话给你,你认为对方会没有什么依仗吗?谁让你进去就动手的,你真的以为我们王家就可以只手遮天了不成。”王安隆冷冷的说道。

  王泉像是一个乖孙子一样站在那里,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小心翼翼的看着王安隆说道:“爸,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是联合刘家一起灭了那小子吗?”

  “刘家。”

  王安隆脸上闪过一抹讥讽的笑容,道:“你认为刘家会跟我们合作吗?恐怕他们现在巴不得我们和陆天星拼的你死我活,然后坐收渔翁之利,所以,这一次我们王家不能出手。”

  明天爆发,明天爆发,明天爆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