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王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歇斯底里的笑容,他怎么没有想到,他咬紧牙关到头来竟然会是这种下场。

  “王泉,现在你明白了吗?你所谓的坚持没有任何的用处,王家不需要你活着,而是要你死。”

  司马凌云看着王泉的模样,淡淡的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王家和天神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你们在京城究竟想要做什么,别告诉我什么都不做,我从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天神扶持你们王家,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一定会有所图谋,告诉我这些,我保你一命。”

  “不……这不可能,我是天和海运集团的董事长,我是王家的重要人物,他们不可能派人来杀我,不可能,我不相信。”王泉歇斯底里的怒吼道,始终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陆天星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王泉,道:“你所谓的身份说句实话,在我看来不值一提,我想你应该明白,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利益往往是最重要的,当你无法给一个家族带来利益,甚至有可能让一个家族损失利益的时候,你说这时候一个家族会做出什么选择?”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泉的脸色难看了一点,会做出什么选择,当然是选择放弃这个人了。

  “呵呵,王总,意思你都猜到了又何必来问我。而且,我想王总你应该知道天神在八达岭长城范围动手会产生什么后果,而你现在又落到了炎黄组的手里,你说如果炎黄组拿住这件事情去问罪王家,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王家显然是不想被炎黄组抓住这个把柄,所以率先将你逐出了王家,宣布你所做的事情跟王家无关,而你知道的东西又关乎到王家的安危,正所谓是死人才是最能保守秘密的人,所以王家派人来除掉你了,只要你死了,就一了百了。”

  “而八达岭长城发生的事情,自然而然就会顺水推舟的全部推到你的脑袋上,到时候伴随着你的死,八达岭长城发生的事情也将是死无对证,王家也能顺利的把从这个泥潭中跳出来了,至于损失,顶多是损失你一个弃子而已,毕竟,一个家族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人,你说呢!”

  听到陆天星的话,王泉的脸色阴晴不定起来,陆天星说的没错,对于一个大家族的来说,有用的人才拥有存在的价值,没用的废物随意丢弃就行,而他现在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甚至可以说卡在喉咙中的一根鱼刺,只要他不死,王家就有把柄握在炎黄组的手中,时时刻刻的受到炎黄组的威胁,而只要他死了,八达岭长城发生的事情,不仅可以烟消云散,王家还能够利用这件事情对司马凌云发难,可以说是一箭双雕。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是如今王安隆却要杀你,王泉不得不说,你活的真可怜,居然要死在了自己亲生父亲的手上,这就是你们大家族的行事风格吗?”司马凌云讥讽着说道。

  “司马凌云,你千万不要这么说,人家好歹是对王家忠心耿耿,王家要杀他,他就应该伸出脑袋去迎接屠刀才行,正所谓表忠心的最好的办法以死效忠,古代不都是通过死谏来证明自己的忠臣吗?所以,他的这种精神值得赞扬,我建议咱们给他立碑,述说他的忠诚事迹。”

  “判官,你这说的不错,古代的官员好像一听到皇帝要处罚他,为了表达自己的忠心就应该撞墙而死的,不过,立碑是不是算了,浪费钱。”

  一时间,陆天星和司马凌云开始一唱一和起来。

  随着两人的你一眼我一语,王泉的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了起来,心情也在这一刻不断的变幻,死咬着不松口的心也渐渐动摇了起来,王家要杀他,置他于死地,他就算在扛着,王家也不会放过他,与此如此,不如一起同归于尽。

  “王泉,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一下,是生是死,你自己选择,你要是选择死,直接可以撞墙,你要是愿意说,随时可以叫我。”

  司马凌云扫了一眼王泉,直接开口说道:“蛟龙,判官,我们出去,对了,你选择死也没关系,你应该知道炎黄组的能力,你不说,我迟早也能查不出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说完之后,司马凌云和陆天星等人直接离开了审讯室。

  整个审讯室只剩下了王泉一人,脸色阴晴不定的坐在那里,这一刻他的内心之中正剧烈挣扎着,无论如何他都要死,至于怎么死,就看他自己选择了。

  审讯室外,陆天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开口说道:“司马凌云,你的心真大,你就不怕他真的寻死吗?到时候你的如意算盘就全部落空了。”

  “呵呵,他要是想死,早在我把他带回炎黄组的时候,他就会自杀了,他不敢死的,何况现在王家抛弃了他,把他当成了弃子。他死了没有任何的价值,所以现在的更加不会死了。”

  司马凌云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道:“倒是你,你现在不觉得你应该感谢我一下吗?”

  “感谢你?”

  陆天星一怔。

  “当然了,我若是不找你,你怎么去见安琪儿,别告诉我你和安琪儿之间没有关系?”司马凌云似笑非笑的说道。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司马凌云说道:“司马凌云,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男人会这么八卦,现在看到你,我相信了,一个男人八卦起来比女人还要可怕。”

  “是吗?多谢夸奖。”

  司马凌云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淡淡的说道:“不过,我奉劝你一句,小心玩~火~自~焚,安琪儿的势力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如果有可能你最好离安琪儿远点,不然,你有可能会死。”

  听到这话,陆天星眉头一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安琪儿的身份不仅仅是天使情报站的首脑这么简单,她极有可能还有一个身份,这个身份很神秘,很可怕。”司马凌云重重的说道。

  “我知道了。”

  陆天星点了点头,道:“要是没其他事,就让你的人送我离开吧!对了,在离开之前,我劝你一句,最好是抓紧时间把王泉嘴里的东西问出来,免得夜长梦多。”

  “这个自然,王泉,我一定会从他嘴里问出我想要的东西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