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和安琪儿两人结伴走进舞池中央,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毕竟安琪儿是天使集团的总裁,之前也有不少的男人邀请过安琪儿跳舞,可惜都被安琪儿拒绝了,现如今安琪儿居然和另外一个人跳舞,这怎么不让他们不注意。

  “安琪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陆天星搂着安琪儿的柳腰,随着音乐慢慢的摆动着身躯。

  安琪儿听到陆天星的话,脸上露出一个风~情~万~种的表情,冲着陆天星眨眨眼说道:“我亲爱的判官,你不觉得这样非常的刺激吗?和情人当着老婆的面~亲~热,你不觉得非常的刺激吗?”

  陆天星听到这番话,一脸黑线,刺激个球啊,在刺激下去,他估计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安琪儿,你能不能放过我一回,照你这么搞下去,会死人的。”

  “会死人吗?”

  安琪儿耸耸肩,不以为然的说道:“顶多是你老婆把你扫地出门而已,别担心,你老婆不要你了,我要你,我已经在欧洲给你准备了身份,只要愿意,随时可以跟我结婚,你不想征~服一个混血大美女做老婆,为国争光吗?”

  陆天星顿时无语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和安琪儿说话,简直是自讨没趣,安琪儿这个女人的脸皮和林雅妃有的一拼,不管你用什么招,她就只用一招美人计,但偏偏你还抵挡不了。

  这就是一个美女的专利,一个美女撞了你,轻飘飘一个道歉就能让你爽翻天了,若是一个男人撞了你,恐怕你直接就是不爽起来了。

  音乐缓缓的进行着,安琪儿和陆天星完全成为了舞池中的焦点,伴随着她的身躯摆动,前~凸~后~翘的身材在灯光下显得更是触目惊心,撩~拨~着所有男人的心,让人恨不得取而代之。

  看着安琪儿和陆天星两人,白芷晴的心中有股酸溜溜的感觉,很不是滋味,本来因该是自己和陆天星跳舞的,可是现在却变成安琪儿,早知道她就先邀请陆天星跳舞了。

  而林雅妃和沐晴雪两人则是用一种羡慕的目光看着这一幕,美眸波动这,似乎想要取而代之。

  一首歌曲的时间终于过去了,陆天星终于松了一口气,安琪儿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妖精,在跳舞的同时,还时不时的用一种风~情~万~种,引~you你犯罪的目光看着你,让你时刻有一种把~持~不~住的感觉。

  而就在陆天星和安琪儿相伴走下舞池的时候,一个看起来长相英俊,穿着意大利手工制作西装的年轻男子已经从人群中走出来,径直走到了白芷晴的身边。

  “美丽的小姐,鄙人吴绍飞,吴氏集团少东家,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你跳一支舞。”

  男人深情款款的看着白芷晴,目光之中充满了期待,嘴角带着一丝阳光的笑容,在他看来,他不可能失败,因为他从来没有失败过。

  白芷晴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吴绍飞,语气淡漠的说道:“抱歉,我不认识你,也不想和你跳舞,如果没事的话,请你离开,我不希望我老公误会什么。”

  听到白芷晴的话,吴绍飞的脸色瞬间变了变,放在背后的左手瞬间握紧了拳头,双眸之中闪过一抹恨意,在他看来白芷晴是故意落他面子的,放在以前,他也许不会在意,但是此刻这里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业精英和京城名流,如果这次邀请不成功,他就彻底成为笑话了。

  吴绍飞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脸上依然带着一丝笑容:“白小姐,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单纯的请你想要跳一支舞而已,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再说了,说不定我们以后两家公司还会有合作,白小姐又何必不近人情呢!毕竟撕破了脸皮对谁都不好,你说对吗?”

  “呵呵。”

  就在白芷晴准备说话的时候,一个冷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头一次听到男人说找一个漂亮女人跳舞是没有别的想法,下一次找别的女人去酒店~开~房,是不是也能说我对你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单纯去酒店睡个觉,你信吗?哦,差点忘了,可能真的没有别的想法,因为那个人可能是你~妈。”

  声音落下,陆天星和安琪儿已经走了过来,陆天星毫不客气的坐在了白芷晴的身边,伸手将白芷晴抱在了怀里,微笑着说道:“你想请我老婆跳舞?不好意思,我老婆地舞伴,这辈子我一个人承包了,你请。”

  “你就是白芷晴的老公?”

  吴绍飞听到陆天星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声音也冷了下来。

  “他是不是白芷晴的老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吴绍飞,你别得寸进尺了,你是什么货色,你心里最清楚了,别给脸不要脸。”

  这个时候,林雅妃缓缓的站起来,一脸不屑的看着吴绍飞,对于吴绍飞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她却知道的一清二楚,仗着家里有两个臭钱,玩~弄~女人就跟家常便饭一样,在富二代的圈子里面可以说是声名狼藉。

  吴绍飞在看到林雅妃之后,眉头微微一皱,声音有些不悦的说道:“林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貌似我没有得罪过你吧!你又何必强出头。”

  “你是没有得罪我,我看你不爽行吗?”林雅妃语气淡漠的说道。

  “你……。”

  吴绍飞听到这话,顿时一阵怒火翻涌,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既然奈何林雅妃,那就只能正好陆天星出气了:“白小姐,这就是你对待朋友的态度吗?让你的老公对他刚才的话向我道歉,不然,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后果不是你一个小小的白氏集团可以承受的。”

  “我老公的话就是我的意思,我没兴趣认识你,也没兴趣跟你做朋友,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请你离开,如果你想和白氏集团开战,我奉陪到底。”白芷晴语气冰冷的说道,陆天星是她的老公,她不维护陆天星,谁来维护陆天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