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凌云看着陆天星一行人慢慢消失,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他当然知道陆天星这句话里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就是用王泉来抓到王家的狐狸尾巴,找出天神的真实身份。

  “组长,我来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焦急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蛟龙带着炎黄组的人急匆匆的朝着这边赶过来,当看到地面上的王泉时,立刻露出一副惊讶的神色:“王泉,王家的人,组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我刚才发现在前面的树林中,方圆数十米都变成了一片焦黑之地,所有的草木统统化作了黑灰,看来是有人在哪里下毒想要杀什么人,怎么了组长,难不成这件事情和王家有关不成。”

  “蛟龙,这件事情你不需要管,让医疗组的人治疗一下王泉,不要让他死了。”司马凌云看了一眼蛟龙,淡淡的说道。

  听到司马凌云的话,蛟龙微微一愣,却没有说什么,立刻挥挥手,立刻站在蛟龙身后的几个人走向王泉,手指一动,一根根银针出现在手中,替王泉止血,不然的话,依靠着王泉身上的伤势,恐怕没撑到医院,说不定就要鲜血流光而死。

  司马凌云看着医疗组的人治疗王泉,对着蛟龙开口说道:“蛟龙,这里的事情交给你来处理了,把今天在弹琴峡发生的事情给我压下去,我不希望传出去让普通人知道这些,明白吗?”

  “是,组长,我会亲自处理这件事情的。”蛟龙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好,王泉我先带回去了,如果这里有什么重大发现,第一时间联系我,另外,这件事情全权交给你来处理,一旦有什么发现,不需要告诉其他人,直接告诉我。”

  “明白,组长。”

  虽然不知道司马凌云为什么要带走王泉,但是蛟龙心中隐约觉得这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或者说司马凌云准备向王家动手了,所以才不想让这件事情传出去。

  作为炎黄组的成员,又是司马凌云的亲信,蛟龙知道的自然比别人多,包括司马凌云想要对各大世家动手的事情。

  司马凌云看了一眼蛟龙,没有在说什么,等到医疗组将王泉的伤势处理好了之后,直接抓起地面上的王泉,身影一闪,直接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了原地。

  既然想要调查清楚王家是不是和天神动手,王泉就是最好的突破口,王泉作为王家的嫡系,这一次又机缘巧合的出现在天神对陆天星出手的地方,要说其中没有猫腻,打死他也不相信。

  而司马凌云和陆天星的做法就是利用王泉来一个引蛇出洞,如果王家和天神有联系,有勾结,那么一旦知道了王泉被炎黄组给带走了,那么无论是王家还是天神恐怕都坐不住,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让王泉闭上嘴巴不说话,到时候自然就能露出马脚了。

  更何况,弹琴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需要有人背黑锅,而这个背黑锅的人自然是王家了,这个黑锅,王家背也的背,不背也的背。

  另一边陆天星带着白芷晴和林雅妃离开了弹琴峡之后,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开车离开了八达岭长城。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这八个字可以说是陆天星三人心中最真实的写照了,谁也没有想到原本兴致勃勃的游览八达岭长城,没想到最终却遭遇到了暗杀。

  回想起之前的事情,陆天星依旧心有余悸,十二惊惶的联手,让他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刚才若是他的实力差点一点恐怕就死了,尤其是十几头蕴藏着可怕血毒的野兽爆炸的情形他依旧记忆犹新,要不是对方错误估计了他的实力,没有想到他身体经过曼陀罗的调理,虽然不是百毒不侵,但对于毒药却拥有可怕的抵抗性这些东西的话,恐怕他现在就跟那些化成飞灰的草木一样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白芷晴和林雅妃也落在了王泉的手中,下场可想而知。

  陆天星开着车,脑海中思索着今天的事情,而白芷晴和林雅妃则是坐在后面,车内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雅妃忍不住的开口说道:“老朋友,你说王泉有没有和天神勾结,王泉的出现真的那么巧合吗?”

  “不知道。”

  陆天星摇了摇头,说道:“但是有一点哪怕王家和天神没有勾结,也绝对有联系,不然的话无法解释王泉为什么恰好的出现在这里,因为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有这么好的巧合。”

  陆天星的话音落下,白芷晴就开口说道:“陆天星,王家真的和天神有勾结吗?”

  对于天神这个名字,白芷晴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她只所以被人悬赏暗杀,这里面就有天神的影子在其中,这个天神到底是谁,她心中充满了疑惑。

  “我也不清楚。”

  陆天星叹息了一口气,说道:“接下来就看司马凌云如何唱这一处戏了,如果成功或许就能知道这件事情,只是……,唉,但愿能够成功吧!”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他对这一次的计划并不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天神太神秘了,神秘的可怕。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微微一愣:“唱戏?陆天星你的意思是利用王泉来引蛇出洞?”

  “不亏是我老婆,果然够聪明。”

  陆天星笑了笑,没有任何隐瞒的说道:“不错,这就是我和司马凌云话中的意思,如果王家真的和天神勾结的话,那么听说王泉被抓了之后,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救出王泉,或者杀死王泉,防止消息泄露出去的,因为天神图谋太大,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计划出现任何的纰漏,而王泉就是他的纰漏,所以他不会允许王泉说出去的。到时候,只要天神或者王家出手,我们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天神的踪迹了。”

  “哦,我明白了,如果知道了王家和天神真的有勾结怎么办。”白芷晴低声问道。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机:“那就宰了他们。”

  冰冷的话语中蕴含着无穷的杀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