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王家大宅中。

  伴随着时间推移弹琴峡发生的事情和王泉被司马凌云抓走带回炎黄组的消息,也通过种种渠道传到了王家的耳朵中。

  王家大宅书房中,王安隆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暴跳如雷,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几乎能滴出水来,一双眸子中蕴藏着难以掩盖的杀机,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吐着蛇信的毒蛇一般,随时要择人而噬一般。

  “爸,接下来怎么办,老~二被炎黄组带走了,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万一让司马凌云知道是我们联合天神在弹琴峡伏击陆天星的话,依靠着司马凌云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王家老大王福山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爸,老大说的没错,我听说司马凌云在魔都的时候,曾经和天神发生过冲突,传闻十二惊惶就有人死在了他的手中,如果让司马凌云知道我们和天神之间的事情的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尤其是今天的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如果老~二不出现或许没什么大不了的,司马凌云纵然怀疑也没有证据,但是老~二偏偏出现在了弹琴峡,还落到了司马凌云的手里,如果司马凌云将这件事情算在我们的头上,这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

  “爸,老四说的没错,现在我们王家有不少人在炎黄组当中,一旦被司马凌云盯上了,我们的人一定都会被司马凌云从炎黄组内踢出来,到时候影响了天神的计划,我担心他到时候会迁怒我们,应该尽快想一个应对的方法才行,最好将王家从这件事情中摘出来,表示和我们无关。”

  其他人听到王福山的话,纷纷开口赞同,脸上的担忧之色没有任何的消散,无论炎黄组现在多么的不堪,对于他们这些世家都有一种约束力。

  “废物,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听到周围的话,王安隆脸上的怒火更加浓厚起来,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我昨天就跟他说过,一切小心行事,今天必须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他倒好,居然跑到了弹琴峡去,还打算去抓林雅妃跟白芷晴,他以为他是谁,他是神话级高手吗?废物,和他儿子一样是一个没用的废物,他也不用脑子想想,天神为什么三番两次杀不死陆天星,不就是因为陆天星的实力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王安隆的声音在书房中回荡着,充满了狰狞,让人噤若寒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爸,现在不是责怪老~二的时候,当务之急,我们是应该想想怎么将老~二从炎黄组内救出来,不然,一旦他扛不住,把一切都告诉了司马凌云,到那时候一切都晚了,后果不堪设想。”王福山开口说道。

  “救出来?”

  王安隆冷笑一声道:“怎么救,他被司马凌云带进了炎黄组,你是打算闯进炎黄组去救人吗?你是不是真以为炎黄组那群老不死的死了吗?还是你嫌我们王家存在的时间太久了,打算鸡蛋碰石头,自取灭亡。”

  听到王安隆的这番话,在场中的所有人的脸色都是猛然一变,虽然他们很不想承认王安隆的话,但是却不得不承认,王安隆说的是实话,他们这些世家虽然一直没有放弃渗透炎黄组,但是却始终无法撼动司马凌云组长的原因就是因为炎黄组的太上长老,司马凌云的师傅就是炎黄组的太上长老之一,而且,诸多太上长老一直支持司马凌云,这也是世家无法撼动司马凌云其中原因之一。

  他们要是敢闯进炎黄组救人,整个王家恐怕都要面对炎黄组那群太上长老的怒火,极有可能就此灭门,这群太上长老无一不是神话级强者,一旦暴怒起来,天神未必挡得住。

  “爸,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王安隆没有说话,只是眼神阴沉不定的坐在哪里,嘴里使劲的抽着香烟。

  半晌,王安隆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直接扔掉了手上的香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现在唯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所有人都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王安隆问道。

  “弃车保帅,对外宣布将王泉逐出王家,他的所作所为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一切都是他擅自行动,我们王家一点儿也不知晓。”

  王安隆眼中闪烁阴冷的光芒,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另外派人去见一下王泉,告诉他,话不能乱说,只要他不说话,我就有办法将他救出来。”

  “爸,可是,司马凌云会让我们见王泉吗?”王福山皱着眉头说道。

  “人不一定是王家的,我们曾经不是秘密培养过一些人进入炎黄组吗?也是时候动用他们了,就让他们去告诉王泉一声吧!让他别乱说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王安隆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

  弃车保帅,这是不得已的办法,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一旦被牵连上,王家就很难从这个泥潭中脱身了,到时候就会被司马凌云一步步的打压,最终消失在京城,现在只能牺牲王泉了,用王泉一个人来保全王家了,不然王家就会遭遇到灭顶之灾,真正要是到了那一步,只有狠心了。

  所有人听到王安隆的话,心中都是暗自凛然,弃车保帅,直接舍弃掉自己的儿子,这手段太狠了。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虽然是我的儿子,但是如果让家族遭遇到损失的话,我同样不介意舍弃你们,王家从来不需要废物。”

  感受到周围的目光,王安隆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冷声说道:“记住,家族的利益不容许任何人损毁,谁要是敢将家规视而不见,那就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了。另外,告诉你们的儿子,没事别给我去招惹陆天星还有他身边的人,不然别怪我辣手无情,好了,你们全部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对了,记住,把消息散播出去,说王泉昨天已经被我逐出王家了,他的所作所为跟我们王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在听到王安隆的话之后,所有人纷纷起身离开了书房,整个书房只剩下了王安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