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秘密。”听到刘景山的话,所有人都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在调查中,我发现断刃是被人杀死在了魔都。”刘景山重重的说道。

  “什么,断刃是被人杀死在魔都的,这怎么可能?”

  听到刘景山的话,会议室中所有人都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断刃是谁,天字号小组的成员,天字号小组成员可以说是精英当中的精英,只要不死,问鼎神话境界几乎不是什么难事。

  他们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天字号小组成员死亡的消息,但是每一次都伴随着炎黄组勃然大怒,剿灭凶手才善罢甘休,但是断刃的死却没有在炎黄组掀起任何的波澜,就仿佛炎黄组从来没有断刃这个人一样,这如何不让人惊悚,这种表现只有两个解释,第一,杀死断刃的人炎黄组奈何不了对方,要么就是炎黄组内有人将这件事情压下去了,不愿意去追究断刃的死。

  看着众人的表情,刘景山再次开口说道:“相信大家都知道断刃的身份是什么,杨家的子孙后台,除此之外,我还打听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就是……。”

  刘景山努力呼吸着,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因为他在看到这一条消息的时候,那模样和见鬼了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消息就是在断刃死之前,杨家的供奉刘昂曾经去过一次魔都,最终却狼狈的逃了回来,而且断掉了一条手臂,虽然杨家对外宣称是刘昂遭遇强敌,才会如此,但是后来经过我的调查,刘昂手臂断掉和断刃死亡的时间几乎完全吻合,而断刃极有可能是死在陆天星的手上,由此可以推断出来,刘昂的那条手臂极有可能是陆天星斩断的,换句话说,陆天星的实力有可能已经是神话级中期了。”

  “神话级中期,这不可能,家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刘昂那可是神话级中期的强者,陆天星他才多大,就算是他是神话级中期,也奈何不了刘昂吧!毕竟刘昂进入神话级中期已经是很多年了,这怎么可能。”

  “刘练说的是,家主,你是不是太高看陆天星了,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时间巧合而已。”

  “是啊,如果说他杀了断刃我还相信,但是如果说他斩断了刘昂一条手臂,我打死也不相信。”

  刘景山的一番话如同平地一声惊雷一般,让整个书房都变得噪杂了起来,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一丝不相信的神色,刘昂是杨家的供奉,神话级中期的无敌强者,哪怕陆天星进入神话级中期,但刘昂却是率先进入神话级中期,论真气质量绝对不是陆天星比得上的,想要斩断刘昂一条手臂,这几乎不可能。

  “安静,吵什么吵,当这里是菜市场吗?”

  等了半天,发现所有人还在讨论,刘耀阳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看着刘景山说道:“继续往下说。”

  刘景山点点头说道:“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才有理由怀疑杨家。大家都知道陆天星和王,刘两家发生过冲突,而且我们都在他的手上吃过瘪,吃过瘪按照常理自然要报复,之前弹琴峡就是最好的例子,而杨家和陆天星的冲突则没有多少人知道,如果杨家选择这个时候对陆天星动手,只要不被陆天星抓住是杨家动手的把柄,那么所有的嫌疑都会集中在我们刘家和王家的身上,从而不会怀疑到杨家,而杨家不仅灭了自己的敌人,还顺利的打压了我们刘家和王家,可以说是一箭三雕,这么好的事情,我想没有人会拒绝。”

  “所以,我才怀疑有可能是杨家动的手。”

  听着刘景山的话,刘耀阳没有开口,而是静静思索着,半晌才开口说道:“景山,你说得对,但是你忘了一点。”

  刘景山微微一愣:“爸,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除了这些,还有第四方势力在京城,杨家的确有嫌疑,但我知道杨老头的性格,他不会冒这个险,弹琴峡的事情已经让司马凌云对京城世家有了不满,杨老头是不会选择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去撩~拨司马凌云的神经。”

  “而且,你忘了,既然陆天星有能力斩断刘昂的一条手臂,那就说明了他的实力很强,想要杀他,最低也要派出真正的高手才行,而杨家真正的高手有多少呢!尤其是神话级强者有多少,想要杀死陆天星,必然要一击必杀,不然被一名神话级强者缠上,拖延到炎黄组的人到来,那就功亏一篑了,反而会惹上一身sao,得不偿失。”

  “所以,杨家不会动手,另外,你还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财富公馆司中,马凌云和沐青川两人身上有血迹,看起来有些狼狈,很显然是这一波势力才袭击财富公馆的时候,还在半路上伏击了司马凌云,想要拖延司马凌云到这里来的时间所导致的。”

  刘耀阳深吸了一口气,顿了顿,等到所有人消化这些消息后,才继续开口说道:“而有胆子敢伏击炎黄组的人,绝不是京城各大家族的人,他们有能力,但是没有胆子,因为一旦被抓到马脚,炎黄组太上长老就会出手,灭掉这个家族,他们不敢去做这个,所以说,我敢肯定这一定是第四方势力做的。”

  而就在刘家召开家族会议的时候,王家同样也是如此。

  不过相比于刘家的轻松,王家的会议则是压抑道了极点,王安隆的脸色更是阴沉无比,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一样,压抑阴沉,带着浓浓的火药的味道。

  所有人低垂着头,小心翼翼的,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生怕招惹到正在气头上的王安隆,刚才被一巴掌拍死的佣人就是最好的下场。

  王安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脸色阴晴不定,他知道财富公馆的事情不是王家的人做的,他不至于那么傻,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撩~拨司马凌云的神经。

  但是从财富公馆传出的消息,袭击的人是一个带着哭脸面具的人,很显然是天神的人出手了,虽然这件事情跟王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王家和天神却是合作伙伴,不管这件事情和王家有没有关系,恐怕陆天星都会将这件事情算在王家的身上。

  感谢几位兄弟的打赏!!!!!(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