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

  陆天星一脸黑线天,这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啥事都能扯到生孩子这上面来,果然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是要付出代价的,这老爷子想孙子是想疯了,威胁不成,开始利诱了。

  “爷爷,这件事情咱们是不是扯得有点远了,不是说戒指吗?”陆天星小心翼翼的说道。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我告诉你,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的,好了,事情的缘由也告诉你了,芷晴的生命就交给你了,我懒得再管了,你要是喜欢以后有人指着你说,堂堂的军刀,地下王者判官是一个废物,是一个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的垃圾,随你的便,好了,你可以滚蛋了。”

  白桥山毫不客气,丝毫没有把陆天星的身份当成一回事。

  “那我先走了,老爷子你也早点休息。”

  走出书房,陆天星这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这老爷子绝对是想孙子想疯了,随便一件事情都能扯到生孩子上面去,搞得他现在都有点神经兮兮了。

  “四象戒指?没想到白芷晴被追杀的原因是这个,看来悬赏白芷晴的幕后之人的身份背景很深,连老爷子都查不到。”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眼中闪过一道光芒:“我手上有青龙戒指,再加上老爷子手上有玄武戒指,四象戒指有一半在我手上了,若是凑齐四枚戒指,难道真的能打开先秦练气士的大墓,长生不老?”

  陆天星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随即摇了摇头,他现在过的好好的,家里有一个漂亮的老婆,外面有几个漂亮的情人,这样的生活他有什么不满足的,干嘛去追求什么长生不老。

  人的一生之所以精彩,是因为在短暂的生命里它丰富多彩,拥有喜怒哀乐,能和心爱的人白头偕老。没有心爱的人陪伴,长生不老又有什么用,孤单一人看尽世界沧海桑田,你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看着沧海桑田的变迁,这种孤独的寂寥谁能忍受。

  纵然你能长生不老,你的爱人,你的亲人呢!难不成你想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在你的面前慢慢变老,最终化为一堆黄土,而你依旧然是韶华依旧?

  有一句歌词唱得好,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慢慢变老,这句话的描写才是最幸福的画面,能和心爱的人慢慢变老,这才是最完美的人生。

  没人陪伴你,长生不老又如何。

  摇了摇头,把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海,陆天星走出书房,正打算上楼,放在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玫瑰,这时候她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陆天星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有迟疑,接通了电话。

  “老公,你有没有事,我刚刚得到消息,说你今天下午遭遇到了袭击,老公你没受伤吧!”

  电话刚一接通,玫瑰充满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听到玫瑰关心的话,陆天星心中微微一暖,笑着说道:“没事,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区区几个杀手能奈何得了我,不用担心,几小喽喽不堪一击。”

  “老公对不起,这件事情都怪我,要是我在调查的清楚仔细一点,今天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老公,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遇到杀手的时候,我感觉天都快塌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的。”

  玫瑰的声音充满了自责,不知何时,陆天星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如果陆天星出了什么事情,她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狂。

  “好了,别说这种话,我这是没事吗?而且这事又不怪你,玫瑰会在魔都的势力的确很大,但毕竟不是一家独大,有些地方调查不到也是在所难免的,你不用自责,他们奈何不了我的。”陆天星轻声安慰道。

  玫瑰重重的点点头:“嗯,我相信老公你不会有事的。”

  “那当然了,我的实力你不清楚了,你自己也小心一点,千万不要像上次一样受伤了,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老公,你打算对人家怎么不客气啊,人家刚刚洗了澡,洗~白~白了,没~穿~衣~服的躺在床上呢!老公,你要不要现在过来让人家感受一下你怎么的不客气。”

  玫瑰斜~躺在床上,两条修~长的美`腿相互交叠在一起,灯光照耀在她的身上,似乎反射出道道荧光,薄~薄的睡~衣根本无法挡住她那火~爆的身~材,精~致的锁~骨清晰可见,深邃的沟~壑令人眩晕,沟~壑下的两座山~峰十分吸~引眼球,让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撕~开最后一块遮~羞~布,狠狠地鞭~策这个女人……。

  听到玫瑰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陆天星只感觉丹田之中瞬间升起了一股无名邪~火,连忙转移话题:“玫瑰,最近魔都的形势如何,天盟会怎么样了。”

  今天不是一个出行的好机会,陆天星感觉再让玫瑰说下去,自己今天晚上说不定就甭想睡觉了。

  “天盟会目前没有什么举动,只是大规模的收缩了自己的地盘,对于战刀盟和玫瑰会有意无意的挑衅视而不见。不过依靠我对皇甫虎这支老狐狸的了解,他从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或许在暗中密谋什么,亦或者等到他大寿的时候,对我们动手。”

  听到玫瑰这么一说,陆天星的表情也变得认真了起来,他想起了当初被他击杀在别墅中的铁山道人,铁山道人是皇甫虎邀请来的助力,死在了他的手里,天盟会始终是无动于衷,极有可能天盟会手上还有一股不逊色铁山道人的力量。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异动。”

  “没有了,不过,战刀盟最近倒是行踪诡异,我的人看到他和岛国的人有很多接触,老公你小心一点,你上次杀了他们的人,依靠着陈刀的性格,不会轻易罢手的。”玫瑰叮嘱道。

  “我知道了,战刀盟若是敢对我出手,我不介意让他们彻底消失,正好把它送给你当聘礼。”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战刀盟如果不识好歹,他不介意让战刀盟永远消失。

  “咯咯,送给我当聘礼,老公,你就不怕你家里的哪一位炸窝吗?”

  玫瑰咯咯的娇笑了起来,用一种让男人无法拒绝诱~惑的语气说道:“老公,你说你都给人家下聘礼了,你说人家要不要回报你一下,人家最近可学了好几招,你想不想试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