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陆天星上了楼之后,林雅妃再也忍不住的看着白芷晴说道:“小晴晴,你刚才真的没说谎?打算用白氏集团和王家的商业集团硬碰硬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慎,整个白氏集团都会灰飞烟灭了,这可是你所有的心血。”

  “我不在乎这些。”

  白芷晴目光坚定,重重的说道:“陆天星是我的老公,是我的男人,谁敢对我的男人动手,谁就是我的敌人,哪怕是赌上白氏集团,我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相比于白氏集团,我更在意我男人的安危。”

  林雅妃听到这话,深深的看了白芷晴一眼,道:“可惜,陆天星是不会让你插手这些事情的。”

  “是啊,他不会让我帮忙的,因为他怕我遇到危险。”

  白芷晴脸色微微有些暗淡,看着林雅妃说道:“林妖精,你说我是不是一丁点用处都没有,每次遇到危险都只能躲起来,什么忙都帮不上,而且还给他拖后腿,成为他的累赘,每次他都要考虑到我的安全才能够做其他的事情,今天要不是我拖后腿,或许他根本不需要承受这些,一个人离开就行了,我……。”

  还没有等白芷晴把话说完,就被林雅妃给打断了,道:“小晴晴你别胡思乱想了,你怎么可能会是陆天星的累赘,这话要是传出去的话,你让其他的人怎么活,你可是魔都的商业女神,当初白氏集团不过是一个三流公司,结果硬生生的让你打造成了白氏集团,魔都的龙头企业,从这一点你就不是累赘。”

  “我知道这些,可这些又有什么用。”

  白芷晴叹息了一口气,道:“以前我觉得我的能力已经足够了,能比得我的人屈指可数,可是自从遇到危险之后,我才发现,我所自信的东西原来在别人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笑话,没有一丁点的用处,要不是陆天星,恐怕我早就已经死了。”

  说完,白芷晴又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林雅妃的身上,道:“林妖精,你能不能教我……。”

  “不行,这件事情咱们没得商量。”

  林雅妃直接打断白芷晴的话:“芷晴,不是我不教你,而是如果我教你了,陆天星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因为他不需要自己的女人去面临危险。”

  “可是……。”

  “芷晴,你不需要多想了,你所要做的就是把白氏集团做强做大,这样你才能帮助他,打打杀杀的事情不是我们女人的事情,对于男人来说,女人只需要待在家里相夫教子,每天做好香喷喷的饭菜,在男人回家的时候,给他一个亲切的问候那就足够了,因为他会感觉到温馨,家的温暖,这是所有男人的梦想,老婆孩子热炕头,而不是看着自己老婆在外面吃苦受累,你明白吗?”

  林雅妃看着白芷晴,轻声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憧憬之色,她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家里等着陆天星回来,亲口对他说一句:老公你辛苦了,欢迎回家。

  “林妖精,你说的这些我懂,我也知道。”

  白芷晴叹息了一口气说道:“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我才要学会保护自己,至少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不会成为他的累赘,不会拖他后腿。”

  “芷晴,我同样知道你的心,但是我还是不会教你的,如果你想要学,就去找陆天星说,如果他同意,我就教你。”林雅妃非常坚决的说道。

  “林妖精……。”

  还没有等白芷晴把话说完,林雅妃已经开口说道了:“芷晴,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唯独这件事情没得商量,不管你恨我还是怎么样,都没得商量,你是一朵白莲花,你不应该双手沾满鲜血,我不想看到这一幕,我相信陆天星也不愿意看到。”

  白芷晴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林雅妃坚决的脸色时,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咽回了肚子里面。

  对于大厅中白芷晴和林雅妃的对话,陆天星一丁点儿也不知道,洗过澡之后,和白芷晴,林雅妃两女打过招呼之后,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去了位于王府井大街的古往今来古董店。

  还没有等陆天星走进古董店,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轿车就停在了陆天星的身边,蛟龙的脑袋从驾驶座的位置上伸出来,陆天星没有停留,直接坐进了副驾驶室。

  车子直接离开的王府井大街,在密集的车流中和小巷中穿梭了起来,半个小时后,车子顺着一条小路缓缓的开进了炎黄组。

  陆天星目光打量着周围,没有任何的奇怪,他虽然不是炎黄组的人,但曾经作为军刀,他也到炎黄组来过,自然没有其他人的那种惊讶的神色。

  下了车之后,陆天星跟在蛟龙的身后在炎黄组内穿梭而过,最终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

  “判官,我们组长在里面等你了,请。”

  说着,蛟龙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陆天星没有迟疑,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也不担心有什么埋伏。

  这个房间很空旷,四周没有窗户,除了门口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封闭的,在一面的墙壁上,放着一面电视,看样子是监控电视,另一边则是放着一张桌子和板凳,司马凌云坐在办公桌前,目光盯着面前的监控电视。

  看到陆天星走进来,司马凌云站了起来,开口说道:“判官,你的胆子倒是不小,连看都不看就敢闯进来,你就不怕我给你设局,来一次斩妖除魔吗?”

  “斩妖除魔?司马凌云,你不敢的,你要是杀我了,整个华夏都别想平静下来,到时候,你遇到的麻烦比杀了我更大。”

  陆天星毫不客气的坐在椅子上,直接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道:“这么着急叫我来干什么,看什么戏,我事先说明了,看戏归看戏,要命的事别找我,找你炎黄组那群老不死的。”

  “判官,你太谨慎了,今天我纯粹请你来看一场戏的。”

  “什么戏。”

  “看看亲生老子是怎么弄死自己亲生儿子的戏。”

  说着司马凌云拿起旁边的遥控器,按了一下,顿时刚刚漆黑的监控电视屏幕立刻亮了起来,王泉躺在病床的身影,出现在了陆天星的视线中。

  “王泉?”

  “不错。”

  司马凌云微笑着说道:“这是用隐蔽摄像头拍摄的,接下来就是等着好戏上场了。”

  “你怎么知道王家一定会来,要知道这里是炎黄组,王家没那么傻。”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刚才放出了消息,今天下午我要审问王泉,王家的人如果不想不为人知的事情暴露,那肯定是坐不住,想方设法的会让王泉闭嘴,而死人才会永远的闭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