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隆的话音落下,整个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诡异凝重了起来。

  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更没有一个人当出头鸟,他们看得出来,现在的王安隆正在气头上,如果说到王安隆的心坎里还好,如果说错了,被骂的狗血淋头算是最轻的了。

  “福山,你先说,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看到没有人说话,王安隆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目光直接落在了自己大儿子王福山的身上。

  看到王安隆指名道姓的要自己说话,王福山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苦笑一声说道:“爸,我相信老~二应该不会说出来的,毕竟他也是王家的人,他不会出卖自己的亲人……。”

  “够了。”

  还没有等王福山把话说完,就听到王安隆冷哼一声,直接打断道:“现在他的亲人却要杀他,你认为他还会咬牙不说吗?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想。”

  王福山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苦笑,的确,自己的老子都要杀自己了,换做任何人,恐怕都会心生不满,可惜就算是如此,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毕竟一次刺杀不成,想要再次刺杀,和登天没有什么区别,太难了。

  “爸,要不我们再去找天神帮帮忙,以他的势力,想要进入炎黄组也不是不可能。”

  “天神,又是天神,难道离开了天神,我们王家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吗?还是你们打算让外人去杀自己的哥哥。”王安隆勃然大怒,一脸铁青的吼道。

  看到王安隆铁青的脸色,所有人都是身子一颤,屏住了呼吸,噤若寒暄,一句话也不说了。

  王福山喉咙蠕动了两下,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看到所有人沉默,王安隆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废物,统统都是一群废物,你说说你们一天除了吃喝玩乐还会干什么,你们非要等我死了,王家被人灭了才知道后悔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家老三王鹤咬着牙说道:“爸,我们干嘛要怕司马凌云,就算他掏出了~老~二嘴里的消息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无凭无据,他也奈何不了我们,难道就凭老~二的一面之词不成,我……。”

  王鹤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安隆直接抬起手,对着王鹤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立刻传遍了整个房间。

  瞬间,王鹤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嘴角溢出了一丝丝鲜血。

  “蠢货,你以为炎黄组是你家的吗?司马凌云只要抓住了这件事情,就可以对我们王家光明正大的进行攻击了,我们安排在炎黄组的人统统都会被司马凌云踢出来,到时候破坏了天神的计划,你承受得起他的报复吗?你是想让我们王家满门上下鸡犬不留吗?”王安隆怒火冲天的说道。

  王鹤在听到王安隆的话后,脸色猛然变化,他虽然没有见过天神,但也听说过天神的狠辣手段,别看王家现在在京城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但在天神的眼中完全不堪一击,若是惹怒的天神,破坏了他的计划,整个王家恐怕都会在天神的愤怒之下灰飞烟灭。

  王鹤脸色变了变,不敢在说话,静静的站到了旁边。

  王安隆的眼神在王家其他人的身上扫了一眼后,暴怒的说道:“都愣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滚出去想办法,想不到办法,你们全部都不要回来了。”

  等到所有人离开之后,王安隆脸色阴沉似水的坐到椅子上,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额头上青筋暴起,杀机闪烁。

  “司马凌云你这是打算要和王家死磕到底的打算了,不要以为你抓住了那个孽子就可以针对王家了,真正要了到了哪一步,我不介意跟你斗上一斗。”王安隆咬牙切齿的说道。

  “还有你陆天星,一个小小的蝼蚁,竟然敢三番两次的和我王家作对,你真当我不敢杀你不成,你既然敢让我王家不好过,我就让你痛苦一辈子。”

  王安隆的眸子中闪烁着滔天杀意的,将所有的一切都记恨在了陆天星的头上,若不是因为陆天星,王家也不至于走到这种地步,更不至于被司马凌云给盯上。

  这一刻,王安隆在心中下定的决心,既然陆天星想要对付王家,他也要让陆天星不好过,陆天星不是有红颜知己吗?他虽然对付不了白芷晴和林雅妃,但是他却可以对付远在魔都的林倩茹,如果陆天星敢对王家动手,那么他就派人去魔都将林倩茹抓来威胁陆天星。

  陆天星想让王家灰飞烟灭,他就要让陆天星一辈子都不好过。

  “王家主,你看起来好像很愤怒。”

  突然,一个冷笑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

  “哭面使者,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何必躲躲藏藏的。”王安隆脸色难看的坐在椅子上,寒声说道。

  “王家主,我怕我出来后,你就会后悔了。”哭面使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后悔?我王安隆这辈子从来没有后悔过。”王安隆冷笑着说道,他和天神只不过是合作关系,没有必要对天神太过敬畏。

  “是吗?你会后悔的。”

  声音落下,王安隆就看见一道雄浑的真气从外面呼啸而来,化作一张鬼脸,直接朝着他呼啸而来,嘤嘤如同鬼哭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影响人的心神。

  王安隆脸色狂变,听到哭声之后,只觉得精神一震恍惚,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鬼脸已经近在咫尺,只得仓促抬起头轰出一掌。

  “砰!”

  两道真气相互碰撞,王安隆身子一颤,脸上涌现出一丝潮红之色,直接朝着后面退去。

  每退一步,王安隆的脸上潮红之色就越浓一分,直接后退五步,王安隆的脸色已经红的跟瞎子一样了,如同关公一般,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张嘴喷出了一团鲜血,显然是在这一掌之下受伤了。

  一招之下,让一名神话级境界的人受伤,哭面使者的实力可见一般。

  王安隆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怒火的看着门外,声音低沉的说道:“哭面使者,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需要一个解释。”

  ps:中秋节快乐,祝愿所有的小伙伴合家团圆,中秋快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