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纷纷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和羡慕之色,由不得他们不羡慕啊,沈曼君是谁,京城沈家的掌门人,换句话说,沈曼君就是权势和地位的象征,谁要是能得到沈曼君的青睐,那不亚于是得到了整个沈家。

  更重要的是,这么多年以来,沈曼君的追求者不断,无论是商业富翁还是社会精英,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沈曼君和任何一个男人有过太亲密的接触,更别说传出过任何的绯闻了。

  这一刻,沈曼君居然不顾所有人的眼光,和一个男人举止这么亲昵,这实在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所有人都用一种羡慕的看着看着陆天星,他们很清楚,若是陆天星能够得到沈曼君的青睐,恐怕在未来沈家就是陆天星一个人的,这怎么不让人羡慕。

  在别人眼中,陆天星现在是艳福,可是只有陆天星才知道这哪里是艳福,分明是灾难的开始,因为白芷晴就在旁边。

  陆天星可不认为白芷晴会大方到看到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勾肩搭背而无动于衷,更坑爹的是,两个人的动作实在是太亲密了,尤其是沈曼君背对着白芷晴的情况下,站在白芷晴的角度看过来,完全是沈曼君趴在陆天星的肩膀上,两人正在亲密的咬着耳朵。

  和陆天星想的差不多,白芷晴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一张精致的俏脸完全是冷了下来,双眸如刀一般的看着陆天星,不过,并没有过去,而是站在原地看着。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目光,陆天星打了一个冷颤,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位美丽的女士,你认错了人了吧!我根本就不认识,而且,你能不能离我远点,我有洁癖,不喜欢除了我老婆之外的女人靠近我。”

  “你这个混蛋?”

  听到这话,沈曼君险些气的暴揍,不喜欢和别的女人靠的太近,那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当初在香江的时候,为什么对她又搂又抱的,要不是警察出现,估计陆天星能在更~衣~室把她给就地正法了。

  回想起更~衣~室发生的事情,沈曼君的心神不由为之一颤,陆天星可以说是她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碰到过她身体的人,而且还是那么彻底。

  努力的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悸动,沈曼君深吸了一口气,冷笑着说道:“是吗?你不认识我是吧!那我要不要跟你老婆好好说说,我们以前在香江发生的事情。”

  说着,沈曼君就打算转身朝着沈曼君走去。

  “等等。”

  看着沈曼君的模样,陆天星苦笑一声,说道:“那……那个沈女士,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我知道上一次是我错了,但是你也应该调查过,我……我完全是迫不得已啊,而且,沈女士你向来洁~身~自~好,这样和我勾肩搭背的,传出去对你的声誉不好。”

  看到陆天星战战兢兢的模样,沈曼君的眼中闪过一抹畅快之意,嘴上却说着;“你刚才不是说不认识吗?怎么这会就认识了,陆先生,你的模样看起来满头大汗的,你很热吗?还是你在害怕什么?”

  “沈女士,我知道上次是我太莽撞了,我向你道歉,求求你饶过我这一回怎么样,从今往后,我见到你躲着走行吗?”

  陆天星不得不求饶了,因为他感觉到从背后传来了一股杀人的冰冷气息,显然是白芷晴已经陷入到暴怒当中了。

  “求饶了,陆先生你也知道求饶,你当初不是挺嚣张吗?现在知道求饶了,我曾经就说过,你要是落到我的手里,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哈哈……。”沈曼君脸上露出报复的笑容,心中涌现出一丝强烈的畅快之意,这个王八蛋,终于知道害怕了,让你当初占我便宜,原来这就是报仇,这种感觉太爽了。

  陆天星看着沈曼君的模样,心中陡然涌现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曼君的身子又是向前一步,整个人朝着陆天星贴了过去,压低了声音说道::“小男人,你说现在你老婆看见了我们两个的这么亲密,你说她会不会撕碎你,你这个混蛋,你上次竟然敢占~我~便宜,这一次我要让你付出代价,最好你老婆当场给你一巴掌,和你离婚……。”

  听到这话,陆天星脸色更黑了,这女人太狠了,居然打算自己老婆跟自己离婚,但是他偏偏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误会,沈女士,上次绝对是一个误会,我根本不知道更~衣~室有人,我现在向你道歉,对不起。”

  “误会?”

  沈曼君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白芷晴,咬牙切齿的说道:“误会,你好意思跟我说误会,你闯进更衣室是误会,那你后面打了我的屁~股,还占我的便宜,这个也是误会吗?还有别跟我说,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有什么何用。不过,我这人和公平,既然你说是误会,不如我们叫白芷晴过来评评理怎么样,看看一个男人突然闯进一个女人的更衣室,还打了那个女人的屁~股和占~这个~女人~便宜这是不是误会,如果你老婆说是误会,我就相信这是一个误会怎么样。”

  “我艹!”

  听到沈曼君的话,陆天星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女人太狠了,打蛇打七寸,直掐住了他的丝血,陆天星可以肯定,若是这件事情让白芷晴知道了,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我错了,沈女士,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才能翻过我。”陆天星压低了声音说道。

  “饶了你?”

  沈曼君听到陆天星的这话,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你想让我怎么饶了你啊,不如你把自己阉掉怎么样,这样我就饶了你。”

  “嘶!”

  陆天星脸色一变,这女人也太狠了,居然想要让自己变成太监:“沈女士,你别逼我。”

  “我逼你又怎么样了,你能奈我何,你老婆就在旁边,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沈曼君冷笑着说道。

  “是吗?沈女士你不要后悔。”

  陆天星此时也有些不爽了起来,这个女人摆明了是想要玩死自己,既然如此,他也不必要客气了。

  ps:不好意思,看小说忘了更新时间了,不好意思,有点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