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陆天星三人说话的时候,林雅妃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楼梯口:“芷晴,沐小姐,你们回来了。”

  “林妖精,你怎么也在家?”

  看到林雅妃的身影,白芷晴立刻警惕了起来,目光开始在林雅妃和陆天星的身上打着转,待着一丝强烈的怀疑之色。

  “我不在家在哪,我倒是想要出去逛街啊,可惜,没有人陪我,只能待在家里了。”

  面对白芷晴的目光,林雅妃的心跳有些加速,但是却一脸镇定的说道:“咦,天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早知道我就不洗澡了,应该叫你一起洗的,亏大发了。”

  说完,林雅妃脸上还露出了一丝惋惜的神色。

  “洗澡?”

  白芷晴在听到林雅妃的话后,立刻警惕的看了一眼林雅妃,一脸怀疑的说道:“你真的不知道陆天星回来了?”

  爱情都是自私的,林雅妃虽然和她是闺蜜,但在爱情上没有情分可言。

  陆天星是她的男人,也是她盘中的菜,她要牢牢的霸占住,一个林倩茹已经吃了一口了,她不想再有第二个女人再来吃一口,哪怕是自己的闺蜜也不行。

  感受到白芷晴那火辣辣的眼神,林雅妃犹如做小偷被人发现了一样,心跳猛然加速,但是却面不改色的说道:“小晴晴,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怎么知道他回来了,要是知道他回来了,你觉得我会穿成这样出来吗?不过,你说这话倒是提醒了我,等下次你离开之后,我就找你老公洗~鸳~鸯浴,让他帮我搓~背。”

  “你敢。”

  白芷晴冷哼一声,说道:“林妖精,我警告你,他是我男人,你不能够碰他。”

  “你男人又怎么样,我就是要碰。”

  “你敢,你信不信我……我把你的丑事全部宣扬出去。”

  “哼,宣扬出去,你的糗事也不少,大不了咱们一起同归于尽。”

  “你……。”

  站在一旁的沐晴雪一脸疑惑的看着林雅妃和白芷晴,这两人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怎么一下子就斗起嘴来了。

  听着白芷晴和林雅妃两人的斗嘴,沐晴雪的心也是一下子提了起来,她发现她的情敌似乎不少,不说白芷晴了,光是林雅妃也是难得的美女,而且那种妩~媚的气质,如果她是男人,恐怕也避免不了动心。

  劲敌,林雅妃绝对是她的劲敌。

  沐晴雪握紧了拳头,脸上露出一丝坚毅之色,她是不会就这么简单放弃的。

  白芷晴和林雅妃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

  “林妖精,我真想撕碎了你……。”

  还没有等白芷晴把话说完,就被林雅妃打断道:“撕碎我,我也不怕,这个男人我要定了,你越是不让碰,我就偏要碰。”

  “那你去碰啊,我看他敢不敢碰你。”白芷晴的目光扫过陆天星,冷笑一声说道。

  “你以为我不敢吗?”

  “你试试看。”

  这个时候,沐晴雪突然开口说道:“芷晴姐,你和雅妃姐你们怎么……。”

  听到林雅妃的话,白芷晴这才想起来貌似这个房间不是她们三人,旁边还有一个沐晴雪,立刻回过神来,红着脸说道:“晴雪,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你别介意,我和林妖精习惯了,每天不吵吵闹闹的就不舒服。”

  话音落下,白芷晴又开口说道:“对了,晴雪你今天晚上就别回去了,今天晚上我们一起睡,我还想要听你讲讲演艺圈的趣事呢!”

  “老婆,你这是在开玩笑吗?你和沐小姐一起睡,那我呢!我睡哪。”陆天星在一旁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你……。”

  白芷晴瞥了陆天星一眼,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栋别墅这么多房间,你随便找个地方住不就行了,还有,今天晚上给我老实点,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不然,我要你好看。对了,晴雪,逛了一下午了,你累不累,我们先上楼洗个澡,待会让陆天星给你准备晚餐,不是我吹牛,别看陆天星五大三粗的,厨艺绝对比得上星级酒店的大厨,陆天星今天的晚餐就交给你了,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

  说着,白芷晴没有给陆天星在开口的机会,直接拉着白芷晴上了楼。

  看着白芷晴和沐晴雪上楼,陆天星苦笑一声,看来今天晚上他当厨师是跑不掉的,不过心中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白芷晴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过,真的没有发现什么猫腻吗?这一点也只有白芷晴心中清楚了。

  “老朋友,看来这个大明星对你有想法啊。”等到白芷晴上楼之后,林雅妃似笑非笑的说道。

  “林妖精,你想多了,你认为一个大明星会喜欢我这种吊丝吗?”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沐晴雪对他的情意,他当然知道,但关键是沐晴雪他敢碰吗?

  “你要是吊~丝,那全天下的男人就全部是吊~丝了。”

  林雅妃走到陆天星的身边,手臂搭在陆天星的肩膀上,吐气如兰的说道:“老朋友,你老婆把你赶出来了,今天晚上你要独守~空~房了,你老婆真狠心,我可不能再狠心了,今天晚上我给你留门了,你可以来找我哦,或者我来找你,今天晚上,我给你准备了特别惊喜。”

  说完,林雅妃冲着陆天星眨了眨眼睛,扭着xing~感的腰肢朝着楼上走去。

  与此同时,在京城王家的大宅之内。

  王安隆现在的脸色可以说是阴沉到了极点,整张脸如同暴风雨来临之前一般,似乎有雷霆在其中酝酿,一丝阴冷的杀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条毒蛇,让人不寒而栗。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安隆才缓缓的开口,声音低沉到了极点,而且充满了沙哑:“刚刚从炎黄组传来消息,司马凌云给我们来了一个李代桃僵的计划,王泉没有死,依旧是好好活着,甚至他极有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把他当成一枚弃子,想要斩草除根的事情了,如果他把自己知道的东西统统告诉司马凌云,这对我们来说将是一个致命的威胁,现在你们说说自己的看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