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好好的一件事情办成这样,要是打乱了少主的布置,后果你承受得起吗?我刚才只是告诉你,好好的跟着少主,不要有什么其他的心思,不然少主能够成就你,同样能够让你灰飞烟灭。”

  伴随着声音,一个身穿着黑袍,带着哭脸面具的黑衣人出现在房间之中。

  “那不知道哭面使者,你今天大驾光临有何见教。”王安隆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变,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哭面使者说的没错,天神既然能够成就他,同样可以覆灭他。

  “少主是让我来告诉你,关于王泉这件事情你不需要插手了,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动手。”

  哭面使者的声音波澜不惊,隐藏在面具后面的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如何

  听到哭面使者的话,王安隆的脸色微微一变:“哭面使者你的意思是由你出手了?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但是你应该知道炎黄组的可怕,凭你的力量,闯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这就不牢王家主费心了,王泉必须死,不然,让司马凌云知道一切,影响了少主的计划,你和我都吃不了兜着走,我不想死,所以他就得死。”

  哭面使者声音波澜不惊,淡淡的说道:“对了,王家主,我刚才听说你打算怎么对付判官,哦,也就是陆天星。”

  “没……没什么,哭面使者你听错了。”

  哭面使者的话虽然波澜不惊,但是传到王安隆的耳中却让他的心脏不由自主的跳动了一下,他虽然是王家的家主,但是在哭面使者面前,他感觉自己只是一个小孩。

  “嗯!”

  哭面使者的冷哼一声,目光陡然变得冰冷起来。

  “我……我只是想让人去绑架林倩茹而已,以便威胁陆天星,使得他有所忌惮,不敢再京城肆意妄为。”王安隆急忙的说道,他在哭面使者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杀意。

  “绑架林倩茹?”

  哭面使者冷笑一声,道:“王家主,看来你们王家是真的不怕死了。”

  话音落下,哭面使者的再次开口,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屑:“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敢绑架林倩茹,那就是你们王家真正灭亡的时候到了,你应该知道陆天星的身份是什么,他是地府佣兵团的团长,地府佣兵团的人或许不敢大规模的进京,但是你别忘了,地府佣兵团有一个人人畏惧的毒师,你说如果她在你们王家周围下毒的话,你说说会是怎么样。”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在半个月前,香江的彭家和赵家绑架了判官的女人,结果满门被灭了,鸡犬不留。”

  听到哭面使者的话,王安隆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别看他是神话级高手的,可面对剧毒,根本没有什么抵挡之力。

  如果地府佣兵团的毒师真的在王家周围下毒的话,王家绝对是鸡犬不留,甚至连他也未必抵挡得住,到时候王家恐怕就是真正的满门被灭了。

  毒师这两个,不是曼陀罗自己叫出来的,而是敌人叫出来的。

  “现在你是否打算这么做了。”哭面使者看了一眼王安隆说道。

  “不敢,多谢使者提醒。”

  王安隆的额头上溢出了一丝冷汗,在武者的世界有两种人不能招惹,毒师和蛊师,这两种人可以让你死的无声无息,这也是蜀中唐家为什么能雄霸蜀中的原因,因为蜀中唐家擅长用毒,他能让你死的悄声无息。

  “做事要多动动脑子,不要被仇恨所蒙蔽的了双眼,要是坏了少主的大事,十个王家也赔不起。”

  “是,使者您教训的是。”

  这一刻的王安隆犹如一个小学生在聆听老师的教诲,不敢有任何的不耐。

  “王泉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保证他没有机会把他知道的说出来的。”哭面使者风轻云淡的说道。

  那模样仿佛王泉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一样。

  听到哭面使者的话,王安隆立刻点头说道:“多谢使者出手,日后少主有什么差遣,我王家必然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说得好不如做的好,王家主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永远不要有二心,不然的话,你们王家自己准备好棺材就是了。”

  话音落下,哭面使者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鬼哭狼嚎的声音立刻在耳边响起,仿佛要将一个人的灵魂从身体内撕扯出来一样。

  感受到鬼哭狼嚎的声音,王安隆脸色大变,立刻说道:“我知道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这一刻,他真的有点被对方吓破胆了,他虽然和哭面使者打过交道,也知道哭面使者的实力或许比他强,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哭面使者的实力竟然这么强,一招之下,就让他有一种被碾压的感觉,如果对方想要杀他,绝对不费吹灰之力。

  良久之后,整个房间中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声音发出来,王安隆才缓缓的抬起头,却发现眼前根本没有任何的人,如果不是地面上有一滩血迹,他几乎要怀疑着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

  想到刚才哭面使者的实力和作风,王安隆脸上闪过一抹阴沉之色,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根烟给自己点上,烟雾背后,是王安隆阴晴不定的脸色,让人不清楚他到底想些什么。

  而与此同时,在王家大宅的外面。

  哭面使者站在一处的隐秘的位置,在他的面前,一个同样穿着黑色袍子的男人跪在的地上,神色恭恭敬敬,如同古代的臣子遇到了帝皇一般。

  “怎么样了,查到了什么,司马凌云将王泉到底关在哪里。”

  哭面使者看着面前的男子,语气听不见任何的波动。

  “哭面大人,已经查到了,由于王泉被陆天星给废掉了,所以不适合关在监狱,所以司马凌云将王泉放在了炎黄组内的特护病房中,周围戒备森严,由天字号小组的成员看守的,他们分为三组,每组坚守八个小时,每八个小时换岗一次,中间只有十秒钟的时间间隔。”

  跪在地上的男子运气快速的将炎黄组内的情况一一介绍出来,看起来对炎黄组内的情况十分的熟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